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假戲成真 第 12 頁


他。少校,他的兒子,他不喜歡航海。馬,那才是他喜歡的。而且在它們身上輸了不少錢。賭馬還有喝酒——跟他在一起有過艱難的時期。他太太,你見過她吧,也許——現在住在門房裡,她。”
作者:阿加莎·克里斯蒂 / 頁數:(12 / 52)

他。少校,他的兒子,他不喜歡航海。馬,那才是他喜歡的。而且在它們身上輸了不少

錢。賭馬還有喝酒——跟他在一起有過艱難的時期。他太太,你見過她吧,也許——現
在住在門房裡,她。”
「是的,我剛剛纔跟她在那裡分手。」
“她也是福里亞特家族的人,來自狄佛頓的遠房堂親。搞園藝很有一手,她,那裡
所有開花的矮樹全都是她種起來的。甚至在戰時房子被徵用時,還有兩個年輕的少爺去
參戰,她仍然照顧那些矮樹,免得它們長得他過于茂盛。”
「真苦了她,她兩個兒子都遇難了。」
“啊,她是命苦,接二連三的。她丈夫方面的煩惱,還有少爺方面的苦惱。不是亨
利先生方面的。他是一個你所能期望的好紳士,照顧他的祖父,喜歡航海,後來加入了
海軍,可是詹姆士先生,他就給她惹了很多麻煩。負債,女人,而且他脾氣真是凶。天
生一個無法走正路的人。不過戰爭適合他,可以說是——給了他機會。啊!多的是平時
無法走正路的戰時卻能英勇犧牲的人。”
「因此現在,」波洛說:「『納瑟屋』裡不再有福里亞特家的人了。」
老人滔滔的話語猛然消失。時尚書屋
「正如你所說的,先生。」
波洛好奇地看著這位老人。時尚書屋
「取而代之的是喬治·史達斯爵士。本地人對他的看法怎麼樣?」
「我們知道,」老人說,「他是個非常有錢的人。」
他的語氣顯得冷淡,近乎好玩。時尚書屋
「那麼他太太呢?」
「啊,她是倫敦來的好小姐。園藝方面不行,而且據說,她這上頭少了些東西。」
他意味深長地輕敲自己的太陽穴。時尚書屋
“並不是說大家一直說她壞話對她不友善。他們來這裡剛過了一年。買下這個地方
而且整修得全像新的一樣。我記得好象他們是昨天才來的一樣。傍晚的時候來的。我所
記得最嚴重的一次暴風過後的那一天。左右的樹木都倒了——有一棵倒在車道上,我們
不得不急忙把它鋸掉好將車道清理出來給車子過,而上頭那棵大橡樹,倒下來把其他很

多樹也壓倒下來,搞得亂七八糟。”
老人轉向一旁,厭惡地吐了一口口水。時尚書屋
“怪建築就真是怪建築——新奇無聊的怪東西。那是夫人出的主意。他們來這裡不
到三星期就建起來了,我相信一定是她說動喬治爵士建的。它卡在那些樹中間實在可笑
極了,就象一座異教徒的廟,現在又蓋了一幢很好的涼亭,用彩色玻璃好象滿有鄉土味
的。這我沒什麼好反對的。”
波洛微微一笑。時尚書屋
「倫敦的小姐們,」他說:「它們一定有她們的喜好。令人傷心的是福里亞特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這你可決不要相信,先生,」老人嘲笑了一聲。「『納瑟屋』裡總是有福里亞特家的人在。」
「可是房子是喬治·史達斯爵士的。」
「話是這樣說——不過還是有福里亞特家的人在。啊!福里亞特的人是罕見精明的人!」
「你這句話怎麼說?」
老人狡猾地側瞄他一眼。時尚書屋
「福里亞特太太住在門房裡不是嗎?」
「是,」波洛慢吞吞地說。「福里亞特太太是住在門房裡,而這個世界非常邪惡,這世界上所有的人都非常邪惡。」
老人睜大眼睛凝視着他。時尚書屋
「啊,」他說:「你這句話有幾分真理在,可能。」
他又拖着腳步離去。時尚書屋
「可是,我說的話有什麼真理在?」當波洛慢慢爬上山坡走回屋子去時,煩躁地自
問。時尚書屋
赫邱裡·波洛仔細地打扮了一番,在他的鬍子上抹上香油,同時把它們捻出氣勢凶
猛的兩撇。他往後站,對他在鏡子裡所看到的感到滿意。時尚書屋
鑼聲在屋子裡迴蕩,他下樓去。時尚書屋
剛剛完成一次非常藝術性的敲鑼表演——漸次加強、強、漸弱、漸緩——的主僕,
正把鑼棒放回掛鉤上。他一張哀傷微黑的臉露出愉快的神色。時尚書屋
波洛心想:「管家寫的一封勒索信——或者可能是主僕。」這位主僕看起來好象大
有能力寫出勒索信。波洛懷疑奧立佛太太是否從生活中選取角色。時尚書屋
布魯伊絲小姐穿著一件不配稱的薄紗花衣服走過大廳,他趕上她,問道:
「你們這裡有管家吧?」
“噢,沒有,波洛先生。恐怕時下沒有人家這麼高尚,除了一些真正的大戶人家,
當然。實際上,有時候——我就是管家,我在這屋子的地位比較像是管家,而不是秘
書。”
她酸溜溜地短笑一聲。時尚書屋
「這麼說你就是管家?」波洛深深考慮着她。時尚書屋
他看不出布魯伊絲小姐會寫出勒索信來。若是匿名信——那就不同了。他知道一些
像布魯伊絲小姐一樣的女人寫出匿名信——堅強可靠的女人,完全不受它們周圍的人懷
疑。時尚書屋
「你們的主僕叫什麼名字?」他問到。時尚書屋
「漢登。」布魯伊絲小姐顯得有點驚愕。時尚書屋
波洛從沉思中清醒過來。很快地解釋說。時尚書屋
「我問你是因為我覺得我以前好象在什麼地方見過他。」
「非常有可能。」布魯伊絲小姐說:“這些人好象從不會在任何地方待上超過四個
月的時間。他們一定不久就會把全英格蘭所有可能的工作機會都嘗試一下。畢竟,時下
請得起主僕和廚子的人家並不多。”
他們走進客廳,穿著晚餐外套、不知道為什麼總叫人感到有點不自然的喬治爵士,
正在那裡供應雪利酒。穿著鐵灰色緞子的奧立佛太太,看起來像是一艘廢戰艦,而史達
斯夫人則低俯着一顆烏黑平順的頭,研究着雜誌上的流行時裝。時尚書屋
亞力克和莎莉·雷奇在嘮叨着,還有積姆·華伯頓。時尚書屋
「我們有很多事要做,」他警告他們:“今晚不打橋牌。所有人都加入工作。有大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