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榜上無名》 第 8 頁


的確,穿在身上又暖又輕,比以前那件重到肩膀發酸的外套好得多。於是大崎想,偶爾聽聽別人的意見也不是壞事。離開大學,走到車站需要十分鐘。作為日常運動恰恰好。有點兒風,很令大
作者:待考 / 頁數:(8 / 37)

的確,穿在身上又暖又輕,比以前那件重到肩膀發酸的外套好得多。於是大崎想,偶爾聽聽別人的意見也不是壞事。時尚書屋

離開大學,走到車站需要十分鐘。時尚書屋
作為日常運動恰恰好。時尚書屋
有點兒風,很令大崎加快腳步。時尚書屋
走進車站後,他鬆一口氣。起碼不需要正面受風了。時尚書屋
這是擁擠時間剛剛結束的時候。時尚書屋
大崎不在意電車上的擁擠||人太多時,就跟一個人獨處一樣。時尚書屋
「月台擁擠。勿走邊端以免危險……」
大崎一面聽廣播的聲音,一面穿過人潮,走向他平時上車的固定車廂位置。時尚書屋
||今板死了。時尚書屋
現在才開始覺得嚴重。時尚書屋
而且,聽說是被殺的……
馬上進入考試季節了,大學之內不可能平靜。對於像大崎這種喜歡安靜做研究的人來說,這是受難的季節。時尚書屋
是這裡了。時尚書屋
他排在平日的行列上。電車恰好開進月台。時尚書屋
「噢。」
拿在手裡的眼鏡盒掉了。時尚書屋

大崎彎身把它撿起來||

冷不防,有人用力地朝鐵軌的方向碰撞了正要直起身的大崎的身體一下。時尚書屋

哎呀呀……

失去平衡的大崎,因那股力道而踉蹌退向月台的邊端。當他想止步站穩時,身體已從月台掉下去。時尚書屋
這時他終於焦急起來,但已無法避免滾落月台了。時尚書屋
電車來了。大崎好不容易才從鐵軌上爬了起來……
「晚安。」有聲音說,阿部聰士抬起頭來。時尚書屋

3

智子站在那裡,穿著睡衣。時尚書屋
「怎麼,剛纔不是道了『晚安』嗎?」
「但我就是想說嘛。」智子走進客廳,「向你一個人說。」
她坐在阿部的膝頭上。時尚書屋
初枝在浴室裡洗澡。時尚書屋
阿部輕輕吻了智子一下,說:「在家裡,危險哦。」
「不要緊。姐姐在洗頭。」智子的手臂纏繞在阿部的脖子上,「哎,沒事吧,她有沒有察覺?」
「嗯,沒事。」阿部回答。時尚書屋
真的沒事嗎?對於初枝的態度起了微妙的變化,阿部是察覺到的,只是他不願意這樣想而已,也許。時尚書屋
「我來了以後,有沒有和太太睡過?」智子說。時尚書屋
「喂……你連這種事||」

「人家在意嘛。當然,這樣子我很快樂,可是,如果因為我而使你們怎樣的話,我是過意不去的。」
「這||沒法子的。初枝也明白。怎麼說,你的房間就在我們的臥室隔璧。」
「說的也是。」智子點點頭,「明天,我去朋友家過夜。」
「朋友?」
「在補習學校認識的。她一個人住公寓。」
「男的?」
智子笑了一下,「你呷醋?好奇怪。」
「喂||」
「是女的。放心好了。」她扮個鬼臉,「所以嘛,明天你倆好好樂一樂吧。」
「你不需要為這種事操心。」阿部說。時尚書屋
「是朋友叫的,叫我去過夜。所以明天不回家||那麼,晚安。」
智子飛快地吻了阿部一下,走出客廳。時尚書屋
阿部仔細玩味智子留在自己膝頭上的溫暖……
荒謬的事。時尚書屋
十八歲的女孩,而且是遠房親戚。時尚書屋
但||阿部這邊廂愈來愈不是逢場作戲。時尚書屋
智子從一開始就不准備越界,阿部卻時常開始認真地考慮和智子在一起。時尚書屋
他並不是討厭初枝。可是,自從和智子有了親密關係後,總是覺得.初枝少了那麼一點魅力。他知道是自己任性的藉口。時尚書屋
「老公。」初枝穿著浴褸出現,「你是不是馬上洗?」
「嗯。」阿部說:「剛纔智子來過。」
「然後?」初枝用浴巾揩拭着濕的頭髮。時尚書屋
「她說她忘了說,她明天要去補習學校的朋友那裡過夜,說是有功課要一起敞。」
初枝望了丈夫一眼。時尚書屋
「那她明晚不在囉?」
「唔,她叫我轉告你一聲||怎樣?明天我們出去吃飯好嗎?」
「也好……最近好久沒有出外吃飯啦。」
她裝作不怎麼在意,但他馬上知道,這是表面上做給他看的。時尚書屋
「那我明天儘快早回好了。我現在去洗澡。」
「嗯。」
剩下一個人時,笑容從初枝的臉上消失。時尚書屋
丈夫和智子之間有「東西」,她知道不會有錯。時尚書屋
從一點點細微的事就能察知:早上出門和回來時,領帶的長度不同;新熨的襯衣有了皺紋;鞋子出奇地乾淨之類……
初枝全部知道。時尚書屋
但她告訴自己,這只是他一時的意亂情迷。這女孩頂多在這裡逗留一個月罷了。時尚書屋
時間過去之後,丈夫又會回到她身邊的。時尚書屋
明天智子不在。初枝覺得這是一個機會,可以知道丈夫陷得有多深。時尚書屋
萬一||萬一丈夫是真心的話呢?時尚書屋
「不饒恕。」她喃語。時尚書屋
對。豈可饒恕?丈夫居然被一名剛滿十八歲的小女孩橫刀奪愛,荒謬透頂!
初枝一直注視着二樓。她的視線彷彿貫穿天花板,去到智子那兒……
「你說什麼?」片山說。時尚書屋
「噓!她還沒睡。」晴美說:「你沒察覺?好遲鈍!」
「常有的事。」片山反駁,「可是,真的嗎?她愛上了石津。」
「憑她的眼神。錯不了。」晴美點點頭,「你說是不是,福爾摩斯?」
「喵。」
福爾摩斯正在洗臉。當然,不是用水「嘩啦嘩啦」地洗,而是用舐過的前肢不停地擦臉而已。時尚書屋
「可是……太意外了。」片山苦笑,「那傢伙知不知情?」
「這個不清楚。但,總會感覺到一點的。」
「你怎麼樣?」
「我?唔。小百合是好女孩,我根本沒有生氣。」
「石津以後可能有麻煩了。」
「對呀。希望他不至于像哥哥那樣患上女性恐懼症就好了。」
「多管間事!」片山撅嘴。時尚書屋
電話響了,晴美接聽。時尚書屋
「||石津,剛纔正在談你||嘎||知道了。我馬上告訴哥哥。」
「什麼事?」
「石津打來的。」晴美說:「他叫你馬上去s車站一趟。」
“什麼事?一
「K大的教授好像又受難了。」晴美說。時尚書屋
「喵。」福雨摩斯抬頭叫了一聲。時尚書屋
「被電車撞到?」片山反問。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