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董事夫人被害事件》(日)山村美紗 第 5 頁


報道在說了上述同情飯島的事實後繼續寫道: 「最近,大皈的林進一氏40歲主動投案稱:『該案的真犯人就是我。』據該氏說:起初,無罪的飯島被投入監獄,他得以大搖大擺地招搖過市,真是欣
作者:山村美紗 / 頁數:(5 / 8)

報道在說了上述同情飯島的事實後繼續寫道:

「最近,大皈的林進一氏40歲主動投案稱:『該案的真犯人就是我。』據該氏說:起初,無罪的飯島被投入監獄,他得以大搖大擺地招搖過市,真是欣喜若狂。然而隨着歲月的流逝,念其家眷的苦痛,難忍良心的折磨,在朋友的護送下到東京新宿警察署自首。林進一氏被帶到本署,受到了審訊。時尚書屋
但是據估計,即使判明是真犯人,由於時效成立,也不會被起訴。」
——其他報紙也都報道了大同小異的內容。
被他人搶了頭功,笛木極為不快。
被那兩個人捉弄了,被他們用做了查清時效的工具,可是竟然專程跑到九州來!
他覺得不能忽視無罪服刑之苦,受正義感的驅使,他才染指此案。他想:研究假案,可以使律師弄出點名堂來,因而表現得熱情洋溢。
他指示臨時僱用的律師和女事務員,在百忙中抽出時間蒐集公審記錄和當時的報道,還親自調查,已經作了大量記錄。
但是,不通過自己就搶先發表,好端端的一件事竟被報道機關給弄糟了。身為律師,真是無地自容。
「這個案件應就此罷手,在旅館裡蒐集的檔案全都廢掉!」他憤憤然,東京的岩本打來了電話。
「先生!看到報紙了嗎?」
笛木對岩本那明顯的毫不在意的語調特別生氣。
「什麼看沒看的!為什麼不與我商量就那麼幹?能利用我和利用我,在方便的時候願怎麼做就怎麼做,豈有此理!」
他對電話筒大發雷霆。
「不是,不是那麼回事。本想和先生商量後,如有可能,請先生陪同去自首。可是掛了兩三次電話,說您出差。如果不快去自首,也許林也會變卦的。時尚書屋
所以等先生回來後再去正式自首,只不過暫且向警察說了說。」
岩本悠然自得地回答。
「混話!自首還有什麼正式和非正式的?事實上,天下都知道了!」

「啊,對不起。您不知道,我也為難哪。報社的人來了,電視台的人也來了。沒法子,非讓我參加今夜11時『深夜演播室』的的演出不可,題目是《話題的焦點》。時尚書屋
我是第1次上電視,心裡撲通直跳哪。」
你以為他是滿心羞愧地道歉吧?可是又漫不經心地叫你上賊船。笛木也覺得對這種人發脾氣太無聊。
他無心觀察「深夜演播室」的電視節目。但又放心不下,便坐在床上欣賞起電視裡的半裸體舞。這時場面忽然一變,成了《話題的焦點》。
隨着一對男女司儀輕盈有趣的主持詞,映出影片特寫:案件的當事人來演播室漫談。
把刑事訴訟法錯說成刑法,把時效的中斷說成終止。還常出現一些法律專家認為滑稽可笑的錯誤。不過對於案情的介紹一般人都能明白。
「那麼現在就請自稱真犯人的林進一出場吧。」
演播員的聲音和模仿鋼管樂的小號齊發。出場男人的後面,緊跟着的是岩本修。
兩個演播員交替詢問。林低着頭,慢吞吞地回答。
「啊,介紹晚了。這位是陪同林先生自首的,請問尊姓大名,和林先生是什麼關係?」
演播員伸過去麥克風。岩本喜形于色,圓臉上皺紋纍纍。
「我叫岩本修。和這位是朋友。說老實話,原想請律師笛木先生陪同自首,可……」
剛剛在電話裡被暴跳如雷地訓斥了一頓,現在又搖尾巴,先生長,先生短的。
像這樣的狗雜種,真叫人啼笑皆非。
終於看得入迷了。紗面女郎取下乳罩,漸漸隱去,推出字幕,節目結束了。他沒有得到任何新材料。
剛要睡覺,電話鈴響了,是看過方纔的電視的報社記者打來的。大概又是那個岩本告訴他我住在這個旅館的。
因為出現了律師的名字,所以馬上打來了電話。
「你支持那個人的背景是什麼?」「我是好奇,請問審理殺人犯的法律時效是多少年」等等,簡直是翻一下《六法全書》就會明白的普通常識,卻被沒完沒了地糾纏了好長時間。他內心也不是沒有反感,然而對方是報社的人,所以只好以禮相待。
剛剛放下聽筒,別的報社又來電話。平素自命堅韌不拔的笛木,電話應接不暇,被搞得精疲力盡。
他第2天返回東京的事務所,周刊雜誌的記者、廣播電台的採訪班子蜂擁而至。一周時間沒處理法律事務所的工作,倒被「真犯人事件」閙得頭昏腦脹。
真犯人事件使他靜靜地思索,奪走了寶貴的法律工作時間,頗令笛木怏怏不快。
但是應記者採訪所說出的事實,無論哪家報紙大體上都忠實地刊載了,這倒令他高興。
當記者們詢問他的感想時,笛木說:
「時效的事不成問題。真犯人,應該自首。因為這是重大問題,所以我想親自慎重地調查之後,妥善運籌。我已告訴要在查明之前等一下,可偏偏在去大分進行此案調查的期間發生了此事,真叫人為難。時尚書屋
據我調查證實,林氏供出的二三事,非真犯人是不知道的。因此,現在可以認為林氏也許就是真犯人。假如是真的,林氏算做出了有勇氣的行動,對無罪而服刑的飯島來說,也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
他談了上述的感想。
電視台屢次邀請他出演,他卻一律拒絶。
拒絶的事也被報紙和電視台報道出來了。這與他迄今的發言相輝映,有很多人對笛木律師的謙虛人品抱有好感。
令人意外的是,從那以後,委託他辯護和前來商談法律事宜的人突然猛增,件數超過平常的10倍。
笛木再一次為早已領教過的大規模的宣傳威力驚愕不已。
說起大規模宣傳的威力,岩本也信服,因為這使他一躍成為名人了。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