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鏡浦殺人事件》 第 8 頁


人。為了讓琉璃子接受教育,老師可謂費盡心思。首先必須教會她掌握語言。為此,老師自己先學習了所謂的『讀唇術』。”金田一耕助由於親眼見識了,所以還不怎麼驚訝。等等力警部可就不同
作者:待考 / 頁數:(8 / 17)

人。為了讓琉璃子接受教育,老師可謂費盡心思。首先必須教會她掌握語言。為此,老師

自己先學習了所謂的『讀唇術』。”
金田一耕助由於親眼見識了,所以還不怎麼驚訝。等等力警部可就不同了,甚至連與
江川教授交情頗深的古垣教授也似乎有些意外。時尚書屋
“古垣先生是知道的,已故江川老師一旦開始做某件事情,就會全身心地投入其中。時尚書屋
無論什麼事,都非要徹底弄個明白不可。更何況,讀唇術關係到自己孫女一生的命運,當
然更會加倍努力了。終於,江川教授成了任何一家聾啞學校的老師都望塵莫及的讀唇術大
師。而且,這件事只有極少數人知道,也就是琉璃子小姐、她母親晶子夫人和我而已。”
說到這,加藤吸了一口氣。時尚書屋
“現在,大家都已瞭解了上述情況,也就是江川老師會讀唇術這項特殊技能的事情。時尚書屋
接下來說說前天,也就是星期六黃昏時候發生的一件事。我們是四點左右到達鏡浦的,剛
好加納先生不在,說是和這兒的老闆娘一塊乘帆船出海了,於是我們就在屋頂天台上等加
納先生回來。期間老師一直在用望遠鏡搜尋海面的帆船。就在這時,老師意外地用讀唇術
聽到了一段十分可怕的對話。”
加藤女士打開手提包,掏出筆記本,又從筆記本裡取出幾張折好的紙。打開一看,原
來是印有這家旅館名字的信紙,上面畫着一些奇怪的橫線,看起來像速記符號。時尚書屋
“金田一先生當時就坐在隔壁,也許知道這件事。是這樣的,老師忽然想起有些事需
要給東京寫封信,於是就從旅館拿來了信紙,而後來那段可怕的對話也就記錄在這些信紙
上。”
古垣教授拿起信紙看了看,「這好像是速記符號,江川君還會速記埃」「是的。」
「那麼,這些怎麼讀呢?」

「後面有我加注的翻譯。」
古垣教授從底下抽出幾張寫有翻譯內容的紙,「原來加藤君也會速記啊?」
「是的,是江川老師教我的。」直到這時,加藤的聲音裡才透出幾許悲傷。時尚書屋
古垣教授掃了一眼翻譯的文字,就把眉梢一挑,「金田一先生,看來這事得歸您管了。」說完把信紙遞給了金田一耕助。時尚書屋
金田一耕助和等等力警部湊在一塊兒看了一眼,也不由得揚了揚眉。時尚書屋
紙張上記述着以下對話片斷[
……放心,這毒絶對沒人查得出來。時尚書屋
……什麼呀,這兒的醫生我還不知道嗎,最後肯定是診斷為心臟病突發了事。時尚書屋
……想不到您這麼膽校如今這世道,要是您以為那樣就能抓住幸運的話,可就大錯特
錯了。看看拿破崙,殺了幾萬人卻越是被人當做英雄來崇拜。時尚書屋
金田一耕助當時覺得這段台詞很耳熟,後來才想起是
第7章

可怕的皮球

風扇呼呼轉着,吹着室內的空氣。習習涼風不斷從一搧開着的窗戶吹進來。儘管如此,
金田一耕助還是感到皮膚黏黏地微微冒汗。時尚書屋
等等力警部撇着嘴,含糊不清地嘟噥着,「看起來,這段話只是一個人說的。這當然是因為另外那個人的嘴唇看不見的緣故嘍。」等等力警部不知為何似乎有些半信半疑。時尚書屋
「啊,由於兩個人是面對面說話的,所以看得見一方自然也就看不見另一方了……而且,當記到這兒的時候,江川老帥說帆船突然轉向,於是兩個人的嘴唇都看不見了。」
「哦,您的意思是說話者當時是在帆船上?」古垣教授也吃了一驚。時尚書屋
「是的,教授,老師說是一艘黃色船帆的機帆船。後來帆船似乎要返航了,於是老師和我兩個人就打算前去看個究竟,可那艘帆船……」「找到了?那艘帆船?」金田一耕助
向前挪了挪身子。時尚書屋
“沒有。我們正要離開屋頂天台時,給民子夫人叫住了。時尚書屋
就在這磨蹭的當口,失去了那艘帆船的目標……而且,我們剛到岸邊就遇到了加納先
生和這兒的老闆娘,於是就這麼回到了旅館。”
「那麼,在帆船上說話的究竟是什麼樣的兩個人呢?」
「老師說是一男一女,但是都戴着大大的潛水鏡,身上又裹着披風,所以連是老是少都不知道。不過——」加藤突然有些猶豫,但還是接著說下去了,「雖然在這件事上不能亂憑想像,但我想老師很可能認識那個說這段可怕的話的人。」
「您、您的意思是……」
“呃,我的意思是說,既然連嘴唇的動作都能看清,那麼老師一定已將這名男子的長
相看得十分清楚。而且,雖說老師會讀唇術,但也絶不會隨便偷聽別人講話,在那種情況
下當然知道應該把臉轉開。所以,老師當時一定是對那人的模樣十分熟悉,才會對他說話
的內容感興趣,並運用讀唇術記下了這段可怕的對話……”「熟悉的模樣,那會是誰呢?」
「這我也不知道,只是有這種感覺罷了。不過我想,老師一定對這段對話十分重視,所以才會硬將金田一先生和等等力警部請到那個選美大賽上去的。」
這點金田一耕助和等等力警部也表示贊同。江川教授昨天早晨的盛情邀請確實好像別
有用意。時尚書屋
「可是,加藤女土,無論罪犯是一開始就盯上江川教授,還是原本另有目標卻臨時改變計劃向江川教授下手的,他究竟確實什麼也沒吃呀?」等等力警部感覺有些納悶地問道。時尚書屋
「古垣先生。」
加藤悲愴地叫了一聲,淚水頓時也好像滂沱大雨一樣紛紛下落。時尚書屋
“這就是我後悔的原因了。因為聽到了『毒』這個詞,所以老師和我都只顧注意人口
的東西。我對老師說,周圍那麼混亂,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被連累上,所以絶對不要碰任
何人給的東西……因此,我才向旅館借了熱水瓶,涼好了紅茶帶去。時尚書屋

可是沒想到……”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