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假戲成真 第 11 頁


“你怎麼會知道?就這一方面來說是個傷心的故事。她的家人在西印度群島有產業、糖產。在一次地震之後,那裡的房子被燒燬了,而她的父母兄弟姐妹全都喪生了。海蒂自己當時在巴黎一家女修
作者:阿加莎·克里斯蒂 / 頁數:(11 / 52)

“你怎麼會知道?就這一方面來說是個傷心的故事。她的家人在西印度群島有產業、

糖產。在一次地震之後,那裡的房子被燒燬了,而她的父母兄弟姐妹全都喪生了。海蒂
自己當時在巴黎一家女修道院,因此而突然毫無近親的被留在世上。她家的遺囑執行人
認為海蒂在海外度過了一段時期之後應該找個人陪伴她、引導她步入社會。我接受了照
顧她的責任。”福里亞特太太帶著冷淡的微笑接着又說:“我必要時能把自己打扮得清
清爽爽的,而且自然,我有必要的社會關係——事實上,前郡長就是我一個親近的朋
友。”
「自然,太太,這一切我明白。」
“這非常適合我——我當時正歷經困難時期。我先生就在大戰爆發前去世。我在海
軍服役的大兒子跟他的軍艦一起沉到海底去了,我在肯亞的小兒子回來加入突擊隊,在
意大利遇害。這表示有三次遺產稅,而這幢房子不得不拍賣出去。我自己當時非常不好
過,我很高興有個年輕人來讓我照顧,一起出去旅行,分散一下心思。我變得非常喜歡
海蒂,越來越喜歡,或許是因為我不久便瞭解到她是——我們姑且說——是一個不能完
全保護她自己的人?聽懂我的話,波洛先生,海蒂並不是智能不足,而是鄉下人所謂的
『天真』。她容易受人哄騙,太過溫順,完全沒有心機。我個人認為實際上她家人並沒
有留給她財產倒是一個福氣。如果他是個女繼承人,那麼她的情況可能就艱險多了。她
對男人有吸引力而且生性多情,容易受人影響——他確實需要受人照顧。在她父母的產
業最後清算之後,發現農園全毀,負債高過資產,我只能感謝喬治爵士這樣的人愛上了
她,想要娶她。”
「可能——是的——這是個辦法。」
「喬治爵士。」福里亞特太太說:“儘管他是個靠自己努力成功的人,而且——讓

我們面對現實——是個十足的俗不可耐的暴發戶,可是心地好,基本上是個高尚的人,
除了極為有錢之外。我不認為他想要一個作為精神上伴侶的妻子,這正好。海蒂是他想
要的一切。她把衣服珠寶展現得十全十美,熱情,樂意,而且跟他在一起十分快樂。坦
白說我非常慶幸結果如此,因為,我承認我曾蓄意影響她接受他,如果結果不好”——
她的聲音有點顫搖——「那會是我的錯,我敦促她嫁給一個比她大這麼多歲的人。你知道,如同我所告訴你的,海蒂十分容易受人教唆,任何跟她在的人都可以支配她。」
「在我看來,」波洛贊同的說:「你已經為她安排了一項非常謹慎的婚姻。我並不像英國人一樣浪漫,要實現一項好婚姻,除了浪漫之外還必須考慮到其他的。」
他接着又說。時尚書屋
「至于這個地方,『納瑟屋』,是非常美麗的地方。套句話說,是相當與世隔絶。」
「既然『納瑟屋』不得不出售,」福里亞特太太聲音有點顫抖地說,“我得慶幸喬
治爵士買下來了,戰時被軍方徵用過,後來可能被人買去改成旅館或學校,房間被分割
隔開,破壞原有的自然美。我們的鄰居,胡丘大花園的福烈契家人,不得不把他們的地
方賣掉,而現在成了青年招待所。年輕人是應該享受他們的樂趣,這是叫人感到高興的
事——幸好胡丘大花園是維多利亞晚期的建築,沒有偉大的建築價值,因此改變並無所
謂。恐怕有些年輕人侵入了我們的地方。這讓喬治爵士非常生氣,他們是真的有時候破
壞了稀有的灌木——他們穿越過來,想從這裡找出到河流渡口去的捷徑。”
他們現在正站在前門旁。那間小門房,白色的小平房,坐落在離車道一點距離的土
地上,四周環繞着圍上欄杆的小花園。時尚書屋
福里亞特太太道了聲謝從波洛手中拿回籃子。時尚書屋
「我一向非常喜歡這間門房,」她深情地看著它說。“莫多,我們三十年的主園丁,
以前住在這裡。我喜歡它勝過于那間給主園丁住的小平房,雖然那間小平房已經擴建,
而且喬治爵士把它的內部現代化了。不得不這樣,我們現在找了一個年輕人當主園丁,
有個年輕的太太——而這些年輕的女人必須有電器、現代的廚房用具和電視等等。人必
須跟上時代……”她嘆了一聲。「這地方以前留下來的人几乎一個都沒有——全都是新面孔。」
「我很高興,太太,」波洛說:「至少你已經找到了一個避風港。」
「你知道史賓塞寫的那些句子嗎?‘勞苦之後的睡眠,海上風暴之後的港口,戰爭之後的安定,生命之後的死亡,確實非常令人歡喜……」
她停頓下來,以毫無改變的語氣說:“這是個非常邪惡的世界,波洛先生。而且這
世界上的有非常邪惡的人。這你或許跟我一樣清楚。我不在年輕人面前這樣說,這可能
令他們感到泄氣,但是這是事實……是的,這是個非常邪惡的世界……”
她微微地向他一點頭,然後轉身走進門房裡。波洛靜靜地站在那裡,凝視着閉上的
門。時尚書屋
5
波洛在探究的心情之下,走出前面大鐵門,沿著陡峭、盤旋的大路走了下去,隨即
來到一處小碼頭。一個有條鐵鏈的大鈴上寫着一張告示:「渡河搖鈴。」碼頭邊停泊着
各種船隻。一個原本靠在系船柱上,兩眼黏濕的老人拖着腳步走向波洛。時尚書屋
「你想渡河嗎,先生?」
「謝謝你,不是,我只是從『納瑟屋』過來散一下步。」
“啊,你住在『納瑟屋』?小時候在那裡工作過,我,還有我兒子——他以前是那
裡的主園丁。不過我以前是照顧船。老福里亞特鄉紳,他相當迷船。任何天氣都出航,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