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榜上無名》 第 7 頁


「不要丟下我!」然後一拐一拐地走了。「石津先生……」「已經沒事了。有沒有受傷?」「嗯……好可怕!」小百合突然抱住石津。「慢||慢着||冷靜些。」石津紅了臉,手足
作者:待考 / 頁數:(7 / 37)

「不要丟下我!」

然後一拐一拐地走了。時尚書屋
「石津先生……」
「已經沒事了。有沒有受傷?」
「嗯……好可怕!」小百合突然抱住石津。時尚書屋
「慢||慢着||冷靜些。」石津紅了臉,手足失措。時尚書屋
可是,小百合把臉緊緊埋在石津的胸前,不肯離開。靠着石津的大胸膛,聽著他的心髒的鼓動聲時,一種從未有過的感情||甜甜的、酸酸的、有點苦苦的感情,不可思議地湧上心頭……
「呵,石津,不是很偉大麼?」
被晴美一說,石津反而難為情。時尚書屋
「哪裡……對手太弱了,沒意思。哈哈哈!」
「辛苦你啦。那麼,請你隨意吃吧!」
「謝謝。」
片山在心裡說,不用說出來,石津也會「隨意」吃的。時尚書屋
「你真是我的救命恩人。」小百合再三鞠躬,「萬分感謝!」
「不必這樣多禮……我會冒汗的。」
石津果真冒了一身汗。時尚書屋
「喂,石津,知道什麼沒有?」片山邊喝茶邊說。時尚書屋
石津掏出記事簿,「關於那位太大的事,終於聯絡上了,她今晚會稍遲回到家。」櫃
「是嗎?她本人說了什麼?」
「只說她是和團體在一起。不過,總是可疑。她的確是開自己的車去的,好像全體坐兩部車去。」
「去到那個溫泉需要多少時間,有必要查一查。」片山說:「半夜回來,殺夫後回去?不過,案件是早上發生的,而那女傭見到車時乃是半夜的事。」
「她說是半夜二三時左右,自己也搞不清楚。」
「就算她沒殺人好了,但若那部車是太太的話,她為何悄悄在半夜跑回家也是問題。」一
「需要調查她的不在現場證明了。」石津大口大口地邊吃邊說。時尚書屋
“明天要去K大錄取口供。只要弄清楚動機……對了。關於今板教授的副業,
「知道了什麼?」
「這個……」石津用茶把口中的飯一口氣衝下去,「好像沒敞什麼特別的副業,也沒聽說他出書||會不會拿到了遺產?」
「這個也替我調查一下好了。假如什麼也沒做的話……」
「會不會是搞不法勾當?」
「只要問問他太太,可能知道什麼。」片山說:「若是||做了跟大學有牽連的勾當,事情可嚴重了。」
「真是的,難得報考了這間大學,你說是不是,小百合?」
晴美看看小百合,頓時啞然。時尚書屋

她完全沒把其他人的話聽進耳裡。食物只是機械地給送進嘴裡,眼睛一直凝視着石津……
這孩子,她愛上了石津!
對於這個毋庸置疑的事實,晴美的臉上不禁浮現微笑。時尚書屋
電話響了,大崎教授暫時置之不理。時尚書屋
他並沒有仇恨電話,只是人總有忙不過來的時候。時尚書屋
如果是重要電話的話,對方會再打來的。這是大崎的想法。時尚書屋
活在研究室的書之壁、書之山、書之崖之中,大崎是幸福的。時尚書屋
到了六十歲的大崎,愛書勝於一切,所以他並不是孤家寡人||不,畢竟他是。時尚書屋
娶妻會奪去他的讀書時間,他不願意。時尚書屋
當然,身為K大的教授,必須教導學生,對大崎來說,這充其量是「義務」,其實他更願意埋在舊書和研究論文中,感覺就無比幸福了。時尚書屋
電話停了一下子,很快又郎郎作響。時尚書屋
如此一來,總不能不聽的。時尚書屋
「喂。」他發出有氣無力的聲音。時尚書屋
「大崎老師!您在呀?」
「哪一位?」
「我是室田。」
「噢,你呀。」
他是自己的學生,也是同科的助教。雖然每天碰面,但單聽聲音卻不知道是誰。時尚書屋
「您聽說了嗎,.關於今圾老師的事O」V
「今板?今板的事嘛……哦,對不起,你叫他再等一會好嗎?」
「嘎?」
「是不是開會?我記不清楚了。」
「不是的。今板老師,他死啦!」
「死了?」大崎貶貶眼,「即是說||長眠了?」
“是的。一
「怎會這樣……他不是龍馬精神的嗎?」
「被殺的。」
大崎隔了一會才說話[
「剛纔你說||他是被殺的?」
「是的。在他家裡,做傭人的女孩發現的。」
「哦。」
大崎需要一段時間來表示震驚。時尚書屋
「太意外了。不過,今板老師是個矚目的人哪。」室田說。時尚書屋
室田今年三十五歲,是大崎的學生中最優秀的人才。時尚書屋
「強盜做的?」大崎問。時尚書屋
「好像不是。詳情我也不清楚。今板老師的敵人很多呀。」
「可是不至于被殺吧……」
「也有女人問題。」
「女人?」
「您不曉得?」
「嗯||今板不是有太太嗎?」
「他和女學生之間的緋聞很多,而且不止一兩次。」
「有這種事?」
這種東西超越大崎的理解範圍。時尚書屋
「我猜警察會來問話的。」
「來我這兒?」
「是的。畢竟你們是同科的主任教授。」
「但||我什麼也不知道哇。」
「還有||今板老師去世後,學系內部可能會有鬥爭。」室田說:「不過,老師大概不會明白的。」
「一頭霧水。下次替我補課吧。」大崎說:「這麼晚啦。我該回去了。」
「明天在大學碰面時,我再為您提供更多情報。」
「唔。那麼,晚安。」
還不是可以道晚安的時間哪。時尚書屋
掛斷電話後,大崎才想到。時尚書屋
可是,再不回去的話,女管家就要囉唆了。雖然沒有惡意,若是對她說「不要」她花心思做的晚飯的話,她會氣得淚流成河的。時尚書屋
大崎收拾東西準備回去。時尚書屋
說是收拾,書桌上的書本還是打開的。這樣一來,明天就可以繼續讀下去。時尚書屋
戴上圍巾,穿上大衣。這件大衣也是不堪女管家嘮叨而買下的。時尚書屋
他說他有一件舊的外套已足夠了,卻被她罵道:「身為大學老師,怎可穿這麼破破爛爛的大衣?!」.
破破爛爛也沒什麼不好哇,大崎想。結果他還是不得不買下這件新大衣。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