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假戲成真 第 1 頁


·ododo.cn製作發佈·尊重作者、尊重知識、與讀書愛好者一起分享·歡迎光臨哆哆網絡 www.ododo.cn·歡迎光臨哆哆網絡懸疑恐怖版,分享好書!
作者:阿加莎·克里斯蒂 / 頁數:(1 / 52)



·ododo.cn製作發佈

·尊重作者、尊重知識、與讀書愛好者一起分享
·歡迎光臨哆哆網絡 www.ododo.cn
·歡迎光臨哆哆網絡懸疑恐怖版,分享好書!

第01節第02節第03節第04節
第05節第06節第07節第08節
第09節第10節第11節第12節
第13節第14節第15節第16節
第17節第18節第19節第20節
1
接聽電話的是波洛的能幹秘書李蒙小姐。時尚書屋
她把速記簿擺到一邊去,拎起話筒,平淡的說,「屈拉法加8137。」
赫邱裡·波洛躺回直立的椅背上,閉起雙眼。他的手指在桌緣上輕敲着,腦子裡繼
續構思着原先正在口述的信文的優美段落。時尚書屋
李蒙小姐手掩話筒,低聲問說:「你要不要接聽德文郡納瑟坎伯打來的叫人電話?」
波洛皺起眉頭。這個地名對他毫無意義。時尚書屋
「打電話的人叫什麼名字?」他謹慎地問。時尚書屋
李蒙小姐對著話筒講話。時尚書屋
「空襲?」她懷疑地問說。「噢,是的——再說一遍姓什麼?」
她再度轉向赫邱裡·波洛。「艾爾瑞德妮·奧立佛太太。」「艾爾瑞德妮」與
「空襲」音近似

赫邱裡·波洛雙眉豎起。一項記憶在心中興起:一頭被風吹散的灰髮……老鷹一般

的輪廓……

他站起來,接過李蒙小姐手中的話筒。時尚書屋
「我是赫邱裡·波洛。」他浮誇的宣稱。時尚書屋
「是赫邱裡·波洛先生本人嗎?」電話接線生用懷疑的話聲問說。時尚書屋
波洛向她保證是他本人沒錯。時尚書屋
「波洛先生接通了。」接線生的聲音說。時尚書屋

她纖細的口音被壯麗的女低音所取代,波洛急忙把聽筒移離耳朵一些。時尚書屋
「波洛先生,真的是你嗎?」奧立佛太太問說。時尚書屋
「是我本人,太太。」
「我是奧立佛,我不知道你記不記得我……」
「我當然記得你,太太。誰能忘得了你?」
「呃,有時候是有人不記得,」奧立佛太太說。“事實上,經常如此。我不認為我
有非常獨特的個性。或者也許是因為我經常換髮型。不過這些都是題外話。我希望,我
沒在你非常忙的時候打擾你吧?”
「沒有,沒有,你一點都沒擾亂到我。」
「哎呀——我確信我並不想擾亂你的心思。事實上是,我需要你。」
「需要我?」
「是的,馬上。你能不能搭飛機來?」
「我從不搭飛機,飛機令我噁心。」
“我也是。無論如何,我想飛機並不比火車快,因為我想這附近唯一的機場是幾里
路外的艾塞特機場。所以,搭火車來吧,十二點從派丁敦開往納瑟坎伯。你可以趕上這
一班。你有四十五分鐘的時間,如果我的表準確的話——儘管它通常都不准。”
「可是,你人在什麼地方,太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納瑟坎伯,『納瑟屋』。會有一部轎車或是計程車在納瑟坎伯車站等你。」
「可是,你為什麼要我?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波洛瘋狂似的重複問道。時尚書屋
「電話機都裝在這麼不方便的地方。」奧立佛太太說,“這部電話是在大廳裡……
人來人往的談話聲……害得我聽不太清楚。不過我期待你來,大家都會感到非常緊張刺
激,再見。”
對方的話筒猛然嚓的一聲掛斷。電話綫傳來輕柔的嗡嗡聲。時尚書屋
波洛困惑而不知所措地放回聽筒,低聲嘀咕着什麼。李蒙小姐漠不關心地拿着筆,
正襟危坐。她以低悶的聲音複述着口述的信件在被打斷之前的最後一句。時尚書屋
「……容我向你保證,我親愛的先生,你所提出的假定……」
波洛揮手打斷她的複述。時尚書屋
「是奧立佛太太打來的,」他說。「艾爾瑞德妮·奧立佛,偵探小說家。你可能讀過……」他停了下來,想起李蒙小姐只讀一些進修方面的書籍,對於犯罪小說這一類無
聊的書籍不屑一顧。「她要我今天到德文郡去,立刻過去,」——他瞄着時鐘——「在三十五分鐘之內。」
李蒙小姐不依為然地揚起雙眉。時尚書屋
「那會有點倉促,」她說,「為什麼?」
「你問得好!她並沒有告訴我。」
「真是非常奇特,為什麼沒告訴你?」
「因為,」赫邱裡·波洛若有所思地說,「她怕被別人偷聽到。不錯,這一點她表示地相當清楚。」
「呃,真是的,」李蒙為她的僱主打抱不平地說,“人們期望的一些事。妄想要你
這樣沒頭沒腦的匆匆上路!一個象你這麼重要的人物。我總是注意到這些藝術家和作家
都非常不平衡——沒有均衡感。要不要我打電話去郵局發一封電報:‘遺憾無法離開倫
敦’?”
她的手伸向電話機。波洛的話止住了她的動作。時尚書屋
「不!」他說。「恰恰相反。請立刻叫一部計程車來。」他提高聲音。時尚書屋
「喬治!收拾一點洗漱用具裝進我的小手提箱。快,趕快,我要趕火車。」
高速駛完全程兩百一十二里中一百八十多里的火車,輕緩而歉然地駛完最後三十里
路,進入納瑟坎伯車站。只有一個人下車,那就是赫邱裡·波洛。他小心地越過車廂台
階和月台之間的大間隙,朝四周望望。一個搬夫在火車遠遠的一頭一個行李車廂裡忙着。時尚書屋
波洛拎起手提箱,沿著月台往回走向出口。他繳回票根,從售票室走出去。時尚書屋
一部大轎車停在外面,穿著制服的司機走向前來。時尚書屋
「赫邱裡·波洛先生?」他恭敬地詢問。時尚書屋
他接過波洛的手提箱,打開車門。他們驅車離開車站,越過鐵道橋,轉入兩旁都是
高樹籬的鄉間小路。隨即右側的樹籬消失,露出一條很美的河流,以及遠處蒙着一層藍
氳的山丘。司機把車子挨近樹籬,停了下來。時尚書屋
「舵河,先生,」他說,「遠處是達特木丘陵地。」
顯然必要讚美一番。波洛發出必要的話聲,喃喃地說了幾聲「壯麗!」實際上,自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