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與畫中人同行的人》江戶川亂步 第 5 頁


我忍不住邊跑邊問:『怎麼回事?』他才告訴我說:『我好像看到那姑娘了,她正坐在一個鋪着榻榻米的大房間裡,現在趕過去的話,說不准還在呢。』“哥哥說那房間在觀音堂的後面,並且有一處顯
作者:待考 / 頁數:(5 / 6)

我忍不住邊跑邊問:『怎麼回事?』他才告訴我說:『我好像看到那姑娘了,她正坐在一個鋪着榻榻米的大房間裡,現在趕過去的話,說不准還在呢。』

“哥哥說那房間在觀音堂的後面,並且有一處顯眼的標記,是一棵大松樹。於是我們就跑到觀音堂後面去尋找,大松樹是找到了,可是附近卻根本沒有人家,我們彷彿遇到了聊齋故事中的怪事。哥哥依舊不死心,又跑到附近的茶店裡找了一遍,仍然沒有見到那姑娘的蹤影。時尚書屋
“在四處尋找的過程中,我和哥哥走散了。當我回到剛纔的大松樹下的時候,那裡已經擺起了各式各樣的地攤。一家放洋片的鋪子已經做起了生意,只聽像甩鞭子似的『啪』、『啪』聲不絶于耳。我的哥哥正半蹲着,全神貫注地看著那架西洋鏡。時尚書屋
我走過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問道,『你在幹什麼哪?』他吃驚似地回過身來。他當時的表情令我終生難忘。怎麼形容好呢,他就像一個夢遊者,表情麻木,眼神發直,連說話的聲音也空洞洞的,他說『你看,我們要找的姑娘在這裡面呢。』
“聽他這麼一說,我趕忙也付了錢,低頭看起來。那是個名為《蔬菜店的阿七姑娘》的片子。我看到的畫面正好是在吉祥寺的書院裡的那一幕,阿七正依偎在吉三的懷裡。放西洋景的老闆夫婦在一旁啞着嗓子給畫面配音。時尚書屋
“洋片中的人物都是用布貼畫做成的,想必都是道中高手的傑作。阿七的臉栩栩如生,美艷絶倫。連我都誤以為她是活人,更何況哥哥了。哥哥喃喃自語道:『就算知道這姑娘是個手工製品,我也無法死心。時尚書屋
可悲的是我真的無法死心。我願意和那吉三換個位置,哪怕只有一次機會,讓我變成畫中人,和這姑娘說說話也好。』哥哥一動不動地、獃獃地站在那兒。我仔細一想,放這些洋片時,為了保證採光充足,都是畫面朝上微微斜放的,所以站在十二階塔頂的哥哥用望遠鏡可以看得到。時尚書屋
“那時候已是日暮黃昏,行人漸少,洋片攤前只剩下兩三個頑童還意猶未盡,磨磨蹭蹭地不肯走。從中午起天就陰沉沉的,到了傍晚陰得更厲害了。耳邊不時傳來低沉的雷鳴聲,眼看著就要下起雨來。然而我的哥哥依舊直盯着遠方,紋絲不動。時尚書屋

那一刻我感到時間過得好慢,我們一動不動地站在原地,彷彿足有一個小時。時尚書屋
“天完全黑了,哥哥終於醒了過來。他突然抓住了我的手,急切地說道:『啊!我有辦法了。拜託你,拿着望遠鏡,把它反過來,把眼睛貼在大鏡片的那邊,從那看我。』我問他:『為什麼?』他不耐煩地說:『你別問,照做就行了。時尚書屋
』我一點也不喜歡眼鏡之類的東西,無論是望遠鏡還是顯微鏡,它們似乎都有魔力,能將遠處的東西變到眼跟前,還能將一隻不起眼的小蟲變成大怪獸。因此我很少用哥哥的寶貝望遠鏡看東西,正因為很少用它,我更覺得它魔力無邊。再說當時天已晚了,連人臉都看不真切,在這種時候,還要讓我倒拿着望遠鏡,看站在冷清清的觀音堂裡的哥哥,我心裡真是一萬個不情願。但是經不住哥哥一個勁兒地相求,沒辦法,我只得照做。時尚書屋
因為是反着看,所以離我只有七八米遠的哥哥看起來離得很遠,只有兩尺高。而且周圍的景物都模糊了,只剩下哥哥小小的、穿著西服的身影凸現在鏡頭中。哥哥好像還在一個勁兒地往後退,他越來越小,到最後只剩下一尺高。緊接着,連這個小小的身影也『唆』地一下子消失了,彷彿被黑夜吞噬了一般。時尚書屋
“我害怕極了,猛地放下望遠鏡,一邊大聲叫着『哥哥,‘哥哥』,一邊向哥哥消失的地方跑去。不知為什麼,無論我怎麼尋找,就是不見哥哥的蹤影。因為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所以按理說他走不遠的。可是我就是找不到他。時尚書屋
你知道嗎?我哥哥就這樣從這個世界消失了……從那以後,我更加害怕望遠鏡之類的東西。我固執地相信,無論如何不能把望遠鏡反過來看。它一反過來,就會發生不幸的事。你大概也明白了,剛纔你拿倒時,我為什麼會那樣了吧。時尚書屋
“我當時找了好久,直到累得精疲力竭才往回走。當我再次經過那家放洋片的攤前時,竟有了意外的發現。原來哥哥對那姑娘相思入骨,竟然借助望遠鏡的魔力,把自己縮成和畫中人同樣的大小,進入到布貼畫的世界裡去了。於是我央求正打算收攤的老闆再放一遍吉祥寺的那一幕。時尚書屋
果然,哥哥取代了吉三,正喜氣洋洋地懷抱著阿七姑娘。時尚書屋
「看到這一幕,我不知不覺流出了眼淚。那不是悲傷的淚水,而是為心滿意足的哥哥流下的喜悅的、幸福的淚。我對老闆說,無論多高的價錢,我都要把這幅畫買下來幸運的是,老闆竟然一點也沒有發現,我那穿著西服的哥哥已經替代了吉三。我飛快地跑回家,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對媽媽說了。時尚書屋
你猜怎麼著?爸爸媽媽竟然都以為我瘋了,根本不理睬我的『胡說八道』。多奇怪呀!哈哈哈……」
老人說到這兒,忍不住笑了起來,而我竟然也嘿嘿地跟着笑了兩聲。時尚書屋
“人們也許根本不相信活人能變成布貼畫。可是,我有有力的證據。我哥哥不是從此之後就消失了嗎?也許有人會說,他是離家出走了,但這絶對是瞎猜,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最後,我終於從媽媽那兒要來了錢,從洋片老闆手裡買下了這幅畫。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