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假戲成真 第 42 頁


回想到那天他坐在怪建築物裡,那個男孩見到他在那裡時臉上吃驚的表情。不太討人喜歡的一張臉,儘管年輕好看。一張自傲、無情的臉。那年輕人到那裡去是有某種目的的。他去跟一個人見面,
作者:阿加莎·克里斯蒂 / 頁數:(42 / 52)

回想到那天他坐在怪建築物裡,那個男孩見到他在那裡時臉上吃驚的表情。不太討人喜

歡的一張臉,儘管年輕好看。一張自傲、無情的臉。那年輕人到那裡去是有某種目的的。時尚書屋
他去跟一個人見面,而這位「某一個人」時他不能或是不願意在一般情況下相見的人。時尚書屋
事實上,那是一側必須不能引起人家注意的會面,一次見不得人的會面。時尚書屋
波洛繼續回想,住在青年招待所裡的一個男孩——這也就是說,最多只能在附近停
留兩個晚上的一個男孩。他是偶然到那裡去的?許多到英國的年輕學生之一?或是他到
那裡去有特殊的目的,去見某個特殊的人?看了似乎有可能在遊園會那天有過不期而遇
——有可能。時尚書屋
我知道不少,赫邱裡·波洛自言自語。我手中有好幾片拼圖。我知道這是個什麼樣
的罪案——但是一定是我看的不對。時尚書屋
他翻過一頁記事本,寫着:史達斯夫人是不是叫布魯伊絲小姐端茶點去給瑪蓮?如
果不是,為什麼布魯伊絲小姐要那樣說?時尚書屋
他考慮着這一點,布魯伊絲小姐本人可能相當容易想到帶蛋糕和果汁去給那個女孩。時尚書屋
但是如果這樣為什麼她不乾脆就這樣說?為什麼騙說是史達斯夫人要她那樣做的?這可
不可能是因為布魯伊絲小姐到船庫去發現瑪蓮死了?除非布魯伊絲小姐本身是兇手,這
似乎非常不可能。她不是一個緊張的女人,也不是個富有想象力的女人,如果她發現那
個女孩子死了,她當然會立刻發出警報吧?時尚書屋
他注視他寫下的兩個問題一段時間,他不禁感到他漏掉了這些字眼中某一指向真相
的重點,想了四五分鐘之後,他又寫下了一些。時尚書屋
伊亭尼·狄索沙宣稱他在抵達「納瑟屋」之前三個星期寫過信給他堂妹,這項聲明
是真是假?時尚書屋
波洛几乎感到確定這是假話,他想起早餐桌上的一幕。似乎沒有道理讓喬治爵士或
史達斯夫人要假裝吃驚,而且後者還感到恐慌,他看不出那樣做能達到什麼目的。然而,

就算是伊亭尼·狄索沙說謊,他為什麼說謊?為了給人一個印象他的造訪是事先通知過
而且受到歡迎的?可能是這樣,不過這似乎是個非常可疑的理由。確實沒有任何證據證
明有這麼一封信。是不是狄索沙企圖藉此建立他的真實性——使得他的造訪顯得自然甚
至是受到期待的?喬治爵士確實是夠友善地歡迎他,儘管他並不認識他。時尚書屋
波洛停頓下來,他的思緒停止下來。喬治爵士並不認識狄索沙,認識狄索沙的只是
他的太太,卻一直沒見過他。這其中或許有什麼吧?可不可能是那天抵達會場的伊亭尼
·狄索沙不是真正的伊亭尼·狄索沙?他在心裡一再想著,然而他再度看不出任何道理
來。如果那人不是伊亭尼·狄索沙,那麼他過去自稱是伊亭尼·狄索沙能得到什麼好處?時尚書屋
不管怎麼說,海蒂死掉對狄索沙一無好處,海蒂,如同警方查證過的,在她的名下沒有
錢,除了她丈夫給她的零用金外。時尚書屋
波洛試着確切記起她那天早上對他說過的話。「他是個壞人,他做壞事。」還有,
根據布朗德所說的,她對她丈夫說過:「他殺人。」
這中間有什麼有點意味深長,在檢討所有的事實之後。他殺人。時尚書屋
伊亭尼·狄索沙到「納瑟屋」去的那一天,確實有一個,可能是兩個人,被殺。福
里亞特太太說過不必去理會海蒂那些戲劇化的話語,她說得非常堅定。福里亞特太太……
赫邱裡·波洛皺起眉頭,然後一拳打在椅子扶手上。時尚書屋
“老是,老是——回到福里亞特太太身上,她是整個事情的關鍵,如果我知道了她
知道的……我不能再光坐在這裡想了。不行,我必須搭火車再到德文郡去拜訪一下福裡
亞特太太。”
赫邱裡·波洛在「納瑟屋」的大鐵門外停頓了一下。他沿著眼前蜿蜒的車道看過去。時尚書屋
夏天已經過去了,褐黃的樹葉輕輕地從樹上飄落,附近的綠草堤上染着一片小小的淡紫
色櫻草花。波洛嘆了一口氣,「納瑟屋」之美不禁感染到他,他不是一個多麼欣賞野外
大自然的人,他喜歡經過修理,有條不紊的東西,然而他還是不禁地讚賞大量矮樹花叢
輕柔野性的美。時尚書屋
他的左手邊是那白色具有門廊的小門房,這是個晴朗的下午,或許福里亞特太太不
會在家,她會提着她的園藝籃到什麼地方去,要不然就是去附近拜訪一些朋友,她有不
少朋友。這是她的家,多年以來就一直是她的家。小碼頭上的那個老人說過什麼?時尚書屋
「『納瑟屋』裡一向就有福里亞特家的人。」
波洛輕敲着門房的門,過了幾分鐘,他聽見裡面的腳步聲。聽在他耳裡顯得緩慢和
過于猶豫,然後門打開,福里亞特太太站在門口,他見到她顯得那麼蒼老脆弱,吃了一
驚,她難以相信地睜大眼睛看了他一陣,然後說:
「波洛先生?是你!」
他一時覺得他看見她的眼中出現恐懼的神色,不過這或許純粹是他自己的想象,他
禮貌地說[
「我可以進去嗎。太太?」
「當然可以。」
現在她已完全恢復鎮定,作勢請他進去,帶他進入她的小客廳裡。壁爐架上有一些
精細的倫敦西南區藝術家雕塑人物作品,幾張鋪着精細刺繡椅套的椅子,一個德貝茶杯
擺在小桌子上。福里亞特太太說:「我再去端一杯來。」
波洛抬起一隻微表抗議的手,但是她把他的異議揮開。時尚書屋
「當然你必須喝點茶。」
她走出房間,他再度四周觀看。一件針綉手工品,一塊精細刺繡的椅墊套,擺在一
張桌子上,上面插着一根針。靠牆是一座放書的書架,牆上掛着一排小畫和一張鑲着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