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鏡浦殺人事件》 第 1 頁


鏡浦殺人事件第1章太陽的季節「老師,算了吧。都老大不小了,會給人笑話的。」「哈、哈……沒關係,也可以讓人一飽眼福嘛。」「老師呀,求求您快別這樣了,要是給學生們看
作者:待考 / 頁數:(1 / 17)

鏡浦殺人事件

第1章


太陽的季節

「老師,算了吧。都老大不小了,會給人笑話的。」
「哈、哈……沒關係,也可以讓人一飽眼福嘛。」
「老師呀,求求您快別這樣了,要是給學生們看見了多不好呀!」
「沒關係啦。與其站在講台上說些連自己都莫名其妙的東西,還不如在這兒感受一下學生們謳歌青春的熱情,倒更有助於我的專業呢。」
「真搞不懂您!」
「哈、哈,看不出加藤同學還挺會裝模作樣的呢。啊,抱在一塊了,看,那條船上!」
「求求您了,哎,真是沒辦法!」
金田一耕助剛纔一直在微笑着傾聽鄰桌傳來的爭吵聲——聲音之大彷彿吵架的不只是
一男一女似的,一面用吸管吸着橘子汁。時尚書屋
這裡是戰後迅速發展起來的東京近郊的一座海濱浴唱—鏡浦海灘。金田一耕助現在就
在這個海灘上的「望海樓」旅館的屋頂天台上。時尚書屋
時間已快到下午五點。時尚書屋
夏日似火的驕陽已開始西沉,聳立在鏡浦背後的鷲巢嶺的影子漸漸拉長,慢慢地壓將
過來。望海樓的屋頂天台已經被這陰影所籠罩。時尚書屋
望海樓的屋頂天台上一共擺了二十幾張桌子,每張桌子都用太陽傘遮蔽起來。因此,
即使是隔壁桌子也看不見說話者的樣子。時尚書屋
但是金田一耕助卻知道隔壁是一男一女兩人,因為他剛纔從那張桌子旁邊經過時瞟了
一眼。時尚書屋
男的是一位六十上下的上等紳士。在這麼炎熱的天氣仍然筆挺地穿著一套白色麻質西
服,脖間打着冷色的蝴蝶領結。白色遮陽帽脫在桌上,露出一頭純白似雪的銀髮。頭髮密
密齊齊地梳在腦後,令人印象深刻。時尚書屋
女的三十歲左右,略帶褐色的頭髮草草地梳在腦後,誇張地露出寬寬的前額。最引人

注目的是那副大大的方框眼鏡和突出的下頜。作為一名女性,她的肩膀顯得過寬,線條也
太粗獷,而包裹在這身體之外的卻是一條小得有些可笑的連衣裙。時尚書屋
從剛纔隔着太陽傘聽到的談話內容來看,男的似乎是一位大學教師;女的則是他的學
生。時尚書屋
不管金田一耕助剛纔是否一直在聽這對師生的談話,反正聽起來,那位大學教師(後
來證實他的確是某大學的教授)正專心致志地玩着「伊賀越道中雙六」的遊戲。所謂遊戲,
也就是從望海樓的屋頂天台上用望遠鏡偷窺着鏡浦海面上隨處可見的青年男女的「太陽族」
行為。時尚書屋
「哎呀,真沒勁,怎麼就分開了,才親了嘴而已。」
聽到陽傘下老教授沮喪的抱怨聲,金田一耕助終於忍不住偷笑起來。時尚書屋
真令人悲傷不已啊!
「老師啊,您這種人還真是少見。您究竟希望看到什麼呢?」
「這還不明白嗎?加藤,當然是用我鋭利的目光去發現何處正進行着『太陽的季節』的行為啦!」
「算了吧老師,會影響您的聲譽的。」
「有什麼影響的?我可是被專程從東京請來擔任『鏡浦小姐大賽』評委的現代名人喲,對太陽族的太陽行為產生興趣也很正常嘛!」
「真拿您沒辦法,天知道兒童心理學和『鏡浦小姐大賽』之間會有什麼聯繫!」
「別犯傻了,這裡頭關係可大了。說起現代的年輕人,其實跟小孩也沒什麼兩樣,所以我江川教授才會……」啊,原來是他,在陽傘這邊偷聽的金田一耕助不禁點點頭。時尚書屋
明天,也就是星期天,這個海濱浴場將舉行一年一度的精彩節目——「尼普頓節」。時尚書屋
「尼普頓」當然就是希臘神話中海神的名字。每年為海神在水陸兩邊同時舉行盛大節目,
這已成了海濱浴場的慣例。而這「海神節」中最大的一項活動,就是「鏡浦小姐大賽」。時尚書屋
金田一耕助昨天已經得知,有一位著名的兒童心理學家——江川市郎教授也將出任此
次大賽的評委。時尚書屋
其實起初「望海樓」旅館的老闆娘也曾盛情邀請金田一耕助擔任評委,但是不懂情趣
的金田一耕助實在不擅長此道,最後好不容易辭卻了老闆娘的邀請。時尚書屋
啊,這麼說來,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江川教授了。時尚書屋
金田一耕助不禁在心底微笑起來。時尚書屋
「可是,把您特地從東京請來當什麼選美大賽的評委,這人也太異想天開了。」
「哎呀,別傻了。不就是因為這樣您才能享受到此間的無窮樂趣嗎?」
「噢,那可真得謝謝您了,嗬嗬,不過說真的,求求老師您快別再看那望遠鏡了……」
「哎呀,沒關係的、沒關係!」
從上述談話看來,江川教授還在忘情地用望遠鏡眺望着海面。時尚書屋
此時,雖然望海樓附近已籠罩在山陰之中,但海上仍是夏日炎炎。海面船帆點點,有
紅的、黃的、白的……由於各自都反射出強烈的日光,稍看一會兒就覺得眼疼。時尚書屋
此時正是秋天即將來臨,夏天快要過去的時節。人們大概是想抓緊時間享受這所剩無
多的太陽的季節吧,今天是周末,遊客紛紛從東京湧來,從沙灘到岸邊,一片人山人海。時尚書屋
金田一耕助也正在焦急地等待着這些周末遊客中的一位。時尚書屋
「啊呀我說老師,您還沒看夠嗎?」
稍做停頓之後,談話再次從鄰座的太陽傘下響起。時尚書屋
「真的求您停下吧。人家都說『理智時代』已經過去,現在已是『開放時代』了,老師您就是再迷戀也不至于那樣關注這些太陽季節的景象吧。」
“啊哈哈,真是太令人傷感了。不過加藤君,其實我用望遠鏡尋找的,倒不僅僅是年
輕人在這太陽季節中的放蕩行為,而是想偷偷觀察一下加納這個小子到底是怎樣裝模作樣,
表現他的騎士風度。”
「加納先生,不就是推薦您當明天選美大賽評委的那個人嗎?」
「沒錯,就是他。」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