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假戲成真 第 43 頁


框的照片,照片裡頭是一個穿著制服的,留着獃板的鬍子,下巴軟弱的男人。福里亞特太太手上端着一杯茶和一塊茶杯托回到房間裡來。波洛說,「你先生嗎,太太?」「是的。」她注意
作者:阿加莎·克里斯蒂 / 頁數:(43 / 52)

框的照片,照片裡頭是一個穿著制服的,留着獃板的鬍子,下巴軟弱的男人。時尚書屋

福里亞特太太手上端着一杯茶和一塊茶杯托回到房間裡來。時尚書屋
波洛說,「你先生嗎,太太?」
「是的。」
她注意到波洛的目光掃過書架上頭彷彿在找其他的照片,她突兀地說:
「我不喜歡照片,它們讓人太過于活在過去了。人必須學習忘記,必須把枯枝砍斷。」
波洛記得他第1次見到福里亞特太太時,她正在修剪堤上的矮樹。他記得她當時說
過什麼枯枝的。他若有所思地看著她,評量着她的個性。一個迷一般的女人,他想,而
且是一個儘管外表溫柔脆弱,可能有她無情一面的女人。一個不僅會把樹上的枯枝剪掉
而且會把她自己生命中的枯枝砍掉的女人……
她坐下來倒出一杯茶,問道:「牛奶?糖?」
「三塊糖,好嗎,太太?」
她把茶遞給他,聊天式地說:
「見到你令我感到驚訝,不知道為什麼,我想不到你會再路過這一地帶。」
「我不全是路過這裡。」波洛說。時尚書屋
「不是嗎?」她雙眉微微上揚地問他。時尚書屋
「我到這裡來是有意的。」
她仍然以詢問的眼光看著他。時尚書屋
「我到這裡來部分是為了見你,太太。」
「真的?」
「首先——一直沒有年輕的史達斯夫人的消息?」
福里亞特太太搖搖頭。時尚書屋
「那天有具屍體在康華爾浮上岸,」她說。「喬治到那裡去看看認不認得除了,但是不是她。」她接着又說:「我替喬治感到非常難過,那種壓力非常大。」
「他仍然相信他太太可能還活着嗎?」
福里亞特太太緩緩搖搖頭。時尚書屋

「我想,」她說,“他已經不抱希望了。畢竟,如果海蒂還活着,她不可能成功躲
過所有的記者和找她的警察。即使她失去了記憶或什麼的——呃,當然到現在警方也該
找到她了吧?”
「似乎是這樣沒錯,」波洛說,「警方還在搜查嗎?」
「我想大概吧,我並不真的知道。」
「但是喬治爵士已經不抱希望了。」
「他並沒這麼說,」福里亞特太太說,「當然我近來一直沒見過他,他大部分時間都在倫敦。」
「那個被謀殺的女孩呢?沒有什麼進展?」
「我知道的是沒有。」她又加上一句說,「似乎是沒道理的罪案——完全沒有道理,可憐的孩子——」
「想到她仍然令你感到煩亂不安,我知道,太太。」
福里亞特太太一陣子沒回答,然後她說:
「我想當一個人老了時,任何年輕人的死掉都會令他感到煩亂不安。我們老年人期待死,但是那孩子的生命才剛開始。」
「可能不是非常有趣的生命。」
「從我們的觀點來看不是,或許吧,不過對她自己來說可能是有趣。」
「而儘管,如同你所說的,我們老年人得期待死,」波洛說,「我們並不真的想死,至少我就不想,我發現生命還是非常有趣的。」
「我不認為我覺得像你那樣。」
她比較像是在自言自語而不是對他說,她的雙肩更加垂落。時尚書屋
「我非常累,波洛先生,我不但準備好要死,而且感謝上帝讓這個時辰來到。」
他快速地瞄了她一眼,他懷疑,正如他以前懷疑過的一樣,不知道坐在那裡跟他談
話的是不是一個生病的女人,一個或許知道自己將死甚至確定將死的女人。否則他無法
說明她那強烈厭倦怠惰的態度。那種懶散疲倦,他感到,其實並不是這個女人的個性。時尚書屋
亞美·福里亞特,他感到,是一個有個性的女人,精力充沛、意志堅強。她歷經了許多
難題,失去她的家,失去財富,失去兒子。這一切,他感到,她都活過來了,她把「枯枝」剪掉了,如同她自己所說的。但是現在在她的生命中有什麼她無法砍掉的,也沒有
人能幫她砍掉的。如果這不是身體上的病,他看不出還可能是什麼。她如同微微一笑,
彷彿她看穿了他心裡所想的。時尚書屋
「真的,你知道,我沒多少可活的,波洛先生,」她說。「我有許多朋友可是沒有近親,沒有家人。」
「你有你的家。」波洛衝動之下說。時尚書屋
「你之指『納瑟屋』?是的……」
「它是你的家,不是嗎,儘管法律上它是喬治·史達斯爵士的財產?現在喬治·史達斯爵士到倫敦去了,你代他掌權。」
他再度看出她眼中尖鋭的恐懼神色,當她開口時,她的聲音帶著冰冷的意味。時尚書屋
「我不太懂你的意思,波洛先生。我感激喬治爵士租給我這間門房,不過我真的是租的,我一年付給他一筆數目取得到莊園裡去走動的權利。」
波洛攤開雙手。時尚書屋
「我道歉,太太,我並無意冒犯你。」
「無疑的是我誤會你了。」福里亞特太太冷冷地說。時尚書屋
「這是個美麗的地方,」波洛說,「美麗的房子,美麗的莊園,非常祥和,非常平靜。」
「是的,」她的臉色明亮起來,「我們一直那樣感受到,我小時候一來到這裡就感受到了。」
「但是,現在還有一樣的平靜祥和嗎,太太?」
「為什麼沒有?」
「含冤而死,」波洛說。「無辜飛濺的血。在這層陰影揭開之前,是不會有安寧的。」他接着有說,「這我想你跟我一樣知道吧,太太。」
福里亞特太太並沒有回答,她既沒動也沒說話,她相當靜的坐在那裡,而波洛不知
道她在想什麼,他微傾身向前,再度開口。時尚書屋
「太太,關於這件謀殺案——你知道很多——或許知道一切。你知道誰殺了海蒂·史達斯,你知道,或許她的屍體現在在哪裡。」
這時福里亞特太太開口了,她的聲音高大,幾近於粗嘎。時尚書屋
「我什麼都不知道,」她說,「什麼都不知道。」
「或許我用錯了字眼,你不知道,不過我想你猜得出來,太太,我相當確信你猜出來了。」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