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假戲成真 第 30 頁


「或許跟任何瞭解她的人一樣瞭解,甚至比她丈夫更瞭解她。」「她真正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太太?」「多麼古怪的問題,波洛先生?」「你知道,可不是嗎?太太,到處都找不到史達斯夫人
作者:阿加莎·克里斯蒂 / 頁數:(30 / 52)

「或許跟任何瞭解她的人一樣瞭解,甚至比她丈夫更瞭解她。」

「她真正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太太?」
「多麼古怪的問題,波洛先生?」
「你知道,可不是嗎?太太,到處都找不到史達斯夫人。」
她的回答再度令他感到驚訝,她沒有表示任何憂慮或驚愕。她說:
「這麼說她已經跑走了,是嗎?我明白。」
「在你看來好像是相當自然的事?」
「自然?噢,我不知道,海蒂有點不可思議。」
「你認為她跑走是因為她良心不安?」
「你這話怎麼說,波洛先生?」
「她堂兄今天下午談到她,他不經意提到她一向低能。我想你一定知道,太太,精神上低能的人向來行動都不可思議的。」
「你想說什麼,波洛先生?」
「這樣的人,如同你所說的,非常單純——就像小孩子一樣。在突如其來的憤怒之下,他們甚至可能殺人。」
福里亞特太太怒氣突生地轉向他。時尚書屋
「海蒂從來就不像那樣!我不許你說這種話。她是一個溫順、熱心腸的女孩,即使她——頭腦有點單純。海蒂決不會殺害任何人。」
她面對他,呼吸緊促,仍然氣憤。時尚書屋
波洛懷疑,他非常懷疑。時尚書屋
這時,賀斯金警官闖了進來。時尚書屋
他歉然說:「我們一直在找你,太太。」
「你好,賀斯金。」福里亞特太太恢復鎮定,重新當起「納瑟屋」的女主人。「什麼事?」
「督察要我問候你,他想跟你談幾句話——也就是說,如果你覺得合適的話。」賀
斯金急急地加上一句,像赫邱裡·波洛一樣注意到她受了驚。時尚書屋
「當然我覺得合適。」福里亞特太太站起來,她隨着賀斯金走出去,禮貌站起來的
波洛,再度坐下去,皺起眉頭,困惑地望着天花板。時尚書屋

督察在福里亞特太太進門時站起來,警官替她拉開椅子讓她坐下。時尚書屋
「對不起打擾到你,福里亞特太太,」布朗德說。「不過我想你認識這附近所有的人,我想你可能可以幫幫我們的忙。」
福里亞特太太微微地一笑。「我想,」她說,「我是認識這附近的每一個人,你想知道些什麼,督察先生?」
「你認識塔克家吧?那一家人和那個女孩?」
“噢,認識,當然,他們一直都是這裡的佃戶。塔克太太是一個大家庭的老么,她
的大哥是我們的主園丁,她嫁給了阿夫瑞·塔克,一個農場工人——人笨笨的,不過很
好。塔克太太有點像個潑婦,一個好的家庭主婦,你知道,而且屋子裡非常幹淨,不過
從來不准塔克穿著鞋子走到超過洗滌台的任何地方。那一類的事,她對孩子有點嘮叨。時尚書屋
他們現在大多成家而且有了工作,只有這可憐的孩子,瑪蓮,和其他三個較小的孩子留
在家裡。兩個男孩和一個女孩還在上學。”
「像你這麼瞭解這家人,福里亞特太太,你能不能想出任何原因為什麼瑪蓮今天會被人殺死?」
「我真的想不出來。這相當、相當叫人難以置信,如果你懂我的意思,督察先生。沒有男朋友或什麼的,或者我不認為有。反正我從沒有聽說過有。」
「那麼參與這項『尋凶』比賽活動的人呢?你能不能告訴我什麼?」
「呃,奧利弗太太我以前從沒見過。她相當不像是我觀念中的犯罪小說作家。她對發生的事感到非常煩亂,可憐的人兒——這是那麼自然的事。」
「那麼其他來幫忙的人呢——比如說,華伯頓上尉?」
「我看不出他有任何理由要謀殺瑪蓮·塔克,如果你是問我這個的話,」福里亞特
太太沉着地說。“我不太喜歡他。他是我所謂狡猾的那種人,不過我想要當政治人物的
話,就得用上一切政治手腕等等。他確實精力充沛而且對這次遊園會非常賣力。反正我
不認為他可能殺害那個女孩,因為他整個下午都在草坪上。”
督察點點頭。時尚書屋
「雷奇夫婦呢?你對雷奇夫婦有什麼瞭解?」
“呃,他看起來是非常好的一對年輕夫婦。他傾向於我所謂的——情緒不穩定。我
對他不太瞭解,女的在結婚前是卡斯提士家的人,我跟她一家親戚很熟。他們租下磨房
小屋兩個月,我希望他們在這裡的假期愉快,我們大家在一起都非常友善。”
「她是個迷人的女孩,我瞭解。」
「噢,是的,非常迷人。」
「你認不認為喬治爵士曾經感受過她的迷人?」
福里亞特太太顯得有點驚愕。時尚書屋
「噢,不,我確信沒有那種事。喬治爵士真的專心在他的事業上,而且非常喜歡他太太,他根本不是個好色的男人。」
「那麼,你認為,史達斯夫人和雷奇先生之間沒有什麼?」
「噢,不,絶對沒有。」
督察堅持。時尚書屋
「據你所知,喬治爵士和他太太之間沒有過任何問題?」
「我確信是沒有,」福里亞特太太強調說,「如果有的話我會知道。」
「那麼,史達斯夫人離家出走不會是任何夫妻間不合的結果?」
「噢,不會。」他接着又輕淡地說,「我知道,這傻女孩不想見到她這位堂兄。某種孩子氣的恐懼症,所以她就像個小孩子可能做的那樣逃走了。」
「據我所知,他已經回他的遊艇上去了。」
「是在舵口吧?」
「是的,在舵口。」
「我明白,」福里亞特太太說。「呃,這有點不幸——海蒂表現得這麼幼稚。然而,如果他要在這裡停留一兩天,我們會讓她明白她必須有得體的表現。」
督察心想,這是句問話,但是他雖然注意到了,卻並不回答。時尚書屋
「你或許在想,」他說,“這一切有點離譜,但是你確實瞭解,可不是嗎,福里亞
特太太,我們的調查範圍有點廣。比方說,布魯伊絲小姐。你對布魯伊絲小姐有什麼了
解?”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