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鏡浦殺人事件》 第 9 頁


「沒想到……」「罪犯用的毒不是從口人的。古垣教授,有沒有什麼毒是可以通過皮膚致人于死地的?」「力0藤君!」古垣教授的語調也嚴肅起來,「難道您發現了這類跡象?」「是的。」
作者:待考 / 頁數:(9 / 17)

「沒想到……」

「罪犯用的毒不是從口人的。古垣教授,有沒有什麼毒是可以通過皮膚致人于死地的?」
「力0藤君!」古垣教授的語調也嚴肅起來,「難道您發現了這類跡象?」
「是的。」加藤達子緊張地看了看周圍,就從提包中取出了一個防水的手提袋。然後
又從包裡取出一個夾蛋糕用的金屬鉗。時尚書屋
「這是我剛從餐廳借來的。」加藤一邊說著一邊打開手提袋的封口,然後用蛋糕鉗小
心翼翼地從裡面夾出的——不正是那個有點髒的橡皮球嗎?時尚書屋
「啊,是這個皮球……」等等力警部打算伸手去拿那個被扔在桌上的皮球。時尚書屋
「別、警部,別碰它!」加藤用金屬鉗重重地敲了一下警郎的手,「對不起,警部先生,但是千萬不能隨便碰這個皮球,,您看,像這樣……」加藤用蛋糕鉗的一端捅了捅,
皮球就在桌上咕嚕嚕地滾1·起來,半天才停下。可是無論怎麼捅,皮球總是以同一個角
度停下。時尚書屋
「瞧,和不倒翁的原理一樣,這個皮球有一塊重一些。而且如果從上往下摁的話……」
加藤女士用鉗子從皮球上面使勁往下一按,裡面慢慢露出一根鋒利的針尖。時尚書屋
金田一耕助自不必說,古垣博土和等等力警部也手心冒汗,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時尚書屋
「想必金田一先生和等等力警部都還記得吧,江川老師曾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坐在了這個皮球上。」
說完這些,加藤就像完成了一項重大任務似的,把蛋糕鉗一扔,用手絹摀住眼睛啜泣
起來,哭得失魂落魄。時尚書屋
古垣教授又用鉗子按了按皮球,然後將放大鏡對準露出來的針尖仔細觀察,臉上明顯
現出驚訝的神色。時尚書屋
那個皮球中似乎盛滿了黑色焦油之類的東西,因為針每次冒出來時都全身烏黑。時尚書屋
「加藤女士,您是從哪把這個皮球找來的?」金田一耕助一邊用眼角餘光觀察着古垣
教授的臉色,一邊問道。時尚書屋

“從那個帳篷裡面……如果沒有江川老師使用讀唇術這回事,我大概也會誤以為是心
臟麻痹。但是,既然之前已有了這件事,就總覺得教授不是自然死亡。於是,當大家的注
意力都集中到老師的身上時,為了保險起見我就把這個皮球拾起來收好了。”
在這位機智的女性面前,金田一耕助和等等力警部不禁大為慚愧。就算不知道有讀唇
術這回事,也應該有所察覺的……「可是加藤女士,罪犯為什麼會找上江川教授呢?」
「這是因為——」剛說了開頭,加藤就閉口不言了。金田一耕助見狀忙好言相勸:
「加藤女士,如果您發現了什麼請儘管直說。至於是刈灶錯,警部先生自會調查清楚。」
「好吧。」加藤停了停,又接著說道:
「說出來只怕會傷害到某人,我想罪犯、不、罪犯們一‘定是覺察到了自己的計劃已為老師所知,所以搶先下了手……」「原來如此。可是罪犯們是怎麼覺察到這點的呢?」
「這個嘛……」加藤又支支吾吾起來。時尚書屋
「我想是罪犯的同夥看見了老師用望遠鏡觀察罪犯的帆船,並且發現老師一邊用望遠鏡觀望着,一邊還記着什麼,所以....●.」加藤所指的,很明顯就是一柳民子了。時尚書屋
而且,勸江川教授坐到那張放有皮球的躺椅上的,也是民子。時尚書屋
「但是,江川教授的這項特殊技能只有極少數人才知道的呀……」“是的,我相信是
這樣的。不過,也許老師曾向加納先生說起過這件事,再從加納先生口中傳到老闆娘的耳
朵裡……”然後,再從老闆娘的口中傳到一柳民子的耳朵裡?這麼說來,江川教授從望遠
鏡中看到的一男一女就是與民子十分親近的人了。、此刻,金田一耕助眼前隱約浮現出那
個瘦削、老成、像狐狸一樣的——悅子的繼女芙紗子。另一個就是那個貓一樣的岡田豐彥。時尚書屋
原來是這樣,這兩人的確有可能與民子串通一氣,而且兩人昨天都去了那個帳篷。時尚書屋
金田一耕助再次拿起加藤翻譯的那幾張紙。時尚書屋
很明顯,這是一個男的在挑唆女的殺人。而且在說這些話時,尚未把江川教授定為犧
牲的目標。時尚書屋
那麼,罪犯最初打算加害的又會是誰呢?這個曾被窮凶極惡的罪犯盯上的、不也許現
在仍被盯着的犧牲品到底是誰呢?時尚書屋
金田一耕助此時腦海中清楚地浮現中那位美麗燦爛的老闆娘——一柳悅子。時尚書屋
如果一柳悅子死了,她的財產將由繼女芙紗子繼承。這麼一來,作為芙紗子親人的嬸
嬸一柳民子說不定也將擺脫現在這種近似於女傭頭頭的屈辱身份。時尚書屋
聽說民子從前也有過一筆相當可觀的財產。但是,由於缺乏悅子那樣的機智和才幹,
終於被戰後劇烈的通貨膨脹一點點耗去,現在反落得要年齡比自己小的嫂子照顧,自然時
常感到不滿。這一點金田一耕助在過去二十幾天中早就看出來了。時尚書屋
然而,金田一耕助狠狠地左右搖晃着腦袋,要把這種胡思亂想拋開。時尚書屋
一柳民子是否知道江川教授會讀唇術還是個問題;即使知道,認為她已經明白教授用
這種技能讀懂了罪犯們的計劃也還為時尚早。而且,假定她也是共犯之一,那她為什麼沒
把皮球這麼重要的證據銷毀呢?時尚書屋
「無論怎樣……」好半天金田一耕助才小聲地提出,「讀唇術這件事暫時不要公開,無論罪犯是否已經發現了這點……」
第8章

慘案

經過古垣博士對屍體的詳細檢查,江川教授被人毒死的可能性更大了。因而決定,將
江川的遺體運往鏡浦醫院解剖,並由古垣博士主刀。消息傳出,別說望海樓旅館,整個鏡
浦都為之震動。尤其是,雖然沒有透露毒藥的名稱,但卻用了「特殊方法」一詞,更引起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