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鏡浦殺人事件》 第 12 頁


只聽見琉璃子突然大聲狂喊,“啊,帆船要翻了、帆船要翻了廠眾人大吃一驚,急忙將目光投向海面。只見一艘機帆船傾斜得十分厲害,船上的人正高舉雙手呼救。而且,好像還是個女人。偏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17)

只聽見琉璃子突然大聲狂喊,“啊,帆船要翻了、帆船要翻了廠眾人大吃一驚,急忙

將目光投向海面。只見一艘機帆船傾斜得十分厲害,船上的人正高舉雙手呼救。而且,好
像還是個女人。時尚書屋
偏偏那艘船衝在最前面,周圍一艘船都看不見。那個女的好像瘋了一樣揮舞着雙手,
不停地叫喊着什麼。大概因為風正巧是從陸地往海上吹的緣故,所以連海上的人都聽不見
女人的而且,船身還在劇烈搖晃着,眼看著女人就要被甩人溝小了。為了不被甩出去,她
死死地抱住船的桅杆。時尚書屋
「天哪,那個女人在叫喊!」緊緊握住望遠鏡的琉璃子突然又發出了她那奇特的尖叫
聲。時尚書屋
「琉璃子、琉璃子!」金田一耕助拍了拍琉璃子的肩膀。琉璃子從望遠鏡邊離開,轉
回頭盯着金田一耕助的嘴唇,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弄懂他在說什麼。時尚書屋
「那個女人,她在喊些什麼?琉璃子,您用讀唇術試試看好嗎?」
「好的。」琉璃子乖巧地點點頭,再次望向海面,並把望遠鏡對準了那艘機帆船。一
秒、二秒……琉璃子全神貫注地盯着望遠鏡,突然她喊道:「天哪!那人在喊,‘殺、人、啦……」’「什麼?」金田一耕助、久米恭子和加藤達子早巳奔到屋頂天台的牆邊,望着
眼前那艘搖搖欲翻的帆船。聽到琉璃子的話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時尚書屋
「天哪,她還在喊、還在喊,‘殺、人、啦……救、命、咧……殺、人、啦……救、命、礙…」’琉璃子還在瘋狂地轉述着船上女人的話。時尚書屋
這時,那艘機帆船終於翻了,女人就像被人拽着一樣,消失在了大海之中。時尚書屋

金田一耕助的提議

經過一番大規模搜索,終於在第2天找到了一柳悅子的繼女芙紗子的屍體。當時芙紗
子早已淹死,情狀慘不忍睹。時尚書屋
其實,早在發現屍體前就有人懷疑芙紗子出事了。人們發現她不知什麼時候偷偷溜出
了旅館,並有人看見她曾四處租藉機帆船,然後就出海去了。從那以後,她再也沒有回來。時尚書屋
然而,這僅僅是海上遇難那麼簡單嗎?時尚書屋

就在此時,正好江川教授的死因也調查清楚了。古垣博士宣佈,江川是被一種從皮膚
滲入血管的可怕毒藥毒死的。時尚書屋
無論從哪方面看,芙紗子的死都不像是遇難事件那麼簡單。何況還有琉璃子提供的情
況。時尚書屋
雖然由於風向的緣故,沒人聽見芙紗子的叫聲,但琉璃子卻借助讀唇術這項特異功能
讀懂了她最後的喊聲。時尚書屋

殺、人、啦……救、命、礙…

看起來,當時一定有人潛在海中弄翻了帆船,又把她拽人水中。時尚書屋
芙紗子水性一向很好,即使船翻了也不會輕易被淹死。血且,如果看出船發生了事故
有危險,她一定會自己主動跳人海中。然而事實是,她一直死死抱住桅杆。這顯然是因為
認出來水中有人想害她性命——以上是熟悉芙紗子的人得出的一致結論。時尚書屋
可是,若說是兇殺案,那罪犯也太大膽妄為了!竟敢在光天化日、眾目睽睽之下公然
殺人!
一連串的怪異事件使來鏡浦避暑的遊客們驚恐到了極點。時尚書屋
各種毫無根據、捕風捉影的流言蜚語不脛而走,到處都閙哄叭地像炸開了鍋一樣。而
被這喧閙搞得焦頭爛額的正是等等力警部。時尚書屋
「金田一先生。」將海裡打撈上來的芙紗子的屍體送往鏡浦醫院解剖之後,等等力警
部滿臉困惑地來到旅館的屋頂天台上,與金田一耕助相對而坐。時尚書屋
許多遊客都因一連串的怪異事件而逃走了,現在坐在這屋頂天台上的,就只有金田一
耕助和等等力警部兩個人。時尚書屋
「這次恐怕還是與江川教授的案子有關呀!」
「看來是這樣。雖說這個避暑勝地到處都是來歷不明的遊客,可是能如此巧妙殺人的罪犯想來不會太多。」
「這麼看來,殺江川教授的罪犯也就是殺芙紗子的那個人嘍。」
金田一耕助想了一會兒才說,「嗯,基本上可以這麼說吧。」
「這麼看來……」警部更加困惑了,「星期六傍晚罪犯在帆船上商量殺害的那個人,也就是他們謀劃已久準備殺死的那個人就是芙紗子嘍。」
金田一耕助沒有立即回答,等等力警部試探地注視着他的側臉,“可是由於江川教授
的案子失敗了——因為現在已不能再偽裝成自然死亡,所以罪犯這次換了種手段,企圖通
過假裝淹死來達到目的對嗎?”
「但是您想,警部先生,」金田一耕助目光黯然地望着寂靜的海面,“罪犯、哦……
不,罪犯們為什麼要對付芙紗子這樣一個姑娘呢?芙紗子長得並不漂亮,而且聽說她身無
分文。無論從哪個角度看,似乎都夠不上被謀殺的條件呀。”
「是啊,我也想到了這點,可怎麼也弄不明白……」「警部先生……」「嗯?」警部
應了一聲,誰知金田一耕助卻沒接著說下去。時尚書屋
等等力警部奇怪地隨金田一耕助的目光望去,只見在距離天台約一百米遠的沙灘上,
加納辰哉的外甥都築正雄和他的女朋友久米恭子並排走着。兩個人肩並肩地邊走邊聊着什
麼,但看起來似乎不太高興。時尚書屋
看見金田一耕助正用一種異樣的眼神望着兩個人的身影,等等力警部有點納悶,「金田一先生,那兩個人是訂了婚的 p巴?」
「礙…有沒有訂婚我不知道,不過聽說加納先生是這麼希望的。啊呀……」「怎麼了?」
等等力警部再次循着金田一耕助的目光向沙灘上望去,剛纔和都築正雄肩並肩走着的
久米恭子突然一個人逃也似地朝這邊飛奔過來。她的臉上蒙着手絹,大概是在哭吧。時尚書屋
正雄高喊着追了二三米,也許是看出恭子沒有回頭的意思,最終放棄了,他停了下來,
靜靜地目送恭子的背影遠去。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