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假戲成真 第 44 頁


「你這可真是荒唐……對不起……荒唐。」「這並不荒唐——而是相當不同的——這是危險的。」「危險?對誰?」「對你,太太。只要你保守你自己知道的秘密你就有危險。我比你更瞭解殺
作者:阿加莎·克里斯蒂 / 頁數:(44 / 52)

「你這可真是荒唐……對不起……荒唐。」

「這並不荒唐——而是相當不同的——這是危險的。」
「危險?對誰?」
「對你,太太。只要你保守你自己知道的秘密你就有危險。我比你更瞭解殺人兇手多了。太太。」
「我已經告訴過你了,我什麼都不知道。」
「那麼,懷疑……」
「我沒有懷疑。」
「對不起,這不是實話,太太。」
「說出僅僅是個人的懷疑是不對的——真的,是邪惡的。」
波洛傾身向前。「像這裡剛剛過一個月前發生的事一樣邪惡嗎?」
她縮回她的座椅裡,縮成一團。她半耳語地說:「不要跟我談起它。」然後令人毛
骨悚然地長嘆了一口氣,「反正,現在已經過去了。結束了……一了百了了。」
「你怎麼能這樣說,太太?我告訴你我自己所知道的,兇手決不會結束的。」
她搖搖頭。時尚書屋
「不。不,結束了。而且,反正我也無能做什麼,什麼都沒辦法做。」
他站起來,低頭看著她,她几乎焦躁地說:
「啊呀,連警方都已經放棄了。」
波洛搖搖頭。時尚書屋
「噢,不,太太,你這就錯了,警方並沒有放棄,而且我,」他加上一句說,「也沒有放棄,你記住,太太,我,赫邱裡·波洛,並沒有放棄。」
這是一句非常典型的退場辭。時尚書屋
17
離開「納瑟屋」之後,波洛到村子裡去,詢問之下,找到了塔克家住的農舍。他敲
敲有一陣子沒有人回應的門,因為他的敲門聲被裡頭塔克太太尖鋭的聲音所淹沒了。時尚書屋
「……而你在想什麼,吉姆·塔克,你穿著靴子怎麼上我的油耗布?我告訴過你一千次了。我整個上午都在擦洗,而現在你看看。」

幾聲微弱低沉的響聲表示出塔克兇手對這些話的反應,整體上聽來是安撫的隆隆聲。時尚書屋
“你沒有理由一直忘記,都是你急着聽收音機的體育新聞。啊呀,脫下靴子要不了
你兩分鐘的時間。還有你,葛瑞,你小心你那根棒棒糖,粘粘的手指頭可不要碰到我最
好的銀茶壺。瑪瑞蓮,有人在敲門,有人,你去看看是誰。”
門被小心翼翼地打開,一個大約十一二歲的小孩狐疑地探頭出來看著波洛,一邊腮
幫子鼓起來含着糖,她是個胖小孩,有對藍色小眼睛,有點小豬般的可愛相。時尚書屋
「是位先生,媽。」她叫喊。時尚書屋
幾縷頭髮垂在有點怒氣的臉上,塔克太太走到門口。時尚書屋
「什麼事?」她尖聲問道。「我們不需要……」她停頓下來,一陣微微相識的表情
掠過她臉上。「啊呀,我想想看,我那天不是看見你和警方的人在一起嗎?」
「啊呀,太太我把痛苦的回憶帶回來了。」波洛說著堅決地跨進門。時尚書屋
塔克太太以苦惱的眼光快速瞄了他雙腳一眼,然而波洛尖頭的亮漆皮鞋只走過幹路,
沒有泥巴落在塔克太太擦得發亮的油耗布上。時尚書屋
「進來吧,先生。」她說著退回屋子裡,推開右手邊一個房間的門。時尚書屋
波洛被引進一整潔得惹禍的小房間裡,裡頭有一股傢具擦拭劑的味道,一組黑橡木
大沙發,一張圓桌,兩盆天竺葵,一座精巧的銅製壁爐炭圍,和大量的各式陶瓷裝飾品。時尚書屋
「坐,先生,坐。我不記得名字,真的,我不認為我會聽過你的名字。」
「我的名字叫赫邱裡·波洛。」波洛快速說。“我發現我再度來到這裡,就過來拜
訪一下,向你表示我的哀悼之意,同時問問你是否有任何進展,我相信殺害你女兒的凶
手已經被發現了。”
「沒有他的聲影。」塔克太太帶著些怨恨說。“這真是可恥到極點。如果你問我,
我的看法是這種事如果發生在我們這種人家警方根本就不費心,警方到底是什麼?如果
他們全都像巴比·賀斯金那樣,整個國際不到處都是罪案那才怪了。巴比·賀斯金只會
把所有的時間花在偷看停在公地上的那些車子裡。”
這時候,已經脫掉靴子的塔克兇手,出現在門口,穿著襪子走路。他是個大塊頭、
紅臉的男人,帶著溫和的表情。時尚書屋
「警方沒問題。」他以粗嘎的聲音說。「像其他任何人一樣有他們的麻煩,這些瘋子不那麼容易找到,看起來跟你我一樣,如果你懂我的意思。」他加上一句,直接對波
洛說。時尚書屋
替波洛開門的小女孩出現在她父親背後,而一個大約八歲的小男孩探頭國她的肩膀,
他們都極感興趣的盯着波洛看。時尚書屋
「這位大概是你們的小女兒吧,我想。」波洛說。時尚書屋
「那是瑪瑞蓮,那是。」塔克太太說,「而那是葛瑞,過了說你好,葛瑞,還有注意你的禮貌。」
葛瑞退了回去。時尚書屋
「害羞,他。」塔克太太說。時尚書屋
「非常有禮,我相信,先生。」塔克先生說,「你過來問關於瑪蓮的事。啊,那是件可怕的事,絶對是。」
「我剛剛去拜訪了福里亞特太太。」波洛說,「她好像也深深這樣感到。」
「從那以來,她就一直心情惡劣。」塔克太太說。「她年紀大了又受了驚,那樣發生在她自己的地方上。」
波洛再度注意到每個人都不自覺地假定「納瑟屋」仍然是屬於福里亞特太太的。時尚書屋
「讓她感到在這一方面負有責任。」塔克先生說,「並不是那件事跟她直接相關。」
「實際上提議瑪蓮扮演受害人的是誰?」波洛問道。時尚書屋
「來自倫敦寫書的那位太太。」塔克太太很快地說。時尚書屋
波洛溫和地說。時尚書屋
「可是她在這裡是陌生人,她甚至不認識瑪蓮。」
「是馬斯特頓太太把女孩子們集合在一起的。」塔克太太說,「而且我想大概是馬斯特頓太太說要瑪蓮擔任的。而我必須說,瑪蓮感到夠高興的了。」
波洛感到,他再度面對一面白牆,不過他現在知道了奧利弗太太當初找他來時的感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