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假戲成真 第 40 頁


對。這不像是史達斯夫人,史達斯夫人是個專注在自己外表上的笨美人。她似乎從來不安排餐飲,或是對家務管理感興趣,或是想到其他任何人,除了她漂亮的自己以外。我越想,就越覺得她非常
作者:阿加莎·克里斯蒂 / 頁數:(40 / 52)

對。這不像是史達斯夫人,史達斯夫人是個專注在自己外表上的笨美人。她似乎從來不

安排餐飲,或是對家務管理感興趣,或是想到其他任何人,除了她漂亮的自己以外。我
越想,就越覺得她非常不可能叫布魯伊絲小姐拿任何東西去給一個少女團團員吃。”
「你知道,布朗德,」馬羅說,「你說的有道理,但是她的動機是什麼,如果是這樣的話?」
「沒有殺害那個女孩的動機,」布朗德說,“不過我真的認為,你知道,她可能有
殺死史達斯夫人的動機。根據我所告訴過你的波洛先生說,她全心全意愛上的她的僱主。時尚書屋
假使她跟蹤史達斯夫人到樹林裡,然後殺掉她,而在船庫裡覺得無聊的瑪蓮·塔克,走
出去正好看到呢?那麼她當然就不得不把瑪蓮也殺掉。再下去她會做什麼呢?把那女孩
的屍體放進船庫裡,會屋子那邊去,拿個托盤再到船庫去。然後她掩飾了不在遊園會的
原因,而我們得到她的證詞,我們唯一可靠的表面證詞,瑪蓮·塔克四點十五分時還活
着。”
「呃,」馬羅少校嘆了一口氣說,「繼續追查下去,布朗德。繼續追查下去,如果兇手是她的話,你認為她把史達斯夫人的屍體怎麼啦?」
「把它藏在樹林裡,埋起來,或是把它丟進河裡。」
「最後一項有點困難,不會嗎?」
「這要看兇案是在什麼地方發生的,」督察說,「她是個肌肉發達的女人。如果是離船庫不遠,她可以把她帶下去,從小碼頭邊把她丟下去。」
「在舵河上有觀光汽艇看著的時候?」
“人家會以為又是在閙着玩的。冒險,不過有可能,但是我個人認為更有可能的是
她把屍體藏在某個地方,而只把帽子丟進河裡。這有可能,你知道,她熟悉屋子和安一
帶地區,可能知道某個可以藏屍的地方。她可能事後才設法把它丟進河裡。誰知道?當
然,這也就是說,如果她那樣做的話,”布朗德馬後炮地加上一句,「不過,長官,我堅持認為是狄索沙——」
馬羅少校正在看著紙上記的一些要點,他抬起頭,清清喉嚨。時尚書屋
“那麼,結論是這樣,我們可以摘要如下:我們有六個可能殺死瑪蓮·塔克的人。時尚書屋

其中有一些比另外一些更可能,不過目前我們進展只到這個地步。大致上來說,我們知
道她是為什麼被殺害的,她被殺害是因為她看見了什麼。但是我們確切知道她看見的是
什麼之前——我們不知道是誰殺害了她。”
「經你這麼一說,聽起來好像有點難了,長官。」
「噢,是難。不過我們會查出來的——到頭來。」
「而同時那個小子會已經離開英格蘭了——暗自大笑——殺了兩個人卻什麼事都沒有。」
「你相當確信是他,不是嗎?我不說你錯了。可是……」
警察署長沉默了一會兒,然後他聳聳肩說:
「無論如何,這總比遇上個精神病的兇手好,或許現在第3次謀殺就要發生了。」
「他們的確說過事情會接二連三發生的。」督察鬱鬱地說。時尚書屋
第2天上午當他聽說老莫德爾從河的對岸紀佳村一家他最喜歡的酒館回家來時,一
定喝過了頭,在上岸時掉進河裡,他重複說了這句話。他的船被人發現在河上漂着,而
他的屍體在那天晚上才找到。時尚書屋
調查庭簡短單純。那天晚上天色暗而且是陰天,老莫德爾喝了三品脫啤酒,而且,
畢竟他已經九十二歲了。時尚書屋
調查結果判定為意外死亡。時尚書屋
16
赫邱裡·波洛坐在他倫敦寓所裡一間方方正正的房間裡一座方方正正的壁爐前的一
張方方正正的椅子裡。在他面前是一些不方不正的東西:一些歪七扭八到極點的東西,
個別加以細看,它們每一樣看起來都似乎不可能在理智的世界裡有任何可以理解的作用。時尚書屋
它們顯得不可能、不負責任,而且完全是偶然。實際上,當然,它們並非如此。時尚書屋
正確加以評估,它們每一樣都在特定的宇宙中有它特定的位置。聚集在它們特定的
宇宙中特定的位置上,它們不但有道理,而且還成一幅畫。換句話說,赫邱裡·波洛是
在拼一幅拼圖。時尚書屋
他低頭看著一處仍然空着不可能填補上去的長方形地方。他發現玩拼圖是件怡人、
撫慰人心的事。它把混亂帶入秩序中,他想,這跟他自己的職業有某些程度的相似性。時尚書屋
在面上看起來似乎相互之間沒有任何關係,然而它們在整體的拼湊上都各自有它恰當的
平衡地位。他的手指靈巧地撿起暗灰色看起來不可能正確的一片,把它拼進藍色的天空
中。現在他理解到,它是一架飛機的一部分。時尚書屋
「是的,」波洛喃喃自語,“是必須那樣做,這裡一片不可能,那裡一片不可能,
表面上看起來沒有道理但事實上很有道理的一片,這些全都有它們指定的位置,一旦把
它們都拼上了,好啦,事情就了結了!一切都清清楚楚的了。一切都——如同他們時下
所說的——在畫中。”
他接着喲快速地拼上尖塔的一小塊,另一塊看起來好像是條紋帳篷的一部分而實際
上是一隻貓的背面的,還有突然由橘黃轉變成淡紅的落日少掉的一片。時尚書屋
如果知道要找什麼,那就很容易了,赫邱裡·波洛自言自語,但是事實上並不知道
要找什麼。所以就找錯了地方找錯了東西。他焦急地嘆了一口氣,他的目光有拼圖飄向
壁爐另一邊的椅子上。不到半小時前,布朗德督察坐在那張椅子上喝茶吃煎餅方方正
正的煎餅
悲傷地談着。他來倫敦出差,辦完公事後來拜訪波洛。他解釋說,他不知道
波洛有沒有想法,然後他接著說明他自己的想法,他列舉出來的每一點,波洛都同意。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