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鏡浦殺人事件》 第 2 頁


「聽剛纔的侍應生說,他好像和這兒的老闆娘一道乘機帆船出海去了呀!」“就是說嘛。這邊把人請了來,那邊自己卻和美麗的老闆娘乘船出遊,簡直是不像話……當然,我可不是吃什麼醋哦!
作者:待考 / 頁數:(2 / 17)

「聽剛纔的侍應生說,他好像和這兒的老闆娘一道乘機帆船出海去了呀!」

“就是說嘛。這邊把人請了來,那邊自己卻和美麗的老闆娘乘船出遊,簡直是不像
話……當然,我可不是吃什麼醋哦!
其實,加納是個一見女的就臉紅的人,所以我才想看看他和美女同船時會是一副什麼
模樣。”
「不過,聽說加納先生可是在國外待過很長時間的呀。」
「是埃」
「那怎麼還會怕見女孩子呢?」
“哈、哈……看起來在國外生活和害羞的性格完全是兩碼事埃雖說年紀不小了,可一
旦愛上某個女人,就會在她面前變得不知所措了。那樣子真是惹人疼愛,所以今天才能順
利地約老闆娘出去呀。嘿嘿,說不定是老闆娘主動約他的呢。”
「嗬嗬……這麼說來老闆娘還是單身一人嘍?」
畢竟牽涉到別人的私事,女學生的聲音一下子低了下來,但江川教授卻仍然無所顧忌。時尚書屋
“啊,她是寡婦。聽說是子爵……什麼一柳子爵的遺孀。時尚書屋
標準的『夕陽族』。戰後她從先夫那得到的遺產就只有這幢別墅了。聽說這兒原先是
一柳子爵家的別墅,後來才改造成J·膿館。剛開業不久,這個鏡浦就被大肆宣傳為一流
的避暑療養勝地,最終吸引了大批遊客趨之若鶩地從東京趕來。這—‘切聽說都是這位老
板娘的傑作。真是個厲害角色啊!”
「她長得漂亮嗎?」
「那當然,所以原本只是偶爾來逛逛的加納才會徹底紮根在此了呀!」
「那位老闆娘多大年紀了?」
「大概四十上下吧。女人的年齡可不大好猜,不過總超不過四十二三吧,沒準還不到四十呢。」
「她有孩子嗎?」
「有一個女兒,今年大概二十四五歲吧。」
「哎喲,要照您說的老闆娘『還不到四十』的話,那豈不是很年輕的時候就結婚了?」

「哪裡,那是繼女。老闆娘是一柳子爵的後妻,前妻生了個女孩。」
「聽說加納先生在國外一直是單身,那他們打算結婚嗎?」
“哎,其實加納從學校畢業時曾在內地結過一次婚。不幸的是,那次婚姻很失敗。他
妻子很讓人討厭,哎,世上竟有那樣的老婆。要說都是那女人不好,可加納卻一直背着惡
名。最後實在走投無路了,加納才從日本逃到了美國。到前年才回來,一晃已經三十幾年
過去了!”
「他是幹什麼的,聽說是教師您上高一時的同學?」
“是個工程師,搞電氣的。您別說,他還真是個天才!得了多項專利,錢也賺了不少。時尚書屋
只可惜,自從第1次婚姻失敗以後,他就成了個吉普賽人,總是漂泊不定。真希望他能在
這娶到一個稱心如意的妻子,好好安定下來!”
江川老教授的語氣中充滿了深切的友情,使得在一旁偷聽的金田一耕助心中也生出了
些許暖意。時尚書屋
金田一耕助從八月份起就一直住在這望海樓旅館,所以也知道剛纔談話中的這位加納
辰哉先生。兩人曾在餐廳、大堂等處交談過幾句。雖說他有點縮頭縮腦,但總的來說還是
個比較鎮靜、穩重的紳土。金田一耕助早就知道他在國外生活廠很久,也看出來他對這兒
的老闆娘一柳悅子有意思。時尚書屋
不過,像剛纔這樣聽人如此詳細地講述他的來歷還是頭·次。以前金田一耕助總是納
悶他為什麼老是垂頭喪氣、悶悶不樂的,現在這個謎終於被江川教授的一席話解開了——
看來是因為婚姻不幸的陰影至今仍籠罩在心頭揮之不去吧。時尚書屋
「那麼那位先生,加納先生的家人呢?」
大陽傘那邊又傳來了加藤女士的聲音。時尚書屋
「有一個外甥,是他妹妹留下的孤兒。回國後立即接到了自己身邊撫養,十分疼愛……咦?」江川教授的話音突然停住了。時尚書屋
「怎麼啦,老師?是不是看見加納先生的船了?」
「不是、不是,別急,您先別說話。」
一陣「嘩啦啦」好像快速翻紙的聲音過後,是一股令人壓抑的沉默。時尚書屋
突然,加藤高聲尖叫起來,聲音中帶著強烈的責備,“天哪老師,您不能這樣!不能!

怎麼可以隨便偷聽別人說話呢

第2章

黃色機帆船

偷聽別人說話?時尚書屋
想到自己現在的情形,金田一耕助着實嚇了一跳。不過似乎加藤指的是江川教授而不
是自己。時尚書屋
那麼,到底江川教授在偷聽誰說話呢?時尚書屋
金田一耕助迅速環顧四周。此刻在天台上的客人只有江川教授兩人、金田一耕助、還
有遠處的一對外國夫婦。因為,懂情趣的遊客這會兒都去進行晚餐前的沐浴了。時尚書屋
但奇怪的是,陽傘那邊還是不斷傳來這樣的聲音:「老師、老師,快停下,這是不道德的。偷聽別人說話多不好啊!」
金田一耕助彷彿被人刺到了痛處一般,臉稍稍紅了一下。時尚書屋
不過,良心的譴責最終還是為好奇心所戰勝。他從懷裡掏出一塊手絹,然後故意讓它
掉在一個十分恰當的位置。隨即,金田一耕助看了看四周——幸好沒人注意,然後趁俯身
去拾手絹的當口迅速瞟了一眼鄰座的陽傘裡面。時尚書屋
誰知這一看卻使他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竟然就這麼彎着腰,愣愣地盯着陽傘裡面。時尚書屋
只見江川教授左手拿着望遠鏡,仍在眺望海面;右手卻拿了一枝鉛筆,在紙上不停地
寫着什麼。從老教授臉上僵硬的表情來看,他見到的情景一定非同小可。時尚書屋
剛纔還在竭力勸阻老教授的加藤女士,這時也被教授的神情嚇壞了,戰戰兢兢地將目
光投向海上。時尚書屋
「老師,」加藤的聲音略帶嘶啞,「是哪艘船啊?」
「就是對面那艘黃色船帆的機帆船。不過,您不會明白的。 混蛋,以為沒人聽見就可以大放厥詞了……」江川教授惡狠狠地說。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