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與畫中人同行的人》江戶川亂步 第 2 頁


即使把臉貼在玻璃上,也只能看到海濱漁船上朦朦朧朧的燈影,除此之外什麼也看不到。在無邊無際的黑暗中,我們這間小小的車廂似乎成了惟一存在的世界。彷彿全世界的生物都被毀滅了,僅留下我和他
作者:待考 / 頁數:(2 / 6)

即使把臉貼在玻璃上,也只能看到海濱漁船上朦朦朧朧的燈影,除此之外什麼也看不到。在無邊無際的黑暗中,我們這間小小的車廂似乎成了惟一存在的世界。彷彿全世界的生物都被毀滅了,僅留下我和他兩個人。一路上,我們乘坐的這節二等車廂一直沒有上過乘客,就連列車服務員和列車長也沒露過一次面,如今回想起來,這點確實有些令人費解。時尚書屋

漸漸地,我覺得這個搞不清是四十歲還是六十歲的男人變得可怕起來。恐懼感混雜着其他不着邊際的幻想,頃刻之間就擴散到了全身的每一個部位。我終於無法忍受這種汗毛倒豎的恐懼,索性站了起來,毫不客氣地向他走去。我越是怕他,越要逼自己靠近他。時尚書屋
我大大咧咧地坐到他對面的座位上。坐定之後,我越發覺得他那張佈滿皺紋的臉具有一種神秘的力量,我不由自主地安靜了下來,凝神屏息,眼睛一眨不眨地打量着他。時尚書屋
從我離開座位起,他的目光就一直迎着我。他見我一動不動地看著他,便像早有準備似的,用下巴示意了一下自己的包裹,衝我招呼道:
「是為了這個嗎?」
那口氣就像這件事是理所當然要發生的樣子。我反倒愣住了。時尚書屋
「你是想看這東西吧?」
他見我沒說話,又重新問了一遍。時尚書屋
「能給我看看嗎?」
由於受到他的影響,我說出了令自己都感到吃驚的話。要知道我可決不是為了要看他的包裹才離開座位的。時尚書屋
「我很樂意讓你看一看。我從剛纔起,一直在考慮着這件事。我想你一定會來看它的。」
男人——或許稱他為老人更合適一些——一邊說著一邊動手解開了包袱布,取出了畫,掛到了車窗上。那是間布貼畫。這次是正着掛的。時尚書屋

我只匆匆地看了一眼,就不由自主地閉上了眼睛。雖然我至今也沒能搞清楚為什麼會那樣,可是當時的感覺非如此不可。幾秒鐘之後,當我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出現在我眼前的是我從未見過的奇妙的東西。雖然我實在說不清它究竟「奇妙」在何處。時尚書屋
那幅畫的背景,就像歌舞伎表演時用的背景一樣。無數間房屋重重疊疊,錯落有致;青青的榻榻米和格子天棚簡單明了,層次分明;整個背景以藍色為主,分外醒目;左前方用粗糙的手筆勾勒出黑色的窗楞,和隨意擺放的同色調的書桌。好了,這樣形容您也許會更明白些,總之,它與獻給神社、廟宇的匾額的畫風有異曲同工之處。時尚書屋
這樣的背景襯托着兩個長約一尺左右的人像,就像眾星捧月一般。我之所以這麼形容,是因為整幅畫中只有這兩個人物是用布貼藝術精心製成的。一個身穿老式黑天鵝絨西服的白髮老人正襟危坐著,不可思議的是,除了滿頭白髮不同之外,畫中老者的長相和這幅畫的主人一模一樣,就連他們身上所穿的西服的做工也別無二致另一個人物是位十七八歲的美少女,她正粉面含羞地依偎在老者的膝上。簡而言之,這幅畫描繪的就像是戲劇的色情場面。時尚書屋
西裝筆挺的老者和美艷絶倫的少女的組合確實讓人感到有幾分異樣,然而這並不是讓我感到「奇妙」的原因。時尚書屋
與粗糙的背景截然不同,布貼部分真可謂巧奪天工。人物的臉是用白紀做成的,很有立體感;每一個細小的皺紋都清晰可辨;姑娘的雲髻似乎是用真正的髮絲一根根的粘制而成的,老者的白髮也是如此;西服上的縫綫歷歷在目,連一顆紐扣也不少;少女的乳房高聳,腿部曲綫柔和,火紅色的縐綢飄逸,白嫩的肌膚隱約可見;玉蔥般的手指,貝殼般晶瑩剔透的指甲。我想借助放大鏡的話,甚至還能找出毛孔和汗毛來呢。時尚書屋
我也曾見過不少布貼畫,但都不能與這幅相提並論。看來它一定是出自此道中的名家之手。然而這也不是讓我感到「奇妙」的原因。時尚書屋
這幅畫已經相當有年頭了,背景的顏料剝落了不少,就連姑娘身上的縐綢和老者身上的天鵝絨也褪色了。儘管如此,整幅畫依舊非常醒目,生機勃勃,就像一團熊熊燃燒的火焰,閃耀在觀者的眼中。這點確實有些不可思議。然而令我感到「奇妙」的原因也不在此。時尚書屋
非說不可的話,那種奇妙的感覺就在於,我認為畫中人是活的。時尚書屋
這幅布貼畫中的人物就像神話故事裡的畫中仙,具有長生不死的法力。所不同的是,他們似乎沒有畫中仙那樣來去自如的自由。時尚書屋
老人看到我驚異的表情,如遇知音,急切地說道:
「啊!你好像能明白的。」
他邊說邊把背在肩上的黑色皮箱放了下來,小心翼翼地打開鎖,取出一個老式的雙筒望遠鏡,遞給了我。時尚書屋
「你用這個望遠鏡再看看。不行,這兒太近了。麻煩你退後幾步。好,就站那兒。」
我不知不覺成了急速膨脹的好奇心的俘虜,順從地依照老人的要求,離開了座位,退後了五六步。老人為了讓我看得更清楚些,特意用雙手把畫迎着光舉了起來。現在回想起這一幕,確實覺得有幾分不可思議。時尚書屋
那架老式的稜鏡雙筒望遠鏡似乎是三四十年前的舶來品,樣子很蠢笨,是我小時候經常在眼鏡店裡看到的那種。和它主人身上的西服一樣,是足可以收進歷史博物館當文物來展示的寶貝。時尚書屋
我很愛惜也很小心地在手上擺弄了一會兒,正準備舉到眼前欣賞那幅畫的時候,老人忽然大叫了一聲。那淒厲的聲音嚇得我險些丟掉了手上的望遠鏡。時尚書屋
「不行!不行!你弄反了!不能反過來看!不行!」
老人臉色蒼白,雙目圓睜,一個勁兒地揮着手。望遠鏡弄反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何必如此激動呢?我很不能理解老人誇張的舉動。時尚書屋
「確實,我弄反了。」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