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鏡浦殺人事件》 第 3 頁


這時金田一耕助已經恢復了原來的姿勢,但心仍跳得厲害,全身冒着黏糊糊的冷汗。從剛纔教授說話的態度和內容中,金田一耕助發現了一些極不尋常的地方。難道江川教授會讀唇術?否則怎麼能
作者:待考 / 頁數:(3 / 17)

這時金田一耕助已經恢復了原來的姿勢,但心仍跳得厲害,全身冒着黏糊糊的冷汗。時尚書屋

從剛纔教授說話的態度和內容中,金田一耕助發現了一些極不尋常的地方。時尚書屋
難道江川教授會讀唇術?否則怎麼能通過望遠鏡裡偶然看到的人的唇部動作,就知道
了他(她)在說些什麼?時尚書屋
所謂讀唇術,就是通過觀察說話者嘴唇的開啟和舌頭的動作,來判斷對方說話的內容。時尚書屋
一些孩子天生、或會說話之前就喪失了聽覺,其發聲器官雖然健全卻不會說話,因而就像
啞巴一樣地長大。但是學習了讀唇術之後,不僅能夠聽懂對方說的話,還能漸漸通過模仿
唇部動作,自己開口說話。時尚書屋
「就是對面那艘……大放厥詞……」
從教授這句話來看,他像是看見了海上一艘機帆船、黃色的機帆船上有人在說著什麼
壞話,並將之一一讀了出來。江川教授這樣的人物如此神色凝重地注視着一件事物,那問
題一定很嚴重。時尚書屋
金田一耕助也將目光投向海面。水上至少有幾十艘帆船,其中黃色船帆的也不在少數。時尚書屋
因此,很難確定教授望遠鏡對準的是哪一艘。時尚書屋
「老師。」片刻之後,陽傘那邊又傳來了加藤有意壓低的聲音。時尚書屋
「到、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帆船轉向了,不過,談話好像也結束了。」
「是什麼人啊?」
「一男一女。」
「年輕人?」
「不,還不太清楚。兩人都戴着大大的潛水眼鏡,身上還裹着披風。」
連江川教授的聲音也變得沙啞而低沉。時尚書屋
「嗯,看來帆船打算返回岸邊了。走,咱們去瞧瞧到底是什麼人。」
「老師……」

「您怕了?」
江川教授反問道。他的聲音中有一種讓人不寒而慄的東西,連在隔壁偷聽的金田一耕
助也不禁感到背上涼颼颼地。時尚書屋
正當教授兩人準備起身時,迎面突然走來一個五十上下、光彩照人的身穿和服的婦女,
手裡端着一個銀盤,盤中並排擺着兩隻看來很清爽的杯子。時尚書屋
「啊呀,教授,」女人嗲聲嗲氣地說,「您這是要上哪去呀? 人家特地給您端來了冷飲呢……」
這個女人金田一耕助也認識。時尚書屋
她是望海樓旅館的老闆娘一柳悅子的小姑子,也就是一柳悅子的亡夫一柳子爵的妹妹
——一柳民子。曾嫁過一次人,後來不知是被人趕了出來還是自己要回來,反正就一直寄
宿在哥哥家中。直到二戰結束,家族沒落,現在又由能幹的嫂子一柳悅子照顧。時尚書屋
前面已經說過,一柳民子大約五十上下,卻是個身材苗條、狐媚嬌艷的女人。從一柳
民子的年齡來看,她哥哥一柳子爵一定比妻子悅子大了許多。時尚書屋
江川教授顯得有些迷惑不解,“啊,夫人是您……哦,對了,讓我來介紹一下吧。這
是我的助手加藤達子。加藤,這位是我剛纔提到的一柳子爵的妹妹——一柳民子女士,也
就是這家旅館老闆娘的小姑。”
於是兩位女士互相以女性特有的方式打了個招呼。時尚書屋
「教授,這可是我特地給您端來的,好歹賞臉喝幾口吧......」「哎呀,真是不巧得很,」江川教授皺起眉頭咂着嘴,顯得{a是焦急,「我突然想起有急事要辦,所以……不過很快就回來了。」
「有急事?」
「哪裡,是想去海邊找一艘黃色帆的機帆船。」
「哦,黃色機帆船,加納先生和悅子乘的倒是機帆船,不過帆是紅色的。」
「阿是嗎,加藤,我們走。」
「啊呀!教授,那我特地端來的飲料……」民子正打算緊跟江川教授而去,卻被金田
一耕助從旁叫住:「夫人,那杯飲料乾脆給我好了。正好我等的客人從對面過來了。」
聽到金田一耕助的聲音,江川教授和加藤女士都驚訝地收住了腳步。兩人好像都沒想
到隔壁還有人。時尚書屋
江川教授眼中閃過一絲怒意,隨即目不轉睛地盯着金田一耕助的一頭亂髮看了一會兒,
就催着加藤急急忙忙地從天台下去了。時尚書屋
第3章

早晨的餐廳

第2天是個大晴天,最適合過「海神節」。時尚書屋
昨晚與等等力警部談到深夜的金田一耕助直到九點才和這位警部先生一道出現在餐廳。時尚書屋
碰巧一群人正圍着老闆娘一柳悅子,熱熱閙閙地吃着早餐。加納辰哉、江川教授和加藤女
土亦在其中。時尚書屋
金田一耕助一眼掃去,剛發現一張空桌子,就聽見悅子喊道:「金田一先生,請來這邊坐吧。那位客人也一塊兒過來怎樣?」
金田一耕助遲疑片刻,但還是叫上等等力警部一起向悅子的桌子走去。時尚書屋
「金田一先生,讓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兒童心理學家江川教授,這位是教授的助手加藤達子女士。江川教授,這位就是鼎鼎大名的私家偵探——金田一耕助先生。」
聽到金田一耕助的名字,江川教授不由得睜大了眼睛。加藤女士也驚訝地從眼鏡後面
眯起眼睛,上下打量着這位頭髮蓬亂、身着白底藍花布衣和夏季短裙的身材矮孝一副窮酸
相的偵探先生。時尚書屋
金田一耕助靦腆地微笑着,「那麼讓我也給大家介紹一下吧。這位是警視廳調查一科的等等力警部,是來這度周末的。」
聽到「警部」二字,大家眼中不禁流露出戒備之色。金田一耕助不管這些,繼續說道:
「警部先生,這位就是這家『望海樓』旅館的老闆娘——一柳悅子女士,旁邊是她的女兒芙紗子小姐。」
得知坐在悅子旁邊的女孩竟是她女兒,等等力警部不由得稍稍皺了皺眉。時尚書屋
和像夏日陽光般燦爛美麗的悅子相比,她女兒芙紗子顯得弱不禁風但又過分老成,給
人以狐狸般的感覺。怎麼看都不像她這個年齡的女孩,反而像悅子的妹妹。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