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金田一之百億遺產殺人事件 第 9 頁


「是的,因為有一個美國的親戚提出條件,要音禰和一位未曾謀面、名叫高頭俊作的男人結婚,然後他要將上百億的財產讓她繼承。」「除非音禰神智不清,否則她不可能會殺害這位對她這麼重要,關
作者:待考 / 頁數:(9 / 60)

「是的,因為有一個美國的親戚提出條件,要音禰和一位未曾謀面、名叫高頭俊作的男人結婚,然後他要將上百億的財產讓她繼承。」

「除非音禰神智不清,否則她不可能會殺害這位對她這麼重要,關係著上百億財產的未來夫婿。哈哈……」
「上杉先生,佐竹先生所說的是真的嗎?」
「是真的,只是詳細情形我也不清楚。」
「照你這麼說的話,你已經調查過高頭俊作了。他是個什麼樣的人?」
「這個嘛……正如建彥剛纔所說的,我從來沒有見過他的人,只看過一張他十一歲時所拍的照片……」
「那你對那張照片還有沒有印象?」
我們重新再看死者一眼,光是他臉上那副痛苦的表情,就使我不想再看第2眼。時尚書屋
「岩下先生對這件事情恐怕更瞭若指掌吧!」
等等力警官剛說完話,門外便傳來一陣敲門的聲音。時尚書屋
「誰?進來。」
話聲甫落,有一位看起來相當不稱頭的男人打開門,並且微笑地探頭進來。時尚書屋
這個男人身穿一件皺巴巴的和服,一眼就可以看出那是拍賣場的便宜貨;外面套一件同樣皺巴巴的外褂,頭髮蓬亂有如鳥窩,矮小的身材更顯出一副窮酸相。時尚書屋
等等力警官一臉興奮地歡迎他。時尚書屋
「啊!金田一先生,你怎麼會到這裡來?」
「我剛纔來這裡辦一點事。聽說你在這裡,所以就過來看看。警官,這個案子很棘手吧!聽說是三樁殺人事件。」
「什麼!三樁殺人事件?」
「是啊!請你到後面的倉庫去看一看,那裡還有一個男的被人掐死,露出黑色的舌頭。」
「金田一先生,這是真的嗎?」
「千真萬確。」
「那個人是誰?」
「是我和同行的岩下三五郎。」
眾人聞言,頓時有如五雷轟頂般露出無法置信的驚訝表情。時尚書屋
這個打擊遠超過我所能承受的範圍,我忽然覺得眼前一黑,意識越來越模糊……終於不支倒地。時尚書屋

枯萎的花蕊

不知道經過多久,我漸漸恢復意識,發現自己身上只穿一件長襯衫,躺在一間裝潢豪華的房間裡。時尚書屋
我環視整個房間一圈,腦中的意識逐漸清醒。原來這裡是飯店內的房間。
我拿起擺在枕邊的手錶,現在的時間是八點半,我昏迷的時間並沒有很長。時尚書屋
上杉姨丈和品子阿姨他們可能以為我貧血,便將我安置在這裡休息,並且將腰帶解開好透氣。時尚書屋
由於我還不太習慣穿和服,所以很感謝他們把我的腰帶解開,現在感覺舒服多了。時尚書屋
我坐起身來,仍然覺得有些頭昏目眩,喉嚨也像在灼燒般刺痛不已。時尚書屋
於是我伸手去拿放在枕邊的水壺,將水倒入杯中,一飲而盡。呼!我從來沒有喝過這麼甘甜的水。
喝過水後,心頭覺得舒服許多。時尚書屋
正當我打算離開床上的時候,突然傳來有人開門,然後進到隔壁小客廳的聲音。時尚書屋
我以為來人若不是上杉姨丈,就是建彥舅舅或品子阿姨,因此我懶洋洋地問了一句:
「誰?」
房內寂靜無聲,沒有人回答。時尚書屋
接下來,我又聽見有人把門關上,並且上了鎖……我不禁開始緊張得屏住氣息。時尚書屋
沒多久,臥室的門被打開了,我終於看見來人的臉。啊!他不就是之前和我相遇,從發生兇殺案的房間內走出來的那個男人嗎?
我感到害怕不已,整顆心臟都快從胸口跳出來,只能用力地抓緊胸前的毯子。時尚書屋
男人露出很輕佻的眼神梭巡我的身體,他轉身將門關上,並且上鎖。時尚書屋
剎那間,我覺得彷彿用千萬枝針刺向我,全身無一處不感到刺痛。時尚書屋
「你……你是誰?為……為什麼進來這裡?」
「我來探望你啊!我想從這一刻起好好照顧你。」
當他說到「照顧」這兩個字時,眼睛裡閃爍着邪惡、猥褻的慾望,嘴角還露出邪氣的笑容。時尚書屋
「我不要,我不要!請你出去!如果你再不出去,我就要大聲喊了。」
「沒有用的,無論你再怎麼大聲喊,外面也聽不到。這個房間有隔音裝置,比那種從外面就可以聽房內枕邊情話的便宜旅館好太多了。咦?這不是雙人床嗎?」
男人慢慢脫去外套,解下領帶,接下來開始脫襯衫。時尚書屋
我幾近瘋狂地左右張望,可是眼前這個強壯的男人擋在床和房門之間,我絶不可能逃得掉。時尚書屋
「請你放過我吧!求求你……你到底想怎麼樣?」
「我不是說了嘛!我要好好照顧你呀!音禰,我對你一見鍾情,已經愛上你了。音禰,你不也是一樣嗎?」
「你亂說!才沒有這回事……你說謊!」
「那麼你為什麼要痴痴地目送我離開呢?你不就是因為愛上我,才會連桅子花髮飾掉了都沒察覺?」
「原來是你……是你把髮飾丟進房間,把殺人罪行嫁禍給我!」
「哈哈哈!這件事不重要,來,快讓我抱抱。」
男人脫掉鞋子,迅速鑽進被窩。時尚書屋
「救命呀……放過我吧……壞人!惡魔!卑鄙、下流!」
在男人強而有力的壓迫下,我使儘力氣拳打腳踢,拚命抵抗。心想與其被這種男人玷污,倒不如一死保全名節。時尚書屋
然而,男女的力氣在先天上就有所差別。時尚書屋
接下來的時間裡,彷彿是黑暗的噩夢和天堂的光亮交織而成的微妙感受……
當男人終於離開我微微出汗的身體時,我的淚水登時潸然而下。時尚書屋
「壞人、壞人!卑鄙、下流、無恥……」
我一邊咬着枕頭一角,一邊為自己一向重視的貞操被人強硬摧殘而感到氣憤和怨恨。時尚書屋
男人緩緩地整理自己的服裝,說道:
「音禰,你現在已經是我的人,你的身體已經深深地烙上屬於我的標記。別忘了哦!再見。」
他正要走出去的時候,我抬起頭,淚眼模糊地叫住他:
「等一等!」
「什麼事?」
「你是誰?最起碼要告訴我你的名字……」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