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假戲成真 第 13 頁


量的標示要印,還有算命用的大卡片。我們要取什麼名字?朱莉卡?艾爾瑪瑞妲?或是羅曼莉·雷格,吉普塞皇后?”「要有東方味道的,」莎莉說:「農業地區的人都討厭吉普塞人。朱莉卡聽起
作者:阿加莎·克里斯蒂 / 頁數:(13 / 52)

量的標示要印,還有算命用的大卡片。我們要取什麼名字?朱莉卡?艾爾瑪瑞妲?或是

羅曼莉·雷格,吉普塞皇后?”
「要有東方味道的,」莎莉說:「農業地區的人都討厭吉普塞人。朱莉卡聽起來不錯。我把我的畫箱帶過來了,我想麥克可以替我們畫一條蜷縮的蛇裝飾一下標示牌。」
「那麼,與其用朱莉卡不如用克莉奧派屈拉吧?」
漢登出現在門口。時尚書屋
「晚餐準備好了,夫人。」
他們進入餐廳,長桌上擺着蠟燭,餐廳裡充滿了陰影。時尚書屋
華伯頓和亞力克·雷奇坐在女主人兩旁。波洛坐在奧立佛太太和布魯伊絲小姐中間。時尚書屋
後者活躍地泛談着明天活動準備工作的進一步細節。時尚書屋
奧立佛太太沉思默想恍恍惚惚地坐著,几乎沒有開口說話。時尚書屋
當她終於打破沉默時,說的是一句有點矛盾的解釋話語。時尚書屋
「不要管我,」她對波洛說:「我只是在回想我是否忘了什麼。」
喬治爵士衷心的笑出聲來。時尚書屋
「重大的缺點,是吧?」他說。時尚書屋
「正是,」奧立佛太太說:「總是有個重大的缺點。有時候要到書印出來了才發現。那時真叫人氣悶!」她的臉反映出這個感受。她嘆了一聲。時尚書屋

“奇怪的是大多數人從沒注

意到。我對自己說,『可是廚子勢必會注意到那兩塊炸肉排沒有人說過。』可是別人根
本沒想到。”
「你可把我給迷住了。」麥克·威曼傾身向前。「『第2塊炸肉排的秘密』。拜託,拜託,千萬不要說明。時尚書屋
我好在浴缸裡仔細推敲一番。」
奧立佛太太心不在焉地對他微微一笑,回到她的默想中。時尚書屋
史達斯夫人也是默默無語。她不時的打哈欠。華伯頓、亞力克·雷奇和布魯伊絲小
姐隔着她在交談。時尚書屋
當他們走出餐廳時,史達斯夫人在樓梯旁停住腳步。時尚書屋
「我要上床去了,」她宣稱:「我很困。」

「噢,史達斯夫人,」布魯伊絲小姐叫說,「有這麼多事情要做。我們一直都指望着你幫我們。」
「是的,我知道。」史達斯夫人說:「不過我要上床去了。」
她帶著小孩子一般心滿意足的口吻說。時尚書屋
當喬治爵士從餐廳裡出來時,她回過頭。時尚書屋
「我累了,喬治。我要上床去了。你不會介意吧?」
他走向她溫情地輕拍她的肩膀。時尚書屋
「你去好好睡一覺,海蒂。為明天養足精神。」
他輕吻她一下,她上樓,揮揮手喊道:
「大家晚安。」
喬治爵士抬頭對她微笑。布魯伊絲小姐猛吹一大口氣,突然轉身離去。時尚書屋
「大家來吧,」她強裝愉快地說。「我們得開始工作了。」
隨即大家都分頭去工作。由於布魯伊絲小姐不可能同時在每一個地方關照,不久就
有些人開溜了。麥克·威曼在一塊招牌上添加了一條兇猛的大蛇和「朱莉卡夫人會算出你的命」幾個字,然後悄悄地開溜。亞力克·雷奇隨便打打雜,然後公然出去丈量投環
遊戲的場地,然後就沒有再出現過。女人就像是女人,賣力而老實的工作着。赫邱裡·
波洛學女主人一樣,早早就上床去了。時尚書屋
波洛第2天早上九點三十分下樓吃早餐。早餐是站前的式樣。一排熱騰騰的盤子擱
在電熱器上。喬治爵士正吃着一份英式早餐,有炒蛋、燻肉和腰子。奧立佛太太和布魯
伊絲小姐吃的跟他一樣,不過份量較少。麥克·威曼吃着一整盤的冷火腿。只有史達斯
夫人不吃肉食,細咬着薄薄的吐司麵包,啜飲着濃濃的咖啡。時尚書屋
郵件剛剛送到。布魯伊絲小姐面前有一大堆信件,她正迅速地一堆堆分開。任何標
明「親啟」的信件她都遞過去給喬治爵士。其他的她自己拆開,同時分類。時尚書屋
史達斯夫人有三封信。她拆了兩封顯然是帳單的信件,把它們丟到一邊去。然後打
開了第3封,突然清晰地說了一聲:「噢!」
這個叫聲是如此的驚人,使得所有的人頭都轉向她。時尚書屋
「是伊亭尼寄來的,」她說:「我堂哥伊亭尼。他要坐遊艇到這裡來。」
「我看看,海蒂,」喬治爵士伸出手。她把那封信遞過桌面。他攤平信紙看著。時尚書屋
「這位伊亭尼·狄索沙是誰?堂哥,你說?」
「我想是,遠房堂哥,我不太記得他——几乎完全不記得。他是……」
「是什麼,親愛的?」

她聳聳肩

「這不重要,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時我是個小孩子。」
「我想你大概不記得他,不過我們必須讓他覺得受歡迎,當然,」喬治爵士衷心的
「可惜今天有遊園會,不過我們會請他吃晚飯。或許我們可以留他過一兩夜——帶他看看鄉下的風景?」
喬治爵士此時是熱心的鄉紳。時尚書屋
史達斯夫人沒說什麼,她低頭凝視着她的咖啡杯。時尚書屋
話題不可避免的轉到了遊園會上,只有波洛保持超然,望着主位上苗條、具有異國
風味的身影。他心想不知道她心裡到底在想些什麼。就在這個時候,她的眼睛抬起來,
快速地瞄了他坐的地方一眼。那是非常精明、帶著評量意味的眼光,令他嚇了一跳。當
他們目光相遇時,那精明的眼神消失——回覆成空洞。但是另外一種眼神還在,冷靜、

打量、警覺……

或者這是他自己想象出來的?無論如何,有點智能不足的人經常具有一種有時候甚
至會令最瞭解他們的人吃驚的天賦精明性,這倒是真的。時尚書屋
他心想史達斯夫人確實是個迷,人們似乎保留一些對她恰恰相反的看法。布魯伊絲
小姐暗示過,史達斯夫人非常清楚她自己在幹什麼。然而奧立佛太太確實認為她痴獃,
而長久跟她親近、瞭解她的福里亞特太太說她是一個不太正常,需要人家照顧、看護的
人。時尚書屋
布魯伊絲小姐或許存有偏見,她不喜歡史達斯夫人的懶惰和冷淡,波洛懷疑布魯伊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