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董事夫人被害事件》(日)山村美紗 第 8 頁


在鄰室,母親和不滿5歲的長女呼呼地睡得正香。 自己幹了的事就不用說了,連第1次事件也全然沒察覺的母親,對警察的盤問也只是抽抽搭搭翻來覆去地說:「我睡着了,什麼也不知道,很抱歉。
作者:山村美紗 / 頁數:(8 / 8)

在鄰室,母親和不滿5歲的長女呼呼地睡得正香。

自己幹了的事就不用說了,連第1次事件也全然沒察覺的母親,對警察的盤問也只是抽抽搭搭翻來覆去地說:「我睡着了,什麼也不知道,很抱歉。」
遠山很不喜歡年子。她是由專務董事一手包辦強嫁給遠山的。那時遠山和一個愛情不專一的女人熱戀上了。遠山麻疹出的晚,痕跡很重。時尚書屋
從學生時期起就為入公司、陞遷、步居人上的道路而忙碌,以致參加工作時,對女人的吸引力是不足的。
正當他為尋求與妻子訣別辦法而大傷腦筋之際,發生了那起案件。
可是,事件後才知道那個女人既有孩子,又有丈夫。從此,他對女人的熱情便驟然減退了。
女兒麻子那時不過5歲。夜又那麼深,她不知道是理所當的。然而母親是上年紀的人,也那麼覺重麼?在眼皮底下兩次發生行兇事件卻一無所知,所以……於是,她終於帶著一無所知到黃泉去了……

遠山把注視佛龕靈牌的視線,又撤回到報紙上。用被害人的丈夫姿態繼續讀有關自稱真犯人的報道。
假如此刻佛龕的靈牌張嘴講話,遠山定會受驚。
因為遠山的母親才是真正的知情者:
——我壓根兒就討厭兒媳年子。不知是不對脾氣呢,還是打心眼裡討厭呢,要是和她在一起待一天,心裡就悶得沒法。
然而,鄰近的一個名叫飯島的電工總是跟在兒媳的身後轉悠。那天又是中午,他來家裡做電工活的時候,向兒媳說:「晚上去!」我聽得清清楚楚。
所以,我事先打開了套窗。
我當時心裡合計,當他爬進兒媳的蚊帳裡時,就抓住他,大聲喊叫:「通姦!」逼她離婚。
無可輓回了,哎,無法彌補啦!你回來之前兒媳就呼救,我卻裝作沒聽見。
我早就知道你也不喜歡媳婦。那天早晨又和你吵架,說是在扭打的時候胳膊扭壞了。我才樂呢,活該!對啦,以往都是向右側身睡覺,而惟有那天,為把痛疼的胳膊放在上面,才向左側身睡的。
你干的事我也知道。
知道事件全貌的就只有我一個人呵——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