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假戲成真 第 14 頁


絲小姐是否在喬治爵士婚前就一直是他的秘書。如果是,她可能容易對新政權的來臨感到憤慨。波洛原本會全心同意福里亞特太太和奧立佛太太的說法——直到今天早上。然而,他終究是否能
作者:阿加莎·克里斯蒂 / 頁數:(14 / 52)

絲小姐是否在喬治爵士婚前就一直是他的秘書。如果是,她可能容易對新政權的來臨感

到憤慨。時尚書屋
波洛原本會全心同意福里亞特太太和奧立佛太太的說法——直到今天早上。然而,
他終究是否能真的依賴僅僅是一閃而過的印象?時尚書屋
史達斯夫人突然站起來。時尚書屋
「我頭痛,」她說。「我要回房裡去躺一下。」
喬治爵士焦急地跳起來。時尚書屋
「我親愛的女孩。你沒事吧?」
「只是有點頭痛而已。」
「你今天下午會好起來吧?」
「我想是會的。」
「吃一點阿司匹林,史達斯夫人。」布魯伊絲小姐敏捷地說:「你有沒有或是要我去拿給你?」
「我有一些。」
她向門口走去,在她走動時,她原先在手指間扭擰着的一條手帕掉落在地上。悄悄
移向前去的波洛在沒有人注意地之下把它撿了起來。時尚書屋
正要隨他太太去的喬治爵士被布魯伊絲小姐阻擋下來。時尚書屋
「關於今天下午停車的事,喬治爵士,我正要交代麥克。你認為最好的計劃是,如你所說的——?」
走出門去的波洛沒聽見。時尚書屋
他在樓梯上趕上女主人。時尚書屋
「太太,你掉了這個。」
他一鞠躬把手帕遞過去。時尚書屋
她不加注意的接過去。時尚書屋
「是嗎?謝謝你。」
「我很遺憾,太太,你身體不舒服,尤其是在你堂哥要來的時候。」
她快速地,几乎猛烈地回答。時尚書屋
「我不要見伊亭尼,我不喜歡他。他壞,他一向都壞。我怕他,他會做壞事。」

餐廳的門打開,喬治爵士越過大廳上樓梯。時尚書屋
「海蒂,我親愛的小可憐,我來幫你蓋被子。」
他們一起上樓去。他的手臂輕柔地擁着她,表情擔憂、專注。時尚書屋
波洛抬頭看著他們,然後轉身遇見布魯伊絲小姐快步走着,手上抓着些檔案。時尚書屋
「史達斯夫人的頭痛……」他說。時尚書屋
「頭痛個屁!」布魯伊絲小姐生氣地說,然後她消失在她的辦公室裡,隨手把門關
上。時尚書屋
波洛嘆了一聲,走出前門到陽台上。馬斯特頓太太正開着一部小汽車過來,指導着
工人搭茶棚,精神旺盛地吠叫着下達命令。時尚書屋
她轉身跟波洛打招呼。時尚書屋
「真煩人,這些事情,」她說:“他們老是把東西放錯地方。不,羅傑!靠左邊一
點——左邊——不是右邊!你認為天氣怎麼樣,波洛先生?在我看來不可靠,下雨會把
一切破壞掉,當然。而我們今年換了這麼一個大好的夏天。喬治爵士在哪裡?我要跟他
談談停車的事。”
「他太太頭痛,去躺下來了。」
「她下午就會沒事的,」馬斯特頓太太自信地說:“她喜歡大場面,你知道。她會
精心打扮一番,高興得象小孩子一樣。幫我把那堆木樁拿過來好嗎?我想標出高爾夫球
輕擊比賽的場地。”
因此而被強迫服務的波洛,成了無情的馬斯特頓太太一個有用的學徒。她在辛苦的
工作歇下來時,紆尊降貴的跟他交談。時尚書屋
「凡事都得自己動手,我發現。唯一的辦法……對了,你是愛略特的朋友吧,我相信。」
長久旅居英格蘭的波洛知道這是社交上的攀交情之語。馬斯特頓太太實際上的意思
是說:「雖然你是個外國人,可是我知道你是『我們的人之一』。」她繼續親切地說著。時尚書屋
“『納瑟屋』再度有人住真好。我們都很怕會變成旅館,你知道現在是什麼樣子的;
開車經過鄉間,到處看到的是一些招牌寫着『客房』或是『私人旅館』或是‘特級旅
館’。所有小時候住過的房子——或去參加舞會的,非常令人傷心,是的,我非常為
『納瑟屋』感到慶幸,當然,親愛、可憐的亞美·福里亞特也一樣。她的命真苦——可
是從不抱怨,我說。喬治爵士為『納瑟屋』創造了奇蹟——而且沒有讓它低俗化。不知
道這究竟是不是亞美·福里亞特影響的結果——或是他自己天生的好品味。他的品味相
當好,你知道。象他那樣一個人,真叫人感到驚訝。”
「據我瞭解,他並不是擁有封地的紳士階級吧?」他謹慎地問。時尚書屋
“他甚至其實並不是喬治爵士——是自封的爵士,我瞭解。是從喬治·山格伯爵馬
戲團得來的主意,我懷疑。真的非常好玩,當然我們從不透露出去,有錢人是該讓他們
稍微充充紳士氣派,你不同意嗎?好玩的是不管他的出身如何,喬治·史達斯不管到任
何地方都會十分吃得開。他是個『返祖現象』。純粹的十八世紀鄉紳類型。血統『好』,
我相信。父親是個假紳士而母親是個酒吧女侍,我猜想。”
馬斯特頓太太中斷下來對一個園丁喊叫。時尚書屋
「不要靠近那些石楠花。你必須留下空間給右邊的九柱遊戲場。右邊——不是左邊!」
她繼續說:“真奇怪他們分不清左右。那個叫布魯伊絲的女人能幹,雖然不喜歡可
憐的海蒂,有時候看她的表情好像是想把她謀殺掉。很多這些好秘書都愛上她們的老闆。時尚書屋
你想積姆·華伯頓可能到哪裡去了?他那樣堅持自稱是『上尉』真可笑。不是正規軍人
而且從沒在德軍幾哩的範圍之內待過。當然,時下不得不忍受你所能找到的人手——而
且他工作努力——不過我覺得也有幾分靠不住。啊!雷奇夫婦來了。”
穿著寬鬆的家常褲和套頭衫的莎莉快樂地說:「我們過來幫忙。」
「有很多事要做,」馬斯特頓太太大聲說:「讓我想想看……」
波洛趁她不注意溜走,當他繞過屋角到前面陽台上時,他成了一出新戲的觀眾。時尚書屋
兩個年輕的女人,穿著短褲,鮮艷的上衣,從樹林裡出來,正站在那裡不安地抬起
頭看著屋子。他想他在她們之中認出了一個是昨天搭便車的意大利女孩。喬治爵士身體
傾出史達斯夫人的臥室窗口,憤怒地對她們說話。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