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金田一之百億遺產殺人事件 第 5 頁


坐在主桌的人除了上杉姨丈之外,還有品子阿姨、建彥舅舅和我,以及上杉姨丈任教學校的代理校長。當上杉姨丈接受各方的祝賀時,品子阿姨頻頻拿出手帕拭去眼角的淚水,場面極為感人。待名
作者:待考 / 頁數:(5 / 60)

坐在主桌的人除了上杉姨丈之外,還有品子阿姨、建彥舅舅和我,以及上杉姨丈任教學校的代理校長。時尚書屋

當上杉姨丈接受各方的祝賀時,品子阿姨頻頻拿出手帕拭去眼角的淚水,場面極為感人。時尚書屋
待名人們致詞結束後,舞台上開始上演祝壽的餘興節目。就在這時,我看到黑川律師走進會場,我的心不由得為之一緊。時尚書屋
黑川律師來訪並不是為了遺產的事,他純粹是為了向近來較為熟絡的上杉姨丈表達祝賀之意。時尚書屋
黑川律師只待了三十分鐘便離開,可是他卻帶來一個奇怪的消息,也這是我第1次聽見不吉祥的「三首塔」這個名字。時尚書屋
「音禰小姐,請問你有沒有聽過『三首塔』這個地方?」
「三手塔?怎麼寫?」
「是三個頸首的的『首』字。」
「啊!」
我乍聽這個名字時,心中倏地升起一股無法形容的恐懼感。時尚書屋
「沒有,這是我第1次聽到這個名字。」
「黑川律師,難道這座塔和上次那件事有關聯?」
問話的是人建彥舅舅。時尚書屋
建彥舅舅原本遊走各桌寒暄、交談,當他看見黑川律師前來向上杉姨丈祝賀時,便回到位子上。時尚書屋
「嗯,這其中好象有很大的關聯,可是我現在還不知道這座塔到底在哪裡,因此找不出它們之間有何關聯。不過目前最重要的,還是趕緊找到高頭俊作這個人,讓音禰小姐同意和他結婚。不這樣的話,整件事情會變得非常錯綜複雜。」
說到這裡,黑川律師注意到我不自然的表情。時尚書屋
「呃……不好意思,我不應該在今天這種場合說這些話。那麼,我先告辭了。」
當黑川律師和上杉姨丈握手離去後,侍者又遞上一張名片,並說:
「這位先生正在那邊等您過去。」
由於名片正好放在我的前面,所以我知道來訪的客人是誰。時尚書屋
這個人叫做岩下三五郎,他是一名私家偵探,受上杉姨丈之托尋找高頭俊作的下落。之前,曾經來過上杉家兩、三次。時尚書屋

「哦,好。」
上杉姨丈將那張名片收好,然後慢慢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跟着侍者一起走出宴會廳。時尚書屋
這時候,建彥舅舅也起身在各桌之間遊走。時尚書屋
接下來的表演節目是一段令人作嘔的特技舞蹈表情,舞台上有兩個幾近全裸的女人用金光閃閃的裝飾品和布條裹在身上,她們倆像是軟體動物一樣相互交纏、擺動着。時尚書屋
我越看越覺得噁心,她們令我聯想到兩條蛇像繩子般糾纏着。時尚書屋
無奈之餘,我站起身離開位子,走出宴會廳。時尚書屋
這個時候,各桌的賓客已經酒酣耳熱,連舞台上進行的詭異舞蹈都沒人有興緻觀賞,更不會有人注意到我離開座位的舉動。時尚書屋
一走出宴會廳,沒想到已經有許多人站在外面聊天。時尚書屋
我想讓自己好好靜一靜,於是漫無目標地散步到走廊的另一端。時尚書屋
我大約走了五分鐘左右,突然間,走廊右手邊的門從裡面被人打開,接着一個男人從裡面走了出來。時尚書屋
我被這突如其來的狀況驚嚇到,因此停下腳步。時尚書屋
對方似乎也驚訝地停頓一下,然後「咔喳」一聲,從背後將門關起來。時尚書屋
這名男子大約三十歲左右,體格十分高大、健壯,五官端正,有着高鼻子和大眼睛。整體上看起來很有男子氣概,可是他有某些地方卻和建彥舅舅很像。時尚書屋
換句話說,他給人一种放蕩不覊的感覺。時尚書屋
這就是我和那個令我恨得咬牙切齒,卻又愛得無法自拔的男人的初次相遇。時尚書屋
他毫不避諱地用那放縱的眼神挑逗地看著我。臨別前,他的臉上浮現出一抹令人無法抗拒的笑容,微微向我頷首之後,便匆匆地消失在陰暗的走廊上。時尚書屋
我不曉得自己當時着了什麼魔,竟然獃獃地目送他的背影離去。時尚書屋
當他走過轉角時,忽然回頭看了我一眼,並且向我揮揮手。時尚書屋
登時,一股難以言喻的憤怒陡然從我的腹中升起。時尚書屋
我並非因為他無禮地瞥我一眼才怒從中來,而是對自己的不知所措感到厭惡。時尚書屋
我一臉氣憤地走向來時的方向,當我走到宴會廳的入口處,便聽到裡面傳來一陣陣的喧嘩聲,我不禁探頭觀望,想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時尚書屋
只見一位特技表演的舞者站在舞台中央,在她腹部的位置還有一位舞者像十字架一般和她水平交纏着,這名舞者的臉面向觀眾,身體纏在站立的舞者上,然後將兩腳架在自己的脖子上。時尚書屋
光看她的姿勢就讓人覺得非常怵目驚心,更何況她的口中居然還滴着血,一滴一滴地落在地面。時尚書屋
這就是那一晚發生在國際飯店三樁殺人事件的開端,也是我陷入這樁血腥事件的序幕。時尚書屋
第2章
 殺人進行曲

笠原姊妹

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當時心中湧現的那份恐懼感。時尚書屋
那兩名糾纏在一起的舞者,其中一位的口中竟然流出鮮紅的血……血沿著她的臉頰流下來,經過架在自己脖子上的腳踝,順流而下滴落在舞台上。時尚書屋
舞者全身痙攣,痛苦地抽搐着。時尚書屋
面對這一幕血淋淋的場面,起先我還以為是兩位舞者的表演項目之一,故意在奇特的舞蹈之外,加上詭異的趣味性,而且,不只我一個人有這種想法,那一晚在座的大部分來賓一定也是這麼想。時尚書屋
但是就在下一刻,眾人心中的謎團終於被打破了!
交纏在共演者腰部的舞者,如同閃電般一閃而過,她痙攣一下之後力氣全失,像破布一樣癱在舞台上……
只見她的身體微微抽動一下,便一動也不動了。另一名舞者登時嚇了一跳,跪在地上把她的搭檔抱起來。時尚書屋
「哇啊!」
她尖叫一聲後,語無倫次地說:
「快叫人來!叫醫生……叫醫生……」
舞者的尖叫聲將這個充滿歡喜氣氛的生日晚宴推向喧閙、混亂的噩夢漩渦中,眾人注意到舞台上的騷動,大約有十個人馬上衝向舞台。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