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金田一之百億遺產殺人事件 第 10 頁


「名字嗎?名字是隨人取的。不過,我的真名是高頭五郎。」剎那間,我驚訝地張大雙眼。「哈哈!你注意到了,我就是剛纔在員工休息室被殺的高頭俊作的堂弟。我們下次再見的時候,我可能又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60)

「名字嗎?名字是隨人取的。不過,我的真名是高頭五郎。」

剎那間,我驚訝地張大雙眼。時尚書屋
「哈哈!你注意到了,我就是剛纔在員工休息室被殺的高頭俊作的堂弟。我們下次再見的時候,我可能又會用不同的名字了。晚安!」
可恨的惡魔向我微微點頭,便開門離去,只留下我躺在床上泣不成聲……

無言花

上杉姨丈生日宴會那一晚是我人生的轉折點。時尚書屋
在這之前,我一直站在幸福的頂端,不僅年輕、健康,人人都誇讚我美麗漂亮。時尚書屋
雖然我年幼時即失去雙親,讓我感到非常孤獨無助。時尚書屋
可是,我卻獲得上杉姨丈和品子阿姨的百般疼愛。時尚書屋
到目前為止,我一直在單純、溫馨的環境下成長,和不正當、邪惡、不合倫常種種字眼無緣。我至今對上杉姨丈和品子阿姨沒有任何秘密,可是,那一夜卻徹底改變我的人生,讓我擁有世上最受詛咒的醜陋秘密。時尚書屋
那個男人有如狂風暴雨般使用暴力,殘酷、毫不留情地奪走我的貞操……
但是仔細回想,那一夜我真的盡全力抵抗了嗎?時尚書屋
不!不……我不但屈服于男人強而有力的擁抱下,不知不覺還中了他的計謀,更加撩起他的慾望,甚至沉浸在淫亂的魚水交歡之中。時尚書屋
天啊!我恨不得咬舌自盡!
這個恐怖的經驗對我而言,不管在身體上或是精神上,都是相當大的打擊。時尚書屋
接下來的三天裡,我因為受驚嚇高燒而臥病不起,發燒時所做的夢,竟然是那一夜的經歷,所有的事情一幕幕地追趕着我……
夢中出現兩條糾纏在一起的白蛇,從白蛇的嘴唇點點落下血滴……愛之傘上的音禰和俊作……最後則是那個男人的暴力壓迫,以及他的唇……
「壞人!惡魔……」
我努力地掙扎,滿心痛苦地扭動身體。時尚書屋
直到我逐漸醒來、張開雙眼之際,看見品子阿姨擔心地望着我。時尚書屋
「音禰,你醒了!你是不是做了什麼可怕的噩夢?」
品子阿姨還是一如往常的溫柔體貼。時尚書屋

可是,我的心被羞於啟齒的秘密籠罩着,就算再溫柔的話語,都如同一枝針刺痛我的心。時尚書屋
「阿姨,我有說什麼夢話嗎?」
我擔心自己會在吃語中泄漏秘密,於是藉機刺探品子阿姨。時尚書屋
「沒有,沒說什麼……」
品子阿姨含糊地回答。時尚書屋
「音禰,沒什麼好擔心的,也不會有人懷疑你。你一定是因為這次事件的衝擊太大,所以才會這樣,你要趕快振作起來,恢復體力。」
「阿姨,對不起。」
從品子阿姨的話中,可以知道她一直認為我是受到那三樁殺人事件的打擊才會病倒。因此,我放下心中的大石。時尚書屋
「阿姨,警察有沒有說什麼?」
「音禰,你先別想這些事,現在最重要緊的是好好休息,將所有的不愉快全都拋到九宵雲外。」沒錯,我必須鎮定下來,再這樣心煩意亂的話,恐怕會在吃語中泄漏秘密而犯下大錯。時尚書屋
我一定要更加小心,以防萬—……
事情發生後的第3天,雖然我的高燒還沒有完全退,但已經不再說夢話了。時尚書屋
十天後,我也可以離開床,四處走動了。時尚書屋
這期間,品子阿姨儘可能不刺激到我的情緒,慢慢向我敘述我暈倒之後所發生的事情。時尚書屋
倒在員工休息室的被害人果然是高頭俊作。據說高頭俊作在某個爵士樂團裡負責吹奏低音喇叭和薩克斯風,長久以來,他一直過着放蕩不覊的生活,而且和他有染的女人不計其數。時尚書屋
「所以啦……音禰,即使可以繼承那筆巨額財產,但是要你和那種人結婚,簡直就是一朵鮮花插在的牛糞上。」
「沒關係。阿姨,這麼一來,我反而覺得輕鬆不少。雖然不知道他的人品是不是真的那麼差,可是面對他的不幸,我也不能說很開心……」
「說的也是,萬般皆是命。」
「阿姨,為什麼那個叫高頭俊作的人會被殺?難道是因為財產的事?」
「我也不知道原因。有人說他會被殺是由於複雜的女人關係所引起的,可是那位叫岩下三五郎的人,居然也一起遭到毒手……所以,從這些地方來看,應該是和財產的繼承有關才對。」
「阿姨,就算和繼承遺產有關係,為什麼兇手非得連岩下三五郎也一起殺害呢?」
「音禰,關於這一點,我也覺得十分奇怪,但這種事並不是我們隨便談談就會有結論的。」
我默默地思考一會兒,突然又想到一件事。時尚書屋
「阿姨,那個特技表演舞者為什麼會被殺?」
「我想,會不會是兇手從那個房間出來的時候,剛好被笠原操撞見了?如果後來被人發現房內有人被殺時,不是對兇手不利嗎?因此,為了封笠原操的嘴,兇手才會出此下策。」
我不自覺地顫抖起來。時尚書屋
如果兇手只是為了這個目的而殺人,實在是太狠了。時尚書屋
不過,兇手若是那個男人的話,他一定做得出來,他是一個為了堵住我的嘴,而摧殘我視如生命的貞潔花蕾的可惡男人!
品子阿姨默默地看著我,一臉擔心地對我說:
「音禰,你不會對這次發生的事情有什麼隱瞞吧!」
「怎麼會呢?」
「雖然不相信會有這種事,可是,那個金田一耕助……音禰,你見過他的,就是那個頭髮亂得像鳥窩的人……」
「那個人啊!他說什麼?」
「聽說他是個頗有名氣的偵探。喔!他說掉在死者旁邊的桅子花髮飾,可能不是要嫁禍於你,而是要你『少開金口』的意思,因為桅子花又名『無言花』,因此,他懷疑你知道一些秘密。」
「那個人真討厭!」
雖然我的嘴巴這麼說,一張臉卻無法控制地脹得通紅。時尚書屋
我的身體恢復體力後,便開始接受辦案人員煩瑣、冗長的問話。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