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金田一之百億遺產殺人事件 第 7 頁


警方在現場勘驗的這段時間內,建彥舅舅一直安撫着大哭大叫的笠原薰。我在一旁觀看,只覺得心中興起一陣陣寒意,傍徨不安的感覺漸漸擴散到全身。今晚邀請笠原姐妹來表演的人是建彥舅舅,按理
作者:待考 / 頁數:(7 / 60)

警方在現場勘驗的這段時間內,建彥舅舅一直安撫着大哭大叫的笠原薰。我在一旁觀看,只覺得心中興起一陣陣寒意,傍徨不安的感覺漸漸擴散到全身。時尚書屋

今晚邀請笠原姐妹來表演的人是建彥舅舅,按理來說,建彥舅舅應該負責安撫被害者的姐姐。時尚書屋
但是,從他們倆那種親密的態度來看,似乎已經超越常規。時尚書屋
當我看到建彥舅舅在眾目睽睽之下擁抱那名特技舞者時,不禁覺得相當羞恥,全身頓時感到到火燒般的熾熱,恨不得立刻找個洞鑽進去。時尚書屋
所以,當笠原薰和建彥舅舅尾隨着擔架到後台去的時候,我才呼了一口氣,放下心中的石頭。時尚書屋
屍體被搬走後不久,一位穿著警察制服的人帶著兩名便衣刑警,來到我們這一桌前面。時尚書屋
「您是上杉先生吧!這是我的名片,真遺憾,在這個充滿歡樂氣氛的宴席上,竟然發生這麼不幸的事。」
我看了他的名片一眼,才知道眼前這位警察是警政署搜查一課的等等力警官。時尚書屋
「是啊!你們也辛苦了。這實在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到現在還無法自震驚中恢復呢!」
「當然,您也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實在無法想象今天在場的來賓中有哪一位和這位舞者有過節……」
「那位名叫佐竹建彥的先生,看起來好象跟被害者的姐姐很親近的樣子。」
「嗯,這個表演節目是建彥特地安排為我祝壽的。至於他們是什麼樣交情的朋友,我就一概不知了。」
「他和上杉先生是什麼關係?」
「建彥是我去世內人的弟弟,也就是旁邊這位宮本音禰的舅舅。」
等等力警官稍微看了我一眼,我仍為建彥舅舅剛纔肆無忌憚的行為而羞紅着臉。時尚書屋
「請問他從事什麼職業?」
「這個嘛……該怎麼說呢?他是個生意人,至于做什麼生意呢……我並不清楚。」
看著上杉姨丈回答不太出來,我又開始胡思亂想了。為什麼等等力警官如此咄咄逼人地盤問有關建彥舅舅的事情呢?難道他們懷疑建彥舅舅是兇手不成?
「警官,死因真的是毒殺嗎?」
「我要看過解剖報告後,才能明確回答您。不過,初步的檢驗結果的確是這樣沒錯。」
等等力警官回答上杉姨丈的疑問時,宴會廳外面又開始喧閙起來。時尚書屋
只見一位警察神色慌張地衝過去,從他臉上的表情可以判斷出他們似乎發現某些不尋常的事情。時尚書屋
頓時,會場內又佈滿緊張的氣息。時尚書屋

那名便衣刑警手上拿着一樣白色的東西,給在場的多數女士們一一看過。時尚書屋
頃刻間,便衣刑警和那些女士們的視線紛紛集中在我身上,我被眾人的視線瞧得十分不自在。時尚書屋
便衣刑警穿過一張張桌子向我走來。時尚書屋
當他逐漸靠近我的時候,我終於看清楚他手裡的那樣東西。時尚書屋
我不自覺地伸手摸摸頭髮,因為便衣刑警手裡所拿的白色東西,竟然是我的髮飾——一朵人造的桅子花。時尚書屋

愛的標記

「怎麼了?發現什麼東西?」
「警官,有事要向您報告。」
便衣刑警僵着一張臉,在等等力警官的耳邊竊竊私語。時尚書屋
「什、什麼!那、那麼還有其他的……」
等等力警官說到這裡,猛然將嘴巴閉上。時尚書屋
但是他臉上那一抹驚愕的表情,讓我到現在一直無法忘記。時尚書屋
便衣刑警繼續附在等等力警官的耳邊說著,只見等等力警官一邊聽著,一邊將視線瞟向我,緊緊盯着我不放。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時尚書屋
我的桅子花髮飾和兇殺案有什麼關係?時尚書屋

為什麼會這樣……

便衣刑警報告結束,等等力警官拿着桅子花髮飾朝着我走來。時尚書屋
「很抱歉,宮本小姐,這是不是你的髮飾?」
「嗯,沒錯,這是我的髮飾。」
剎那間,我感覺會場的視線全部射向我,四周的空氣似乎也越來越熱。時尚書屋
「宮本小姐,你是否還記得這在哪裡掉的嗎?」
「我不記得,因為……一直到剛纔,我根本沒有察覺它掉了。」
「請問你有沒有走到宴會廳外面?」
「啊!剛纔特技舞者表演的時候,我突然覺得很不舒服,於是就到外面走廊上閒晃。」
「很抱歉,宮本小姐,可不可以請你帶我們到你剛纔走過的地方呢?」
「警官,這是怎麼一回事?這個案件和音禰有什麼關係?」
上杉姨丈先是一臉不得其解的迷惑表情,接着臉色大變,面帶怒容地替我幫腔。時尚書屋
「上杉先生,請容我待會兒再向您解釋原因。宮本小姐,請。」
情勢所逼,我只好從椅子上站起來。時尚書屋
「誠也,你也跟去看看吧!雖然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是讓音禰一個人去應付這種情況也太難為她了。」
「嗯,我知道了。警官,我可以跟你們一起去嗎?」
等等力警官稍微猶豫一了下,才說:
「好吧!那麼……宮本小姐,請。」
於是我在眾目睽睽之下,腳步有些虛浮不穩地穿過桌子,和上杉姨丈一同向外面走去。時尚書屋
當我剛要踏出宴會廳時,正好碰上建彥舅舅從外面進來。時尚書屋
「咦?音禰,怎麼了?」
「沒什麼。」
「姐夫,音禰她怎麼了?」
「這個嘛……我也不知道到底怎麼一回事。」
「佐竹先生,請你也一起來。」
等等力警官以命令的口吻說著。時尚書屋
就這樣,我帶著一行人來到先前那個冒失男人站立的那扇門前面。時尚書屋
「我剛纔走到這裡之後,就折回去了。」
便衣刑警抬起下顎往那扇門的方向指了指,便又和等等力警官竊竊私語。時尚書屋
等等力警官一邊用懷疑的眼神看著我,一邊問道:
「你為什麼走到這裡,就又折了回去?是不是在這裡發生了什麼事?」
「沒有……也沒有什麼啦!因為這條走廊很暗,而且我擔心走得太遠,會找不到回去的路,所以才……」我為什麼要說謊?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