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鏡浦殺人事件》 第 11 頁


「這且不管,總之在這位調查主任看來,加藤女士確實這麼做了。而且他認為,加藤的目的不僅在於毒死江川教授,還打算嫁禍於人,所以才偽造了那份讀唇記錄。」「噢?這種說法倒也說得過去。」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17)

「這且不管,總之在這位調查主任看來,加藤女士確實這麼做了。而且他認為,加藤的目的不僅在於毒死江川教授,還打算嫁禍於人,所以才偽造了那份讀唇記錄。」

「噢?這種說法倒也說得過去。」
「反正不管怎樣,您把這種可能性也考慮在內就是了。」看來等等力警部這回不僅周
末度假計劃徹底泡湯,甚至還被本地警察捉了差。時尚書屋
片刻之後,金田一耕助來到了屋頂天台。在江川教授曾經坐過的那張桌子上,靜靜地
坐著三個女人,其中一個正舉着望遠鏡頻頻眺望着海面。時尚書屋
這三個女人不是別人,正是江川教授的外孫女琉璃子、加藤女士,還有都築正雄的女
朋友久米恭子。琉璃子的母親晶子已經去醫院那邊了。時尚書屋
「噢,是金田一先生,」恭子彷彿剛剛哭過一場,不過臉上仍帶著明快的微笑,「我和琉璃子最要好了,我不知有多喜歡她。」
「多虧有恭子小姐在這裡。琉璃子小姐說,聽說她祖父去世的前一天就是在這裡用望遠鏡遠眺大海的,所以她也想看看……」加藤女士感動得要掉下淚來。時尚書屋
琉璃子的耳朵聽不見,如果不看別人嘴唇的動作,就刁;知道對方在說什麼。所以她
轉過頭來,用目光和金田一耕助打了個招呼,就又將望遠鏡對準了海面。時尚書屋
此時此刻,從望海樓的屋頂天台上眺望鏡浦海面,讓人深切地感到人類生命的無常。時尚書屋
三天前還在這裡遠眺大海的人,現在已成了僵硬的屍體,而鏡浦海面卻依然熱閙故我。時尚書屋
海面上依舊是百舸爭流,從沙灘到岸邊到處是擁擠的人群和點綴其間的頂頂陽桑而現在,
死者的孫女又用同一架望遠鏡專心地看著這一切……金田一耕助不禁心頭一熱。時尚書屋
「對了,久米小姐,都築君呢?」
「他出海去了。」
「您怎麼沒去呢?」
「哎,一想到江川叔叔的事,就沒心情了。」
「您和江川教授的感情倒是很深哪!」
「是啊,他和我早逝的父親是好朋友……」「哦,您是因為這層關係才認識加納先生和他的外甥都築君的吧。」
「是的。」

「金田一先生,」加藤女士從旁插了一句,「她的身世很可憐呢。」
「可,冷?」
「嗯,剛纔我聽得都忍不住哭了。恭子小姐說,她本來去年春天就應該成為加納先生的女兒的。」
「加納先生的女兒?」金田一耕助再次朝恭子臉上望去,「啊,是指和都築結婚吧?」
「不,不是的。是恭子小姐的母親要和加納先生結婚。在已故江川老師的大力撮和下,兩人都有此意,加納先生可高興了。」
「原來如此,那後來……」
「本來一切都說好了,也交換了彩禮,連婚禮的日子都定了。誰知就在這之前,恭子小姐的母親突然發生車禍去世了。」
「恭子的母親突發車禍?」金田一耕助聞聽嚇了一跳,小山得回過頭去仔細看了恭子
一眼。時尚書屋
「唉……」恭子不停地絞着放在膝頭上的手指,“汽車剎車突然失靈,導致車翻了。時尚書屋
司機倒是撿回了一條命,可媽媽就沒這麼幸運了。連司機都很納悶,為什麼當時剎車會突
然壞成那樣呢,臨走前還好端端的……哎,不過現在說什麼都沒用了。”
恭子垂下長長的睫毛,緊咬下唇。可金田一耕助卻細心地發現她的嘴角在微微顫動。時尚書屋
「真的是太不幸了!」加藤也不住地搖着頭,“恭子剛纔還哭着說,‘去世的母親當
然很可憐,加納叔叔也很可憐哪’,聽得我也忍不住流下了眼淚……聽說他們十分相愛
呢。”
大概是想到了自己的緣故吧,加藤女士突然泫然欲泣,不停用手絹擦着深度近視眼鏡
的下框。時尚書屋
「恭子小姐,」金田一耕助也被深深地打動了,聲音有些哽咽,「能否請您更詳細地敘述一下當時的情況,就是令堂遇難時的情形?」
「這個嘛……」
「您剛纔說司機曾說『臨走時還好端端的』,當時令堂是從哪兒回來嗎?」
「是的,是鎌倉。」
「鎌倉?去鎌倉做什麼?」
「嗯,事情是這樣的。」看到金田一耕助如此關心這件事,恭子似乎特別高興,眼中
泛起了光芒。時尚書屋
“媽媽通過江川叔叔的介紹認識加納叔叔時,加納叔叔還住在東京的旅館裡。隨着兩
人的關係進一步加深,加納叔叔就在鎌倉置了一套房子,不久前剛搬過去,那時已經正式
收養了正雄。但是,由於家裡都是男人,對房屋的佈置改造什麼的不大瞭解,所以媽媽時
常前去,以主婦的身份詳加指點。車禍就發生在那次回來的路上,地點是京濱國道。”
聽到恭子的話,金田一耕助不知為何突然生出一種莫名的恐懼。時尚書屋
也就是說,加納辰哉去年春天與一位女子相愛並打算結婚。然而,就在即將結婚之際
對方卻死於非命。而且,這個加納辰哉最近又愛上了這兒的老闆娘一柳悅子。從兩人的言
談舉止來看,結婚也是遲早的事。說不定,兩人早已互訂終身了。時尚書屋
然而,不久前又發生了兇殺案。並且,罪犯們的最終目的看來並非江川教授。有人正
在計劃謀殺另一個人,估計也打算通過偽裝成自然死亡……想到這兒,金田一耕助心頭頓
時升起一股強烈的憤慨。時尚書屋
而這時,正在專心致志望着海面的琉璃子突然用她那聾啞人特有的奇異嗓音發出一聲
尖叫,雙眼仍然盯着望遠鏡,「啊,帆船要翻了,帆船要翻了!」
如前所述,學過讀唇術的聾啞人大多具備一些不太健全的語言發音能力。但畢竟不是
耳朵聽而是通過唇讀學到的語言,發音上與普通人稍有不同——但琉璃子在祖父的苦心教
導下,說話已與常人基本無異。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