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假戲成真 第 45 頁


受,某人在暗中操縱,某人透過其他確認的人遂行他自己的心願。奧利弗太太、馬斯特頓太太,她們都是傀儡頭子。他說:「我一直在想,塔克太太,不知道瑪蓮是不是原先就認識這個……呃……
作者:阿加莎·克里斯蒂 / 頁數:(45 / 52)

受,某人在暗中操縱,某人透過其他確認的人遂行他自己的心願。奧利弗太太、馬斯特

頓太太,她們都是傀儡頭子。他說:
「我一直在想,塔克太太,不知道瑪蓮是不是原先就認識這個……呃……殺人狂。」
「她不會認識那些人。」塔克太太高潔地說。時尚書屋
「啊,」波洛說,“不過如同你先生剛剛所說的,這些瘋子很難辨認出來。她們看
起來就像……呃……你我一樣。可能有人在遊園會上跟瑪蓮說過話,或者甚至在這之前。時尚書屋
以十分無害的態度跟她做朋友,送給她禮物,或許吧。”
「噢,不,先生,沒有那種事。瑪蓮不會接受陌生人的禮物,我給她的教養不至于如此。」
「可是她可能看不出其中有什麼害處。」波洛堅持說。「假設給她東西的是某個好太太。」
「你的意思是說,像住在磨房小屋的年輕雷奇太太。」
「是的。」波洛說。「像她那樣的某一個人。」
「曾經給過瑪蓮一支唇膏,她。」塔克太太說。“非常生氣,我。‘我不准你把那
髒東西塗在你臉上,瑪蓮,’我說。『想想看你爸爸怎麼說。』呃,她說,神氣活現地,
是住在羅德家小平房的那位太太送給我的。說些我聽得進去的話,她。呃,我說,‘年
不要聽信倫敦來到太太們說的話。她們可好,在臉上塗塗抹抹的,把眼睫毛塗得黑黑的
等等,那是她們的事。但是你是個高尚的女孩,我說,你給我好好用肥皂和清水來洗臉,
直到你再多長大一些再說。’”
「可是她並不同意你的話,我想。」波洛微笑着說。時尚書屋
「我說話算話。」塔克太太說。時尚書屋
胖乎乎的瑪瑞蓮突然覺得好玩地吃吃笑了起來。波洛以鋭利的眼光看了她一眼。時尚書屋
「雷奇太太是不是還給了瑪蓮其他任何東西?」他問道。時尚書屋
「相信她還給了她一條圍巾或什麼的——她不再用得上了的。一種俗麗的東西,不過品質不太好,我看得出品質來。」塔克太太點點頭說。“年輕時在『納瑟屋』做過事,
我。在那些日子裡太太們都穿戴得體的東西,沒有顏色俗麗的東西或是這一切什麼尼龍

和人造絲的;真正的好絲。啊,她們有些波紋皺絲衣服本身就夠突出了。”
「女孩子喜歡鮮艷一點的衣服。」塔克先生縱容地說。「我自己就不在意一些鮮艷的色彩,不過我不喜歡那些髒兮兮的唇膏。」
「我對她有點凶。」塔克太太說,眼睛突然矇矓起來,“而她就那樣可怕地走了,
事後想想真希望我沒對她講話那麼凶。啊,近來好像是除了麻煩事和葬禮之外什麼都沒
有。禍不單行,他們這樣說的,這句話夠真實的了。”
「你們另外又失去了親人?」波洛禮貌地問道。時尚書屋
「我太太的父親。」塔克先生解釋說。“深夜坐他的船渡河從『三犬』酒館回來,
一定是上碼頭時失足掉進河裡去了。當然他那種年紀的人應該乖乖待在家裡,可是老人
家你拿他沒辦法,總是在碼頭上閒逛,他。”
「父親一向對船很內行。」塔克太太說。「以前常為福里亞特先生看船,那是好幾年好幾年以前了。」她接着又開朗地說,“並不是父親去世多叫人傷心。時尚書屋

你可能也會這

樣說。九十多歲了,他,而且很多方面都惹人生氣。總是胡言亂語地說些荒唐的話,是
他走的時候了。不過當然,我們得好好埋葬他——人兩次葬禮接踵而來花費很多錢。”
波洛略過這些經濟上的問題沒聽進去——一項記憶隱隱浮現。時尚書屋
「一個老人——在小碼頭上?我記得跟他說過話。他是不是叫——?」
「莫德爾,先生,那是我娘家的姓。」
「你父親,如果我記的沒錯,以前是『納瑟屋』的主園丁吧?」
「不,那是我大哥,我是家裡排行最小的——我們一共有十一個。」她有點驕傲地
加上一句,「納瑟這地方有莫德爾家族的人已經好幾年了,不過現在都分散了,父親是我們家族留在這裡的最後一個。」
「『納瑟屋』裡總是有福里亞特家族的人在。」
「對不起你說什麼,先生?」
「我在重述你父親在碼頭上曾經對我說過的話。」
「啊,說一大堆荒唐的話,父親,我得不時相當凶的叫他閉嘴。」
「這麼說瑪蓮是莫德爾的孫女。」波洛說。「嗯,我開始明白了。」他沉默了一下,
內心極感興奮。「你說,你父親淹死在河裡?」
“是的,先生。喝太多了一點,他。他從哪裡弄到的錢,我不知道。當然他在碼頭
上幫人看船停船的不時拿到小費,他非常精明把錢藏起來不讓我知道是的,恐怕他是喝
太多了一點。失足,我想是,在離開他的船上碼頭時。所以他就掉進去被淹死了,他的
屍體第2天浮上舵口。你可能說,以前沒出過事真是奇怪,他九十二歲了,而且眼睛已
經瞎掉了一半。”
「事實上還是以前的確沒這樣出過事……」
「啊,算了吧,意外遲早會發生的……」
「意外,」波洛深思地所。「我感到可疑。」
他起身。他喃喃說道:
「我該早就猜測出來,很久以前就猜測出來,那孩子實際告訴過我……」
「對不起你在說什麼,先生?」
「沒什麼,」波洛說。「我再次為你女兒和你父親的死向你致上我的哀悼之意。」
他跟他倆握握手,離開了農舍。他自言自語:
「我笨——真笨,我看每一件事情的角度都錯了。」
「嗨——先生。」
一聲謹慎的輕喚,波洛回過頭看,那胖乎乎的孩子瑪瑞蓮正站在農舍牆壁的陰影下。時尚書屋
她召他過去,輕聲細語地開口講話。時尚書屋
「媽媽不時什麼都知道。」她說。「瑪蓮那條圍巾不是小平房的那個太太給她的。」
「那麼她是從哪裡得到的?」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