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鏡浦殺人事件》 第 7 頁


勸着,「人家說,哭得太傷心會觸怒佛祖的。好了好了,別哭了。」「老闆娘您當然會這麼說啦。可我一想起日本沒有了江川,就覺得孤孤單單、好不寂寞啊!」「您的心情我能理解。可是,您這
作者:待考 / 頁數:(7 / 17)

勸着,「人家說,哭得太傷心會觸怒佛祖的。好了好了,別哭了。」

「老闆娘您當然會這麼說啦。可我一想起日本沒有了江川,就覺得孤孤單單、好不寂寞啊!」
「您的心情我能理解。可是,您這麼一哭倒像是在怪我似的,讓我心裡好難受埃」
「怪您?」加納像孩子似地睜大了眼睛,「怎麼會呢?」
「喏,是我把教授請來當今天『鏡浦小姐大賽』評委的,所以教授的心臟才犯病的不是嗎?」
「江川教授犯的是心臟病嗎?」坐在末席的都築正雄問道。時尚書屋
「嗯,當時會診的兩位醫生都這麼說。」
「『都這麼說』?」都築正雄懷疑地追問道。時尚書屋
「噢不,這個嘛……」悅子彷彿想起了天下最可笑的事情一般,輕輕笑了起來,「這兒還有一位與大家意見不同呢。」
「『意見不同』?」
「這位認為江川教授不是突發心臟病死的,而是被人殺死、被毒死的。」
「天哪!」久米恭子驚恐地睜大了眼睛,向周圍人望去。時尚書屋
「到底是誰、誰這麼說的?」正雄的聲音也變得沙啞而顫抖起來。時尚書屋
「就是這位加藤達子女士……正雄先生您認識她嗎?聽說她給江川教授當了很長時間的助手。」
「但是,為什麼加藤女士會認為……」
大家的目光同時投向加藤達子。時尚書屋
加藤達子依舊帶著那副深不可測的表情守在恩師靈前。自從江川教授倒下的那刻起,
這種表情就一直未曾變過。令人不解的是,她那方框眼鏡背後的目光中竟沒有絲毫的悲傷,
只有冷靜的憤怒。時尚書屋
在大家的注視下,加藤到底有些心虛了。“不,我只是這麼覺得。教授生前經常做健
康檢查,因為孫兒還小,所以一直十分注意自己的身體。而每次體檢下來,別的部分暫且
不說,心臟是絶對沒有問題的,教授還一直引以為榮呢。”
「但是,俗話不是說『黃泉路上無老少』麼?」悅子一心想證明江川教授是自然死亡
當然有她的道理。更何況醫生也說,是死於心臟麻痹……所以很自然地,大家對加藤說的

話也就多少帶有些諷刺的意味了。時尚書屋
「最主要的是,江川教授是怎麼被人毒死的呢?難道是食物裡面有問題?」正雄提出
了一個大家都想問的問題。時尚書屋
「不過,江川教授當時什麼也沒吃呀……」坐在下首的等等力警部開了口,「要說吃了什麼,那只有加藤帶來的熱水瓶裡的紅茶了……」「不對,教授發作是在喝紅茶之前,所以紅茶才灑了一地。」金田一耕助從旁加以糾正。時尚書屋
「難道加藤君還認為教授是被毒死的嗎?」等等力警部的語氣中已有些責問的味道了。時尚書屋
「這個……這些問題等明天古垣教授來了自有定論。」
「古垣教授?」
「T大學的古垣重人教授,被人稱為法醫界的最高權威。」
「古垣教授也會到這兒來麼?」金田一耕助的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時尚書屋
古垣教授曾多次幫助過金田一耕助,是他最為尊敬的學者之一。等等力警部當然也認
識。時尚書屋
「教授為什麼會來這兒呢?」
「哦,是我剛纔給江川老師家拍電報時順便請來的。」
頓時,大家都像被電擊了一般,震驚無比。時尚書屋
究竟加藤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啊?時尚書屋
第6章

讀唇術

江川教授的家屬和古垣教授趕到時,已是第2天、也就是星期天的上午十一點了。時尚書屋
東京到鏡浦要坐五個多小時的火車。因此即使趕最早一班車從東京出發,也要到這個
時候才能到達鏡浦。時尚書屋
所謂江川教授的家屬,其實也只有兩個人。昨晚守靈時加納辰哉所說的「共患難」指
的就是這個人。時尚書屋
江川教授和他妻子生有二男一女。老大是女兒,老二、老三都是兒子。但是,兩個兒
子都在戰爭中死去了。並且,兩人都還沒結婚,也就沒留下孫子。時尚書屋
長女晶子倒是結了婚還生了個女兒。可晶子的丈夫也在戰爭即將結束時應徵人伍,最
後死在廣島。更悲慘的是,教授的糟糠之妻也是在戰爭中死去的。因此戰後,晶子便帶著
女兒叫到了教授身邊。時尚書屋
於是,教授的家屬也就只有不幸的長女晶子和外孫女琉璃子了。琉璃子今年十三歲,
彷彿要給這不幸的家庭更添一層不幸似的,這個教授惟一的孫女生下來就又聾又啞。後來
證明,從某種意義上說,這件事與此次事件有着很大的關係。時尚書屋
至于兩位家屬見到教授遺體時的悲痛場面,就不在此詳細敘述了。總之就連金田一耕
助都眼圈通紅,不忍看下去了。時尚書屋
在檢查遺體之前,古垣教授先向兩位醫生詢問了診斷結果。一位是本鎮的開業醫生,
另一位是利用周末來此地旅遊的醫生。儘管兩人都差不多認定是死於心臟麻痹,但都被這
位著名法醫權威的到來而有點不知所措。雖然還不至于推翻自己最初的論斷,但卻預先找
好託詞說,說要等詳細的解剖結果出來再作判斷。時尚書屋
正如印在大學眼藥水商標上的肖像一樣,古垣教授那寬闊不凡的額頭裡,蘊藏着無數
有關犯罪的知識和閲歷。「那麼……」這位著名的法醫學者正用一種舒緩的語調詢問着加
藤女士,「加藤君,請您先告訴我,您為什麼認為教授是被人毒死的呢?畢竟已有兩位專家診斷是死於心臟病的呀。」
這裡是望海樓旅館中一個密閉的房間。應達子的要求,室內只有古垣教授、加藤達子、
金田一耕助和等等力警部四個人。時尚書屋
「好的。不過在解釋這點之前,我希望各位瞭解一下老師……先師的一項特殊才能、或者說技能。」加藤達子在做出這項重大發言時,神情變得鄭重而緊張。時尚書屋
“金田一先生和等等力警部先生剛纔也看到了,老師的孫女琉璃子小姐是天生的聾啞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