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與畫中人同行的人》江戶川亂步 第 3 頁


我急着想知道用望遠鏡欣賞那幅畫的效果,所以並沒有過多地在意老人的表情。我重新拿正瞭望遠鏡,迫不及待地舉到眼前,細細欣賞起畫中的人物。隨着焦距的調整,眼前的畫面漸漸清晰起來。望遠
作者:待考 / 頁數:(3 / 6)

我急着想知道用望遠鏡欣賞那幅畫的效果,所以並沒有過多地在意老人的表情。我重新拿正瞭望遠鏡,迫不及待地舉到眼前,細細欣賞起畫中的人物。時尚書屋

隨着焦距的調整,眼前的畫面漸漸清晰起來。望遠鏡中,姑娘的胸部陡然被放大了數倍,占滿了我整個的視線,彷彿全世界都被濃縮在這裡。時尚書屋
在這之前和之後,我都沒有體會過那種瞬間的震撼感覺,所以很難形容出來讓你們明白。那感覺有點類似於潛入海底的海女某一瞬間的動作。海女們潛入海中的時候,總會引起海水的劇烈波動。我們透過那晃動的藍色水波,可以看到她們朦朦朧朧、微微發白的還略微有些曲折變形的身體輪廓。時尚書屋
可當她們猛地躍出海面時,水中那種朦朧、發白、扭曲的樣子一下子全消失了,清晰真切的身影令人眼前為之一亮。對,當布貼畫中的姑娘在我的望遠鏡中出現的時候,就是那種感覺。一個真人大小的姑娘活脫脫地躍人了我的視線。時尚書屋
十九世紀的老式望遠鏡中出現了一個我們難以想像的奇妙世界。在那裡,一個美艷的少女和一個穿老式西服的白髮老者奇怪地生活在一起。雖然我深知偷窺別人的秘密不禮貌,但依舊身不由己地着了漣。時尚書屋
雖然那少女依舊不會動,卻給了我與用肉眼觀看時截然不同的感覺。她活力四射,原本蒼白的臉頰飛起一片桃紅,胸口起伏着,誘人的胴體在火紅色的縐綢下散髮出少女特有的迷人氣息。時尚書屋
我貪婪地在望遠鏡中撫遍了她的全身,才把目光轉向了她依偎着的幸福的白髮老者。時尚書屋
老者也顯得很有生氣,他的手扶着少女的肩頭,一副很幸福的樣子。可奇怪的是,當我把鏡頭調到最大,觀察他佈滿皺紋的臉部時,卻發現了那些皺紋深處掩藏着的奇怪的苦悶表情。由於望遠鏡的作用,老者的臉近在咫尺,大得有些變形。我越仔細看,越清楚地感覺到他臉上有一種說不出的異樣,一種悲痛和恐懼交織的複雜表情。時尚書屋
看到這兒,我彷彿被魘住了一樣,無法再接着看下去,不由自主地垂下了雙手。我茫然地環顧着周圍。寂靜的火車車廂,醒目的布貼畫,雙手舉着畫的老人,一切都沒有變;窗外依舊是漆黑一片,火車依舊發出單調的聲音,一切都沒有變。我如同從噩夢中醒來一樣。時尚書屋
「你的表情很怪呢!」
老人把畫掛口窗上,回到原位,一邊衝我打着手勢,示意我坐到他的對面,一邊盯着我的臉說道。時尚書屋
「我頭有些不舒服。可能是這裡太問了。」
我含糊其詞地搪塞着。時尚書屋

老人探過身,把臉湊近我,細長的手指像打拍子似的在膝上敲着,壓低聲音說道:
「他們是活的。」
接着,他像是要宣佈一個大秘密似的,把身子探得更近了,眼睛睜得溜圓,牢牢地盯着我的臉,小聲地問道:
「你想不想聽聽他們的身世。」
因為火車的聲音很響,老人的聲音又很低,我怕聽岔了,所以又重複了一遍。時尚書屋
「您是說他們的身世嗎?」
「對,他們的身世,特別是這位白髮老者的身世。」
「是從年輕時候講起嗎?」
那晚,我真的像是着了魔。每每脫口說出令自己都感到吃驚的話。時尚書屋
「是的,是他二十五歲上發生的事。」
「我很想聽一聽。」
老人露出了舒心的笑容,欣喜地說道:
「啊!太好了!你果真願意聽我講!」
於是,他給我講起了一段令人難以置信的故事。時尚書屋
「那是我生命中的一件大事,所以我至今仍記憶猶新。哥哥是明治二十八年四月變成那樣他指的是布貼畫中的老者的。那是二十七號傍晚發生的事情。當時,我和哥哥都尚未繼承家業,住在日本橋通三丁目。時尚書屋
父親經營的是一家做綢緞布匹生意的商店,就離淺草的十二階不遠。因為順路,所以哥哥很喜歡每天去爬那座凌雲閣。我要先說明的是,哥哥是個趕時髦的人,非常喜歡稀奇古怪的外國貨。這架望遠鏡就是最好的證明。時尚書屋
哥哥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在橫濱的一家舊傢具店門口找到了這個當時外國船上的船長專用的東西。據說他為此花了不少的錢。」
老人每當提到哥哥時,總會看一眼,或者用手指一指布貼畫上的老者,彷彿是在介紹坐在自己身邊的人一樣。老人已經把記憶中的哥哥和布貼畫中的老者混為一談。彷彿畫中人依舊是有生命的,正坐在一旁傾聽著他的敘述。然而,最不可思議的還是我,我竟然覺得這並不奇怪。時尚書屋
彷彿在那一瞬間,我們已經超越了自然的法則,置身于另外一個全然不同的世界中了。時尚書屋
“你有沒有去過十二階?啊,沒有啊。那太遺憾啦。我剛纔已經說了,那是明治二十八年春天的事情。當時,哥哥剛剛買到這架望遠鏡。時尚書屋
不久,我們就覺察出在他身上發生了顯著的變化。父親甚至懷疑他是不是瘋了,連我也覺得他有些不對勁兒。我們全家人都擔心得不得了。怎麼說好呢?總之,他是飯也沒心思吃,覺也沒心思睡,整天不開口,一進家門就鑽進自己的房間,悶頭想心事。時尚書屋
形容消瘦,面色無華,雙目失神,樣子糟糕透了。儘管身體如此,他依舊每天雷打不動地早出晚歸,很有規律,像一個公司職員似的。問他出門幹啥,到哪裡去,他都不回答。母親心裡非常着急,千方百計地想找出他悶悶不樂的原因,結果一無所獲。時尚書屋
這種情況持續了近一個月。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