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董事夫人被害事件》(日)山村美紗 第 1 頁


董事夫人被害事件一昭和某年8月19日,九州發生了一起殺人案件。 這年夏天特別熱。夜裡11點過後,微弱的陣陣涼風吹起,容易熬過酷暑的一天。 Q制鋼廠的年輕董事遠山
作者:山村美紗 / 頁數:(1 / 8)

董事夫人被害事件

昭和某年8月19日,九州發生了一起殺人案件。

這年夏天特別熱。夜裡11點過後,微弱的陣陣涼風吹起,容易熬過酷暑的一天。
Q制鋼廠的年輕董事遠山榮造,今夜又因赴宴回家很晚。
舊式的橫樑木門已經關閉,附近一帶萬籟俱寂,夜闌人靜。按照晚歸的習慣,他轉到後門。
榮造一邊用手揮趕糾纏不休的大群蚊子,一邊打開木門走進院內。他感到蹊蹺,不由得心裡「哎呀」一聲:廊檐下的木板套窗開了五六釐米的縫隙,微弱的光亮從那裡射進院庭。
榮造小聲呼喚妻子的名字:「喂——年子!」
然而沒聽到妻子的回答。倏地,榮造的心頭襲來一陣不安。他忙手忙腳地脫下鞋,拉開套窗,跳過充當寢室的中間屋子。
妻子躺在蚊帳裡,在長明燈的輝映下,臉色顯得格外蒼白。
「喂,我回來了!」
他想從蚊帳外面伸手把她搖醒,可是觸到了一個硬東西,他不禁一驚。
是切生魚片的菜刀刺進了她的左胸,鮮血滲到睡衣外面。
鄰屋敞着隔扇的蚊帳內,母親綉伊和他那剛滿5歲的大女兒麻子,發出均勻的鼾聲,呼呼地睡得正甜。發生了這樣的事件也沒把她倆驚醒。
不大工夫,救護車到了。被害人已經氣絶,救護隊員拒絶送往醫院,相反作為橫死事件,要求警察前來現場。榮造因是頭一個發現的人,便介紹了他發現時現場的情景。
經初步調查,警察認為榮造的陳述屬實。嚴密的搜查開始了。因為東西沒被偷走,所以怨恨和痴情的說法占了上風。列入嫌疑名單內的十幾個人之中,有一個人的名字始終不能從名單上抹掉。時尚書屋
此人就是當天下午來安電扇插座的近鄰電工飯島貢當時25歲。本人始終堅持無罪,說當晚在自己家裡獨自修理收音機。但,沒有人證明。
另外,他深夜入浴時洗了的褲子,翌晨還在室內晾着,這一點也叫人生疑。而且他熟悉遠山家的房間陳設,家屬成員,很喜歡被害人,經常黏黏糊糊,纏在身邊。所以他被認為是作案人的可能性極大。
對飯島貢住宅進行了搜查,發現他的襯衣的胸部有小豆粒那麼大的一塊血跡。飯島說是自己的血,但經法醫學的權威大野學教授的鑒定,和被害人的血型相同。僅此證據,他便被公開審訊了。

第1審,認為證據不充分,宣告無罪。但是,檢察官起訴,高等法院進行了第2審,判他有期徒刑15年。
飯島貢向最高法院上訴,被駁回,維持二審原判,被迫服刑了。

年富力強的律師笛木,從20年前殺人案件公審記錄的副本上移開目光,略現倦意,點燃了一支菸。
抬頭望窗外,那熟諳的高樓大廈漸漸地隱退到幕落裡。
他對20年前的這起案件發生興趣,是兩天前的事。
那天,笛木到事務所上班。事務員送上茶。他剛呷一口,一個男人闖了進來。
「您有什麼事告訴我,我向先生轉達,請不要……」
年輕的事務員那樣說著便去攔他,可是沒攔住。
「不,我不是來請求辯護的。我一定要親自見一見先生!」
說著便不顧一切地蹬、蹬、蹬地跑了進來。來人體格健壯,紅臉膛。
他硬闖過傳達室,來到笛木面前。高大的軀體像沒處擱似的,惶恐不安地說:
「實在對不起。您很忙,打攪您。我那時蒙您多方關照……」
他臉上沁出汗珠,頻頻點頭施禮。笛木看看來人,想起來了。從前此人曾因行騙被捕,笛木作為官方指定的律師曾經奉陪過。他的名字叫岩本修,沒錯。時尚書屋
那時就沒覺得他可惡。他說話帶大阪口音,臉上總掛着孩子氣,行騙的內容也不像個大人。
「又犯事了嗎?或者……」
「不,真有趣……」
岩本言談囁嚅,端端正正地站着。笛木讓他坐下,給事務員使了個眼色,叫他退到屋外。岩本這才小聲說,似乎怕旁人聽去:
「先生,20年前,榮造董事夫人被殺一案,您還記得吧?」
笛木想了片刻,說:
「噢,犯人就是近鄰的電工,判了15年徒刑。早該出獄了。怎麼?」
「那個、那個……如果找到了真正的犯人。能怎麼樣呢?」
「真正的犯人?」
「先生,殺人案的時效法律追究責任的有效時間是15年哪。那麼是從殺了人之日計算15年呢,還是從多方調查結束宣判之後計算15年?」
「但是時效也有兩種:即處刑的時效和公訴的時效,這是個複雜的問題。你不把詳情告訴我,我是無法斷言的。一句話,過了20年,大概時效都已經過了。你說另有真正的犯人,這倒叫我不敢置若罔聞!」笛木律師說著說著,自然地加強了語氣。時尚書屋
「你,認識真正的犯人嗎?誰是真正的犯人?莫非是你……」
「您真會開玩笑,俺為什麼要殺人呢?先生。」岩本用力地搖頭否認,然後繼續說:「此前不久,在拘留所時認識了一個人。不過,僅僅是認識,還不到知心的程度。有一天,就一件拘留的事和關於時效問題扯了起來。時尚書屋
末了,他悄悄對我說,『所說的殺人的時效確實定為15年吶』。他對我吐露了真情,『實際上,人是我殺的……』」
「你是說他就是殺害董事夫人的真正犯人?」
「俺出了拘留所一年多了。前幾天那小子找上門來,一本正經地說,『無罪而被迫蹲監獄的人真可憐。我多次想自首,但又害怕。我既有前科,又有餘罪,要是自首,準判死刑。時尚書屋
因此終於沒去自首。如果時效過了,一定去自首。最近大概上年紀了,想起往事,夜不成眠。希望您關照一下。時尚書屋
』我定神一看,他遠遠不是過去那副神態,驟然消瘦,非常憔悴!」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