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鏡浦殺人事件》 第 10 頁


全國各大報紙的關注。更讓人感到害怕的是,如果不是有些細心的觀察者在場的話,那江川教授的死就將作為單純的心臟麻痹而草草了事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金田一先生,究竟是誰殺害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17)

全國各大報紙的關注。更讓人感到害怕的是,如果不是有些細心的觀察者在場的話,那江

川教授的死就將作為單純的心臟麻痹而草草了事了。時尚書屋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金田一先生,究竟是誰殺害廠江川這樣善良的人呢?」加
納辰哉再次哭了起來。時尚書屋
「金田一先生,是不是有哪兒搞錯了?或者,就算江川教授確實是被人毒死的,那也一定是被錯當成別人給殺死的吧,;」就連女強人一柳悅子也因為神經過敏而兩眼放光。時尚書屋
「老闆娘,您對於這個罪大惡極的兇手是否心中有些數呢?」金田一耕助問道。時尚書屋
「怎麼可能!」悅子雖然矢口否認,但不知為什麼嘴唇卻突然變得灰白。時尚書屋
至于一柳民子,·當被問起請江川教授坐上那張躺椅的事情時,自然口口聲聲說自己
根本沒留意椅子上有一個那麼古怪的皮球。時尚書屋
「最起碼,如果我是罪犯的話,怎麼會把如此重要的證據留在那兒呢?」民子一副氣
勢洶洶的樣子,「再說我為什麼非要殺死江川教授不可呢?殺他我又得不到半點好處……」
民子越說越怒不可遏。時尚書屋
不過,如果反過來想想她的回答,也不妨得出這樣的結論:只要有半點好處,她也會
不惜一切去殺人的。時尚書屋
接下來就是有嫌疑的芙紗子和豐彥了。事情發生後,芙紗子一直把自己關在房間裡,
足不出戶,無論豐彥怎麼勸都不理。時尚書屋
「那芙紗子在屋裡幹什麼呢,看書嗎?」金田一耕助不動聲色地試探着豐彥。時尚書屋
「沒有,她就像關在籠子裡的獅子一樣,不停地在屋裡走來走去。後來我就把這個情況告訴給阿姨了。」
「那老闆娘她說了什麼?」
「老闆娘說,『她總是這樣神經兮兮地,由她去好了。』不過,我倒認為沒必要為這事害怕成那樣,誰也不會盯上芙紗子這樣身無分文的人的……」「啊哈哈……芙紗子身無分文?」
“確實如此……叔叔去世時是給她留下了一大筆遺產。但是,都怪她姑姑民子,她唆

使芙紗子去做什麼根本不在行的生意,結果給壞人坑了,一下子變得一無所有。相反倒是
這位悅子阿姨有本事,將僅有的一座別墅搞得這麼有聲有色……所以芙紗子才不得不寄人
籬下呀。”
「對不起,請恕我冒昧,您和芙紗子是什麼關係呢?」
「我們是表兄妹。而且——」豐彥翻着一雙貓眼看著金田一耕助,「阿姨希望我倆結婚。大概是覺得雖然芙紗子那麼仟性,我還是會好好照顧她的吧。」
「那您自己對芙紗子感覺怎麼樣呢?」
「這個嘛……」豐彥露出一絲冷笑,「我做過許多次的嘗試和觀察,發現她實在太任性了。再說就算我願意,我父母也未必會答應……雖然我很同情悅子阿姨……」金田一耕
助再次深深感到,這個貓一樣的青年倒也有着貓獨有的念頭。時尚書屋
「噢,對了,」金田一耕助終於決心儘量不留痕跡地提出那個最重要的問題,“星期
六傍晚,我正坐在這個屋頂天台上眺望大海呢。突然發現芙紗子好像和一個人在一艘機帆
船上,那是您嗎?”
「什麼,芙紗子和一個男的同乘一艘帆船?」豐彥反問道,那驚訝的表情倒不像是裝
出來的。時尚書屋
「這個嘛,倒也不一定就是芙紗子……」“芙紗子的性子真叫人受不了,經常失約。時尚書屋
前天星期六本來約好一塊去駕機帆船玩的。因為帆船這個東西我不太擅長,所以每次都是
芙紗子帶著我。那天我剛磨蹭了一會兒,她就突然一個人衝到海上去了,害得我一個人在
岸上轉來轉去。直到五點多鐘,她才若無其事地回來,也不跟我說話。如果她是想玩什麼
欲擒故縱的把戲的話,那可就打錯了算盤。我可是氣憤得很呢!”
「呃,那艘機帆船,就是芙紗子的那艘,是什麼樣子的阿? 比方說帆的顏色啦……」
「哎呀,這個我倒不記得了,芙紗子真的和別的男人在一起嗎?」豐彥的眼神彷彿在
說,如果真是那樣的話,那我也得為自己考慮一下了。時尚書屋
江川教授的遺體解剖定於星期二的下午進行。只要解剖結果一出來,就能正式確定這
起事件是自然死亡還是中毒身亡。時尚書屋
因此遺體被運走後,整個望海樓陷入了一種極度的恐慌。每個人都神色緊張,惶惶不
安。時尚書屋
「金田一先生,這兒的調查主任問了一句很奇怪的話。」等等力警部皺着眉頭小聲說
道。時尚書屋
「‘奇怪的話?」
「他問,『那個加藤女士沒什麼問題吧?」』「『沒什麼問題』?……噢,是說那份翻譯中有沒有什麼錯誤嗎?」
「不是,那個沒有問題。他的意思是說,運用讀唇術洞悉罪犯的計劃,這實在太匪夷所思了,會不會是編造出來的謊話呢?」
「但是,警部先生,我當時也在場,而且親耳聽到了兩人的對話呀。江川教授確實……」“當然啦,我也只是姑且聽之。不過,那位調查主任說,當時江川教授記錄下來
的,和後來拿給我們看的,究竟是不是同一件東西呢?這是速記符號,和一般的文章可不
一樣,沒法核對筆跡的。這裡面會不會有什麼花樣呢?”
「這倒也是。」金田一耕助的目光變得深邃起來。時尚書屋
“總之他的意思是:當時江川教授的確用讀唇術讀懂了某人的對話,並記在了紙上。時尚書屋
但是,他所記錄的並不是這麼嚴重的事情,而是另有其事。結果加藤女士藏起了這份材料,
卻把自己假造的一份拿給我們看——您看有沒有這種可能呢?”
「對對對!否則的話也太湊巧了。嗯,這種解釋倒頗有幾分道理……可是,加藤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