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假戲成真 第 2 頁


然界對他的訴求作用非常少。一座精心培育整理出來的菜園子還比較有可能讓波洛的雙唇吐出讚賞的話語。兩個女孩經過他們的車旁,辛勞地慢慢爬上山坡,她們的背上背着重重的背包,穿著短衣
作者:阿加莎·克里斯蒂 / 頁數:(2 / 52)

然界對他的訴求作用非常少。一座精心培育整理出來的菜園子還比較有可能讓波洛的雙

唇吐出讚賞的話語。兩個女孩經過他們的車旁,辛勞地慢慢爬上山坡,她們的背上背着
重重的背包,穿著短衣褲,頭上包着彩色頭巾。時尚書屋
「我們隔壁有一家青年招待所,先生。」顯然自願想當起波洛的德文郡嚮導的司機
說。“胡丘大花園,以前是福烈契先生的地方,這家青年招待所公司把它買下來,夏天
時相當客滿。一晚上容下超過一百位的住客。住宿時間不能超過兩個晚上——然後就得
繼續上路。男女青年都有而且大部分是外籍青年。”
波洛心不在焉地點點頭。他正在想著——並非第1次——從背後看起來,短衣褲很
不適合女性穿著。他痛苦地閉上雙眼。為什麼,噢,為什麼年輕婦女得如此穿著?那些
緋紅色的大腿特別不吸引人?時尚書屋
「她們似乎負擔沉重。」他喃喃地說道。時尚書屋
「是的,先生,而且離車站或公車站牌有長長的一段路。到胡丘大花園有兩里半路程。」他猶豫了一下。「如果你不反對,先生,我們可以讓她們搭一下便車吧?」
「當然,當然,」波洛慈悲地說。他自己奢侈地坐在一部几乎是空的大汽車裡,而
兩個年輕婦女卻氣喘吁吁,汗流浹背地背着沉重的背包行走,而且一點都不知道如何穿
着才能對異性產生吸引力。司機發動車子,到兩個女孩身旁暫停下來。她們泛紅汗濕的
臉孔充滿希望地抬起來。時尚書屋
波洛打開車門,女孩爬進車子裡。時尚書屋
「真好心,拜託,」其中一個白皙的女孩帶著外國口音說,「這趟路比我想象的遠,是的。」
另外一個女孩,有着一張日曬深紅的臉,一頭慄褐色捲髮隱隱在頭巾下露出來,她
僅僅點點頭,閃着一口白牙,喃喃稱謝。皮膚白皙的女孩繼續爽朗地談着。時尚書屋
“我到英格蘭來度兩個星期的假,我從荷蘭來。我非常喜歡英格蘭,我已經去過莎
士比亞的出生地,莎士比亞劇院和華維克城堡,後來我去過克羅維裡,現在我看過了艾
塞特大教堂和多港——非常美——我來這裡聞名的勝地而明天我過河到普利茅斯,新大
陸的發現者是從普利茅斯出發的。”

「而你呢,小姐?」波洛轉向另一個女孩。然而她只是微微一笑,搖動一頭捲髮。時尚書屋
「她英語講不多,」荷蘭女孩好心地說。“我們兩人講一點法語——所以我們在火
車上交談。她來自米蘭附近,有親戚在英格蘭嫁給一個雜貨店的紳士。她昨天跟一位朋
友來艾塞特,可是朋友在艾塞特一家店裡吃了不好的牛肉餡餅生病了,不得不留在那
裡。”
這時司機在道路交叉處減速下來。女孩下車,用兩種語言稱謝,然後往左手邊的道
路走去。司機暫時把他氣派十足的超然架勢擺到一邊去,同情地對波洛說:
「不只是牛肉餡餅——還要小心康恩威爾郡來的麵食。他們把一切都包在餡餅裡,假期的時候!」
他重新發動車子,沿著右手邊的道路駛下去,不久便駛進濃密的樹林子裡。他繼續
發表對胡丘大花園青年招待所的住客的最後一項評論。時尚書屋
「在那家招待所有一些夠好的一些女孩。」他說,“不過難以讓她們明白侵入私宅
的意義。她們侵入的方式完全叫人感到震驚,好象不明白這裡紳士的住地是私秘的。老
是穿過我們的樹林,她們,裝作不懂你對她們說什麼。”他黯然的搖搖頭。時尚書屋
他們繼續前進,穿過樹林,下了一道陡峭的山坡,然後穿過大鐵門,沿著車刀,最
後在一幢俯視河流的喬治王時代白色大房子前停下來。時尚書屋
司機打開車門,一個黑髮高個子的主僕出現在台階上。時尚書屋
「赫邱裡·波洛先生?」後者喃喃說道。時尚書屋
「是的。」
「奧立佛太太在等你,先生。你會在炮台那裡找到她,我來告訴你到那裡去的路。」
波洛被指引上一條沿著樹林子過去,可以窺見底下河流的蜿蜒小道。小道逐漸沿坡
而下,直到最後來到一塊圓形開闊地,有着一道低矮的城牆堞口胸牆。奧立佛太太正坐
在胸牆上。時尚書屋
她起身會他,幾個蘋果從她膝部掉下,四處滾動。蘋果似乎是會見奧立佛太太不可
避免的特色。時尚書屋
「我想不透為什麼我總是掉東西。」奧立佛太太有點含糊不清地說,因為她滿嘴都
是蘋果,「你好嗎,波洛先生?」
「好,太太,」波洛禮貌地回答。「你呢?」
奧立佛太太看起來跟波洛上次見到她時有些不同,原因是,如同她在電話中已經暗
示過的,她又再度試驗了一種髮型。今天,她的頭髮染成深藍色,向上堆簇成多樣有點
造作的小卷,做成仿侯爵式的髮型。那侯爵式的效果到她的脖子為止,其餘部分可以標
明為「實用鄉間型」,包含着一件強烈蛋黃色粗呢斜紋外套和裙子,以及一件膽汁一般
的芥菜色上衣。時尚書屋
「我就知道你會來。」奧立佛太太歡欣地說。時尚書屋
「你不可能知道。」波洛一本正經地說。時尚書屋
「噢,我知道。」
「我還在問自己為什麼會來這裡。」
「呃,我知道答案,好奇心。」
波洛看著她,兩眼有點閃爍。「你那聞名的女性直覺,」他說,「或許一度沒有把你引導地太離譜。」
「不要取笑我的女性直覺。我不是每次都馬上辨認出兇手來嗎?」
波洛懇切地沉默下來。要不然他可能會回答:「在第5次企圖再殺人時,或許吧,而且並非每一次!」
相反地,他看看周圍,說:
「你這裡真是個風景優美的地方。」
「這裡?可是這裡並不是我的,波洛先生。你以為是嗎?噢,不,這地方是某個叫史達斯的人的。」
「是誰?」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