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假戲成真 第 19 頁


“目前沒有,喬治爵士,稍後我可能還有問題問你,有些人我想見一見你、史達斯夫人,以及發現屍體的人,其中之一,我猜,是設計這項你所謂的’尋凶‘比賽的女小說家。”「不錯,奧立
作者:阿加莎·克里斯蒂 / 頁數:(19 / 52)

“目前沒有,喬治爵士,稍後我可能還有問題問你,有些人我想見一見你、史達斯

夫人,以及發現屍體的人,其中之一,我猜,是設計這項你所謂的’尋凶‘比賽的女小
說家。”
「不錯,奧立佛太太。艾爾瑞德妮·奧立佛太太。」
督察雙眉微微上揚。時尚書屋
「哦——她!」他說,「小說相當暢銷,我本人就看過她很多小說。」
「她目前有點困惱,」喬治爵士說,“自然的現象,我想。我去告訴她說你在等着
見她,好嗎?我不知道我太太在什麼地方,她好像完全不見人影了,大概混在兩三百個
人中間,我想——並非她能告訴你多少,我是說關於那個女孩等等,你想先見誰?”
「我想或許先見見你的秘書,布魯伊絲小姐,然後見女孩的母親。」
喬治爵士點點頭,然後離開書房。時尚書屋
本地的警官羅伯·賀斯金替他們開門,同時在他出面之後把門關上。然後他自動開
口,顯然有意為喬治爵士的某些話作註腳。時尚書屋
「史達斯夫人有點欠缺,」他說,「在這上頭。」他拍拍額頭。「所以他說她不會有多大的幫助,愚蠢,她。」
「他娶的是本地女孩?」
「不,外國女孩,黑人,有些人說,不過我自己不認為。」
布朗德點點頭,他沉默了一會兒,用一支筆在面前一張紙上塗鴉,然後他文了一個
顯然不列入記錄的問題。時尚書屋
「誰幹的,賀斯金?」他說。時尚書屋
布朗德心想,如果有任何人知道是怎麼一回事,那麼那個人會是賀斯金警官。賀斯
金是個好追根究底的人,對每一個人每一件事都有很大新區。他有個碎嘴子的太太,這
對身為本地警官的他來說,提供了他大量的私人消息。時尚書屋
“外國人,如果你問我的話,不會是本地任何人,塔克一家人沒問題,可敬的好家

庭,一共九個人,大的兩個女兒都出家了,一個男孩在海軍,另外一個在服國民兵役,
另外一個女兒在多港的一家美容院工作,有三個較小的在家裡,兩個男孩和一個女孩。”
他停頓一下,考慮着。「沒有一個是稱得上聰明的,不過塔克太太家理得很好,乾淨得很——他是是一個兄弟姐妹中最小的一個,他的老爸爸跟她住在一起。」
布朗德默默接受這些清兵,就賀斯金的作風來說,這是塔克社會地位的大要。時尚書屋
「所以我說是外國人干的,」賀斯金繼續說。“住在胡丘大花園青年招待所的那些
年輕人之一,說不定是。他們中有一些古古怪怪的——而且有很多不良行為,說出來你
會吃驚,我所看見的他們在矮樹林裡所做的事!完全像公然地停下來的車子裡那些勾當
一樣惡劣。”
賀斯金警官現在是全然「不良性行為」方面的專家。這方面的事是他下班一會去喝
啤酒時的主要話題。時尚書屋
布朗德說:「我不認為是——呃,那方面的。當然,一聲在完成檢驗以後會告訴我們。」
「是的,長官,那要靠他檢驗了,不過我的意思是,外國人從來就教人摸不透,他們會突然之間起壞心眼。」
布朗德督察想到這不可能這麼單純而嘆了一聲,賀斯金警官怪到「外國人」頭上去
倒是方便省事。門打開來,醫生走進來。時尚書屋
「完成我分內工作了,」他說,「現在要不要她們把她帶走?其他的組員也都把公斤收拾好了。」
「寇瑞爾巡佐會處理,」布朗德說。「怎麼樣,醫生,發現了什麼?」
「簡單明了得很,」醫生說。「毫無複雜性,被一條曬衣繩絞死,再簡單不過的了,死前沒有任何掙扎,我想這孩子事前一點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有沒有任何強暴的跡象?」
「沒有。完全沒有暴力、強姦和任何衝突的跡象。」
「那麼,相比不是色情罪案?」
「我想不是。」醫生接着又說,「我不認為她是個特別吸引人的女孩。」
「男孩子喜歡她嗎?」
布朗德對賀斯金警官發問。時尚書屋
「我不認為他們喜歡她,」賀斯金警官說,「雖然如果他們看得上她的話可能會喜歡。」
「可能,」布朗德同意說。他的心思轉回船庫裡的那堆漫畫書上去,以及書緣上胡
亂塗寫的一些字句。「強尼跟凱特要好。」,「喬治·波吉在樹林裡吻徒步旅行的女孩」。他認為其中有點渴望羡慕的意味在。時尚書屋
儘管,大體上來說,瑪蓮·塔克之死似乎不
可能有性方面的因素在。雖然,當然啦,這很難說是一點……總是有一些怪異的罪犯,
有着秘密淫念的男人,特別對不成熟的女性下手的歹徒。其中有一個可能在這度假季節
裡來到這裡。他几乎相信一點是這樣——因為除此之外他實在想不出這麼沒有道理的罪
案會有其他什麼原因。然而,他想,我們才剛起步而已,我還是看看所有這些人會告訴
我些什麼的好。時尚書屋
「死亡時間呢?」他問道。時尚書屋
醫生看看時鐘和他自己的手錶。時尚書屋
「現在是五點三十分剛過,」他說。“我見到她時是大約五點過二十分——當時她
死了大約一個小時。這也就是說,大略上來看,就說是四點到四點四十分之間吧。驗屍
之後如果還發現什麼再告訴你吧。”他接着又說:「到時候你會受到我一些長長字眼的正式報告的。現在我要作了,我還有些病人要看。」
他離開房間,布朗德督察要賀斯金去找布魯伊絲小姐來。當布魯伊絲小姐走進房間
來時,他的精神提升了一點,他立即看出她是個能幹的女人,他會得到清晰的答案,確
切的時間,毫不含糊。時尚書屋
「塔克太太在我的起居室裡,」布魯伊絲小姐坐下來時說,“我向她透露了消息,
同時給她喝了些茶,她非常煩亂,自然,她想要看屍體,不過我告訴她最好是不要。塔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