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金田一之百億遺產殺人事件 第 8 頁


為什麼我沒有勇氣把那個冒失鬼從這間房間走出來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說出來呢?一定是因為我氣自己恬不知恥地目送一個毫不相識的男人離去,因此才不願提起那個男人的事。可是這麼一來,我卻
作者:待考 / 頁數:(8 / 60)

為什麼我沒有勇氣把那個冒失鬼從這間房間走出來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說出來呢?時尚書屋

一定是因為我氣自己恬不知恥地目送一個毫不相識的男人離去,因此才不願提起那個男人的事。
可是這麼一來,我卻得平白無故地遭受別人的懷疑。時尚書屋
等等力警官一臉狐疑地審視我的表情,接著說道:
「宮本小姐,你曾經進去過這間房間嗎?」
「沒有,我沒有進去這個房間。」
「但是這個髮飾卻是在這個房間裡撿到的。」
我霎時目瞪口獃,說不出半句話來。時尚書屋
「警官,這個房間裡有什麼東西?」
上杉姨丈稍微緩和一下語氣問道。時尚書屋
「我們進去吧!」
便衣刑警一將門打開,我立刻看見數名男士擠在這間狹小的房間裡。時尚書屋
當我發現井上博士和剛纔那一位法醫也在裡面時,不禁緊張得屏住氣息。一定又有事情發生了!
這個房間是員工休息室,是一間六疊註:一疊相當於一張榻榻米大小大的通鋪,裡面有一個兩層的架子,架子上有一個行李箱。時尚書屋
天花板上有個電燈泡,一閃一閃地亮着,沒想到在這麼豪華壯觀的飯店裡,會有這種小而不起眼的斗室。時尚書屋
「法醫,請問死因是……」
拿着桅子花髮飾向我詢問的便衣刑警向法醫問道。時尚書屋
「和剛纔的情形相同,死者右手指殘留着巧克力的殘渣。」
法醫一邊解釋,一邊站起來說道。時尚書屋
這時,我不由自主地放聲尖叫起來,並且向後退去。時尚書屋
榻榻米上面躺着一個皮膚微黑、體格健壯的男人,臉上的表情看起來非常痛苦。時尚書屋
他身上的服裝很容易讓人聯想到他從事不正經的行業。從他的嘴唇到榻榻米上,還殘留着紅黑色的血跡。時尚書屋
「宮本小姐,你的髮飾就是掉在這具屍體旁邊。」
等等力警官字字清晰地說道。時尚書屋
「你認不認識死者?」
我戰戰兢兢地審視死者的臉,然後飛快地搖搖頭。時尚書屋

「不,我不認識他,我從來沒有看到過這個人。」
「這就奇怪了,你的芳名不是叫音禰嗎?」
「是啊!這是我的名字,可是……」
「這個男人的左手臂上刺着你的名字,你看。」
上杉姨丈和建彥舅舅不由得從我背後探頭出來,望向那個男人的左手腕。時尚書屋
幾秒鐘之後,我們三人異口同聲地高喊出聲。時尚書屋
沒想到這兒死者的左手臂上居然刺着刺青——

音禰

俊作

第3名死者俊……俊作……
他不就是玄藏先生要我嫁的高頭俊作嗎?時尚書屋
沒錯,一定是他!那個刺有我名字的刺青,就是最好的解釋!
只要我答應和他結婚,就可以繼承上百億元的財產。但如果我拒絶的話……

「你將和上百億的財產無緣,我會再找其他有資格的繼承人。」
黑川律師曾經這樣對我說過。可是高頭俊作已經死了,事情將會演變成什麼樣子呢?我大概會被除去第1人選的地位吧!
剛纔黑川律師也這樣說[
「目前最重要的是,得趕緊找到高頭俊作這個人,讓音禰小姐同意和他結婚。不這樣的,整件事情可能會變得相當錯綜複雜。」
如今,事情已經變得很複雜、奇怪了。時尚書屋
如果先前特技舞者的毒殺事件也和這件事有關聯的話,事態會變得更加嚴重。時尚書屋
兇手想必是為了爭奪這筆上百億的財產,才會展開這場血淋淋的謀殺行動。時尚書屋
等等力警官從剛纔就一直很專注地觀察我們每個人的表情。時尚書屋
這時,他輕咳了一下說道:
「大家好象都知道這個男人的身分,你們和他有什麼關係?」
「啊!沒什麼。」
上杉姨丈恍如大夢初醒般,連忙回答:
「我們從來沒有見過這個男人。但是,我想他應該就是預定今晚要和我見面的那個人。」
「您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可以請您詳細說明一下嗎?」
「好的。」
上杉姨丈恢復原本的沉着,慢慢說道:
“事實上,我曾經委託一位名叫岩下三五郎的私家偵探,幫我尋找高頭俊作這個人;今天岩下先生來找我,告訴我今晚高頭俊作會到這裡來,他將會幫我引見。時尚書屋
原本我也滿心期待着這一刻的到來。至于岩下先生要幫我引見的『高頭俊作』到底是不是這個人?這也不清楚,因為在今天之前,我從來沒有見過他。”
「我剛好也認識岩下先生,他還在這個飯店裡嗎?」
「啊!他應該在飯店的大廳,因為他要監視高頭俊作。」
等等力警官向其中一位警察做了一個暗示,那位警察便走出房間。時尚書屋
「上杉先生,您為什麼要找那位名叫高頭俊作的人呢?」
「這個嘛……這件事情不太方便在這裡說。」
「上杉先生,這是殺人事件耶!如果你不把所有知道的事說出來,恐怕……」
「可是現在還不是時候。」
上杉姨丈難過地咳了一下。時尚書屋
等等力警官忿恨地盯着他看。時尚書屋
突然間,等等力警官氣憤地將矛頭指向我。時尚書屋
「宮本小姐,請問你一件事,為什麼你的髮飾會掉在死者旁邊呢?請你針對這點解釋一下。」
「我……我不知道,我真的沒有踏進這個房間一步,一定是它掉在這個房間外面,然後有人撿起來,把它拿到這個房間……」
等等力警官對這樣曖昧不清的解釋不甚苟同。時尚書屋
正當他用更嚴厲的口吻詢問我的時候,建彥舅舅從旁插話進來。時尚書屋
「警官,就算音禰曾經進來這間房間,並且和那位高頭俊作的男人說過話,她也絶對不會殺害這個人,因為……」
「因為什麼?」
「如果高頭俊作死了,音禰就無法繼承上百億圓的財產!哈哈……」
「什、什、什麼!上、上百億的財產?」
一聽到建彥舅舅說的話,包括等等力警官在內,所有人無不目瞪口獃地盯着我看。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