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榜上無名》 第 9 頁


「好象是的。」石津點頭,「從月台掉下去,看樣子是被人推落的。」「他是——K大教授?」片山和石津正急急步走向s車站的通道上。擁擠時間雖過去,但作為大型轉接站的s車站,從來沒有
作者:待考 / 頁數:(9 / 37)

「好象是的。」石津點頭,「從月台掉下去,看樣子是被人推落的。」

「他是——K大教授?」
片山和石津正急急步走向s車站的通道上。擁擠時間雖過去,但作為大型轉接站的s車站,從來沒有「空」過。月台之間的轉車通路上,人的流動永不中斷。時尚書屋
比片山和石津稍微殿後的晴美嘀咕着,「走慢一點好不好。」然後,默默地迎接路人的視線于一身的福爾摩斯,慢慢跟在她後面走。時尚書屋
當然,片山沒理由被埋怨。晴美和福爾摩斯是主動跟來的,身為刑警,他必須儘早抵達現場。時尚書屋
可是,對石津來說,「不求風流但求實惠」——「美人勝於殺人」。也許人同此心,心同此理……
「失禮了。」石津途中放緩腳步,「對女士必須寄以同情。這是男人不好的地方。」
「對對。」晴美拍拍石津的肩膀,「否則不受她青睞哦。」
「嘎?」
「這是我們這邊的故事——哥哥,別客氣,你先走好了。」
對兄長稍微寄以同情好不好?片山在心中嘀咕不已,福爾摩斯好象看透他的心事似的,喵了一聲。時尚書屋
若是普通案件的話,片山早就一個人快步趕去了。可是,一旦是被電車輾斃的情形……
片山只見過一次被電車撞倒後捲入車輪底下死亡的屍體,那真是慘不忍睹……不,實際上他沒好好看。因他一下子就量倒過去了。時尚書屋
真是的,什麼方法不好!?偏偏要選擇把人推到電車前面去,希望兇手好好想一想才是!片山發着莫名其妙的牢騷,來到這個出問題的月台。時尚書屋
上樓梯時,見到幾名警員站在那裡,周圍圍着人群。時尚書屋
「我是總廳的人。」片山向其中一名警員出示身分證。時尚書屋
「辛苦了。」
「哪裡……這部電車?」
「是的——恰好推落到那邊去。」
片山不想看警員所指示的方向。時尚書屋
「唉,真是嚇了一大跳。」站在眼前的一名紳士說。時尚書屋
穿著相當高級的大衣,予人學校老師的印象。時尚書屋
「太突然了。」
「哦……」
這名滿頭白髮的紳士搖搖頭,重複地說:「唉,嚇一大跳。」
「對不起——你是哪一位?」片山問。時尚書屋

「恕我怠慢。我是K大的教授大崎。」
「你好。」
對方禮貌地點頭又鞠躬,片山也慌忙還禮,「你是K大的老師?」
「是的。」
「那麼——你和死去那位是朋友?」
「死去那位?」那名老紳士睜大了眼,「噢,說起來,室田好象提起過。」
「室田?」
「他說今板死啦,好象是被殺什麼的——很不幸的事。」
片山一直掌握不到是什麼情況,正在困惑時,博來「躂躂」的腳步聲。時尚書屋
「大崎老師。」一名乍看像精鋭商人的男子氣喘喘地跑來,「你沒事呀!」
「室田,怎麼啦?」
「什麼怎麼啦……我接到電話,說老師被電車撞到——」
「啊,是的。電車踩了緊急煞車掣,一直停不下來哪。」
片山几乎無法證實,眼前的紳士是否有腳。時尚書屋
然後,他往那部問題電車望一望……的確沒發現類似死屍的東西。時尚書屋
「這麼說——您沒被撞到?」
「我是跌下鐵軌的。幸好我兩手就地,馬上跳起來了。接着電車就從眼前飛過……我連司機的臉都看得很清楚。瞧他那副表情,一定是胃痛。」
「大崎老師……」室田苦笑。時尚書屋
「沒法子,我只好貼在電車前面。」
「貼在電車前面?」
「剛好有個可以用手緊捉住的突出部分嘛,於是我捉住那個部分懸掛在那兒,兩腳這樣子跳起。」大崎實演給他們看,「不過,身為大學教授,那個姿勢稍微缺少品味就是了,需要反省反省。」
怎麼,換句話說,他獲救了。對這名叫大崎的胡塗教授,片山為他和自己大大感謝並慶幸。時尚書屋
「哎,真是驚擾大家了。」
大崎到現在仍心有餘悸。時尚書屋
這裡是S車站大廈裡的咖啡室。時尚書屋
片山、石津,加上晴美和福爾摩斯、撿回老命的大崎哲哉第1次知悉他的全名教授,以及他的學生室田隆一助教。時尚書屋
「無論如何,沒事就好了。」室田說:「老師,喝點什麼?」
「唔……」大崎想了一下,「澆上朱古力漿的蛋糕。」
「跟平時一樣呀。」年輕和藹的女侍應笑容可掬地說。時尚書屋
「老師,你吃這種東西?」室田吃一驚,「我只知道您不會喝酒而已。」
「向學生保密哦。」大崎用手帕擦汗,「回到家裡,女管家說甜東西對身體不好,不讓我吃的。她好凶的呀。我想吃的時候就跑來這兒。」
片山不由莞爾。這教授外表像學究,不易接近,看來他非常有人情味。時尚書屋

就這時候——

「我好凶的,對不起哦。」一個聲音說,大崎差點被喝着的水嗆到。時尚書屋
「你!你在幹什麼?」他瞪大眼。時尚書屋
「不是老師給我電話的嗎?」那人說。時尚書屋
「話是這麼說……我並沒有叫你來呀。」
「你說“我差點被電車撞到,晚一點回來’,我可以坐著不動嗎?」那位予人堅強感的女性說。時尚書屋
「不,是我不對——啊,刑警先生,她是我家的女管家——」
「『好凶的女管家』市原百合。」她打招呼。時尚書屋
大崎假咳。時尚書屋
「你呀,剛纔只是開玩笑……」
「沒關係啦,是事實嘛。」市原百合一塊兒坐下,“我要好好拜見老師所喜歡的蛋糕才是。時尚書屋
見到這個女管家,片山不由浮起微笑。雖然嘴巴有點囉唆,但他知道她打從心底關心大崎的事。時尚書屋
「回到事件的話題。」片山說:「你肯定被人推了一把?」
「大概是——先撞了一下,再用力推我的感覺。」大崎點頭,「但我不敢百分之百說肯定……」
「我明白,是否看到推你的人?」
「完全沒看到。察覺時,我已掉在鐵軌上了。」
「沒想到老師有這種絶技。」室田笑道:「是否玩過體操?」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