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金田一之百億遺產殺人事件 第 11 頁


這件案子的負責人是等等力警官,他一知道我康復了,立即帶領屬下過來進行偵訊,而且,連那個滿頭亂髮的偵探也一起跟過來,讓我不得不小心應付。上杉姨丈和品子阿姨擔心我的體力剛恢復不久,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60)

這件案子的負責人是等等力警官,他一知道我康復了,立即帶領屬下過來進行偵訊,而且,連那個滿頭亂髮的偵探也一起跟過來,讓我不得不小心應付。時尚書屋

上杉姨丈和品子阿姨擔心我的體力剛恢復不久,可能會受不了警察的盤問,兩人站在我身邊護衛我。時尚書屋
等等力警官問話的重點和先前相同,總是繞着「我為什麼會走到那間房間前而折回」這個問題打轉,而我的回答也和先前一樣。時尚書屋
「不像我之前跟你們說過的。我因為害怕走太遠,找不到路回去,所以才會在那裡折回宴會廳。」
「宮本小姐,這也未免太巧了吧!你走着走着,突然在那間房門口前面折回去,而房內被殺害人又是你的夫婿人選,事情怎麼會這麼剛好?」
「這算是第6感嗎?」
其中一位警察嘲弄般的喃喃自語。時尚書屋
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後轉向等等力警官說:
「警官,倘若我對這件案子有任何隱瞞的話,我怎麼還會帶你們前去察看呢?就算我帶你們到同一條走廊勘查,也應該會選擇另一個地方,轉移你們的注意力,你不覺得這樣做,我說起謊來會比較心安嗎?更何況……」
我說到這裡突然停住,因為我發覺那位叫金田一耕助的私家偵探一邊搔着蓬亂的頭髮,一邊痴笑地看著我。時尚書屋
「宮本小姐,更何況什麼呢?」
「沒什麼……我沒什麼話好說了。」
「宮本小姐,說話到一半就不說了……這樣不好哦!尤其是在這種重要的場合。」
「音禰,有什麼話就說出來吧!」
上杉姨丈也在一旁催促我。時尚書屋
「好吧!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關於那朵桅子花髮飾到底在哪裡掉的,我真的一點印象都沒有,但我可以肯定的是,它絶對不是掉在那個房間內,我保證從未踏進那個房間一步。」
「宮本小姐,我們沒說你有進去過那個房間啊!只想問你知不知道把這朵桅子花髮飾拿到那個房間的人的相關線索?」
「沒有,我一點印象都沒有。」
我很果斷地回答,然後用挑釁的眼神望向金田一耕助。時尚書屋
「你是金田一先生吧!」
「啊!是、是的,我、我是金田一耕助。」

突然被點到名,金田一耕助顯得有些驚慌。時尚書屋
「我聽品子阿姨說,你推測這朵桅子花髮飾是兇手在暗示我不要亂說話的意思。」
「是的。」
「倘若事實正如你所推測的,那麼像我這樣笨的女孩,又怎麼能猜得到兇手是誰呢?」
「像我這樣笨女孩子……」
金田一耕助一邊重複我的話,一邊看著我的臉。時尚書屋
頃刻意,他吃吃地笑了出來。時尚書屋
「真抱歉……宮本小姐,你未免太謙虛了吧!在座的人都曉得你是個絶頂聰明的人,你所就讀學校自創校以來,一直都以培育才貌雙全的名媛淑女聞名。」
我不禁恨恨地瞪了金田一耕助一眼。我一定要更小心應付才行,說不定他已經設下陷阱。
「老實說,我也覺得不可思議。」
「請問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為了避免自己不打自招,我不得不這麼發問。時尚書屋
「你不僅是才女,而且一向都很堅強獨立,因此,這麼一丁點的打擊就足以讓你發高燒,休息十天嗎?難道像這樣堅強的女孩,還會因為繼承百億財產的夢想幻滅而失望嗎?」
他剛纔說中我的心事,因為我躺在床上休息的十天,真可說是我的出生至今最難過的日子。時尚書屋
或許金田一耕助知道上杉姨丈生日宴會當晚發生的一切事情,但就算是這樣,我也絶不能輸!
在等等力警官和警察們懷疑的目光注視下,我知道自己無法再沉默下去了。時尚書屋
「金田一先生,你真是個沒有同情心的人。」
「啊!哈哈……不好意思,你這話又是什麼意思呢?」
「你見識過無數的案子,對被害者的屍體當然已經見怪不怪了。可是,我是個女孩子,而且剛從學校畢業,根本還沒見過世面。」
「請你想象一下,像我這種毫無社會經驗的女孩子連續兩次看到屍體,並且在其中一名死者的手腕中看自己的名字……那種強烈衝擊不是用三言兩語就可能說清楚的。」
「假如我真的和這個事件有關聯的話,碰上像你這樣沒有同情心的人,恐怕連病都不敢生了。」
「哈哈!真是抱歉。」
金田一耕助頻頻點頭,接着,他好象想起什麼事情,便不再理會我,把注意力轉向上杉姨丈。時尚書屋
「上杉先生。」
「嗯?」
「上杉先生,那一天晚上,你有沒有從私家偵探岩下先生那裡聽到有關佐竹建彥先生的事情?」
「有關建彥的事?」
「難道岩下先生也認識建彥?」
「應該認識,建彥先生是岩下先生受託調查的一件案子的關係人。我想他可能是受到佐竹玄藏先生的委託,尋找和他有血緣關係的人。」
金田一耕助這一番話很明顯是要說給我聽的。難道他懷疑我所包庇的人是建彥舅舅?
我不自覺地牽動嘴角微笑,可是眼角餘光掃到金田一耕助的視線,不由得趕緊按捺住這股發笑的衝動。時尚書屋
就這樣,我和這位享有盛名的名偵探形成對立關係,命運之輪將我推向與金田一耕助鬥智的局面。時尚書屋
第3章
 染血的遺書

繼承人會議

事情發生後兩個星期,黑川律師事務所收到佐竹玄藏——玄藏老人從美國寄來的遺書。那時候,我好不容易才從惶惶不安的恐懼中得到解脫,經解不少心中的壓力。時尚書屋
這份恐懼感來自……我害怕會懷孕!
我一直很擔心自己會因為那「意外的一夜」而懷孕,擔心受怕的心情化成熊熊火焰,無時無刻不在我的內心煎熬着。時尚書屋
每天我都注意自己體內的變化。倘若真在那次污穢的歡愉中種下新生命的話……
一想到這裡,我整個人便陷入瘋狂的恐懼之中。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