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假戲成真 第 3 頁


「噢,其實是無名小卒,」奧立佛太太含糊地說。「只是有錢。不,我來這裡是為了正事,來工作。」「啊,你是來為你的傑作尋找地方色彩?」「不,不。只是如同我說的,我在工作,我被約來
作者:阿加莎·克里斯蒂 / 頁數:(3 / 52)

「噢,其實是無名小卒,」奧立佛太太含糊地說。「只是有錢。不,我來這裡是為了正事,來工作。」

「啊,你是來為你的傑作尋找地方色彩?」
「不,不。只是如同我說的,我在工作,我被約來安排一件謀殺案。」
波洛睜大眼睛凝視着她。時尚書屋
「噢,不是真的謀殺案,」奧立佛太太保證說。“明天有一次大遊園會,將舉辦
『尋凶』活動作為新奇的項目。由我安排,就象尋寶一樣,你知道;只是他們經常舉辦
尋寶,因此認為這會是一項新奇的活動。所以他們就付給我一筆非常可觀的費用來這裡
籌劃設想出來。相當好玩,真的——跟一般乏味的老套不同,換換口味。”
「怎麼個進行法?」
“呃,有一個被害人,當然。還有一些線索,還有涉嫌人,一切有點因襲慣例——
你知道,淫婦、勒索者、年輕的情人和邪惡的主僕等等。花兩先令半的錢買門票進園,
就先給你看第1個線索,然後你就得找出被害人、兇器,而且說出是誰幹的,動機何在,
備有一些獎品。”
「不尋常。」赫邱裡·波洛說。時尚書屋
「實際上,」奧立佛太太悲傷地說,「比你所想的難安排多了,因為得考慮到真正的人相當聰明,而在我的書裡頭他們不需要如此。」
「那麼你找我來是要我幫助你安排這項活動?」
波洛不必太費勁就在他的話聲中帶著遭受冒犯的憤慨之情。時尚書屋
「噢,不,」奧立佛太太說。當然不是!那一切我已經完成了,一切都已安排好明
天開始舉行。不,我要你來是為了另一個相當不同的原因。”
「什麼原因?」
奧立佛太太雙手舉向頭去。她正要以熟悉的老動作狂亂地抓頭髮時,想起了它髮型
的繁複性。取而代之地,她拉拉她的耳垂來宣洩她內心的感受。時尚書屋
「或許我是個傻瓜,」她說。「但是我認為是有什麼不對勁。」
2
波洛在一陣沉默中凝視着她,然後他猛然問道:「有什麼不對勁?怎麼不對勁?」

“我不知道……所以我才想要你來查明。不過我感到——越來越感到——我正在被
人——噢!
——操縱……一直被操縱……你大可以說我是傻瓜,不過我只能說如果明天的謀殺
會是真的而不是假的,那我不會感到驚異!”
波洛凝視着她,而她抗邈的回看著他。時尚書屋
「非常有意思。」波洛說。時尚書屋
「我想你大概認為我是個徹頭徹尾的大傻瓜。」奧立佛太太防禦地說。時尚書屋
「我從不認為你是個傻瓜。」波洛說。時尚書屋
「而且我知道你一向對直覺的——看法——或是說法。」
「同樣一件事有各種不同的說法,」波洛說。“我相當相信你所注意到或是聽說到
的確實引起你焦慮不安的事。我想有可能你自己甚至不知道你已經看見、注意或是聽說
過的是些什麼。你只察覺到結果。如果我可以這麼說的話,你並不知道你知道的是什麼。時尚書屋
如果你喜歡,你可以稱之為直覺。”
「讓人感到自己好傻,」奧立佛太太悲傷地說,「不能確定。」
「我們會確定的,」波洛鼓舞的說。你說你有一種感覺,覺得——你是怎麼說的—
—被人操縱?時尚書屋
你能不能說明白點,你這是什麼意思?”
“呃,這倒是難……你知道,這是我的謀殺案,換句話說,是我設想出來,計划出
來的,而一切都切合——絲毫不差。呃,如果你瞭解作家,你句知道他們受不了暗示。時尚書屋
別人說『妙,可是如果是某某人做某某事不是會好一點嗎?』我的意思是讓人想說:
‘好吧,如果你想要那樣,那麼年自己去寫吧!”
波洛點點頭.「那麼目前事情就是這樣?」
“不盡然……有人提出那種可笑的建議,後來我冒火了,他們就放棄了,不過還是
有一些細微的暗示偷偷滲進我的想法裡,因為我拒絶了其他一些大處的暗示,而在不太
注意之下,接受了一些下暗示。”
「我明白,」波洛說,「呃,這是一直方法……提出一些有點粗糙悖理的建議——可是這其實並非重點所在。一些小小的改變才是真正的目標所在。你是不是這個意思?」
「我正是這個意思,」奧立佛太太說,“而且,當然,可能是我想象出來的,不過
我不認為是——而且反正那些事似乎都無關緊要。但是這令我擔憂——還有一種——呃
——氣氛。”
「誰向你提出這些改變的建議的?」
「不同的人,」奧立佛太太說。“如果只是一個人,那我就比較確信我的擔憂原因
所在了。可是不只是一個人儘管我認為其實是。我的意思是說有一個人透過其他相當令
人不起疑心的人在進行。”
「你知不知道那個人是誰?」
奧立佛太太搖搖頭。時尚書屋
「是某個非常聰明、非常小心的人,」她說,「有可能是任何一個人。」
「有些什麼人?」波洛問。「人物一定相當有限吧?」
「呃,」奧立佛太太說。“有這個地方的主人喬治·史達斯爵士。有錢,俗氣而且
在生意之外非常愚蠢,我想,但是或許在生意上精明的要命。還有史達斯爵士夫人——
海蒂——大約比他小二十歲,有點漂亮,不過愚蠢的很——事實上,我想她是個不折不
扣的白痴。為了他的錢而嫁給他,當然,除了衣服和珠寶之外其他什麼都不想。再有麥
克·威曼——他是個建築師,相當年輕,帶著藝術家那種嶙嶙峋峋的帥氣。他在為喬治
爵士設計一座網球館和修補荒唐的怪建築。”
「荒唐的怪建築?那是什麼——化裝舞會館?」
“不是,是設計荒唐昂貴的大建築。那種像廟宇一樣的東西,白色的,有圓柱子的。時尚書屋
你或許在倫敦郊區的國立博物館裡見過的那種。還有布魯伊德小姐,她是秘書兼管家,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