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假戲成真 第 47 頁


「只是驚嘆了一聲,奇怪。」波洛說,聲音中帶著敬畏。“你總是給我一些想法,我好多年不見了的朋友海斯亭也一樣,你現在就給了我另外一個問題的線索。不過不要再談那些了,讓我來問你問
作者:阿加莎·克里斯蒂 / 頁數:(47 / 52)

「只是驚嘆了一聲,奇怪。」波洛說,聲音中帶著敬畏。“你總是給我一些想法,

我好多年不見了的朋友海斯亭也一樣,你現在就給了我另外一個問題的線索。不過不要
再談那些了,讓我來問你問題吧,你認不認識一個原子科學家,太太?”
「我認不認識一個原子科學家?」奧利弗以驚訝的聲音說。「我不知道,我想可能認識吧,我是說,我認識一些教授之類的,我從來就不太確定他們實際上在做些什麼。」
「可是你在你的『尋凶』比賽中把一個原子科學家列為涉嫌人之一?」
“噢,那個!那只是趕時髦。我是說,我去年聖誕節去買給我侄兒的禮物時,除了
科幻小說、太空和超聲波之外什麼都沒有,所以當我開始構想『尋凶』比賽時,我想,
『最好找個原子科學家當主要涉嫌人,時髦一點。』畢竟,如果我需要一點專業上的玩
意時,我總可以從亞力克·雷奇那裡得到。”
「亞力克·雷奇——莎莉·雷奇的丈夫?他是原子科學家嗎?」
“是的,他是。不是哈維爾的。威爾斯某個地方,卡迪夫,或是布列斯托,是嗎?時尚書屋
他們租住的小平房只是去度假的。是的,這麼說,當然,我的確還是認識一個原子科學
家。”
「或許就是在『納瑟屋』遇見他才讓你想到原子科學家的吧?可是他太太並不是南斯拉夫人。」
「噢,不是,」奧利弗太太說,「莎莉是純正的英國人,這你當然知道吧?」
「那麼你怎麼想到南斯拉夫籍太太的?」
「我真的不知道……難民,或許吧?學生?住在招待所從樹林闖過去說些破英語的那些外國女孩?」
「我明白……是的,現在我明白了很多事。」
「也該是時候了。」奧利弗太太說。時尚書屋
「對不起?」
「我說也差不多是時候了,」奧利弗太太說,「我是說,差不多是你真明白的時候了,直到現在,你好像什麼事都沒做。」她的聲音帶著責備的意味。時尚書屋
「一個人不可能一下子什麼事都想出來,」波洛自我防衛說。「警方,」他加上一
句話,「完全被困住了。」
「噢,警方,」奧利弗太太說。「要是蘇格蘭警場的頭子是個女人……」

波洛認出這句聞名的話語,連忙打斷。時尚書屋
「事情複雜,」他說。「極為複雜。不過現在——我私下告訴你——現在我想出來了!」
奧利弗太太保持平靜。時尚書屋
「也許吧,」她說:「可是已經有兩條人命不見了。」
「三條。」波洛更正地說。時尚書屋
「三條人命?第3個是誰?」
「一個叫莫德爾的老人。」赫邱裡·波洛說。時尚書屋
「那我還沒聽說過,」奧利弗太太說,「報紙上有嗎?」
「沒有,」波洛說,「直到現在,除了看作是意外死亡外還沒有人懷疑過什麼。」
「不是意外嗎?」
「不是,」波洛說,「不是意外。」
「呃,告訴我是誰幹的——我是指,這三件謀殺案——或是在電話中你不能說?」
「這種事不在電話中說。」波洛說。時尚書屋
「那麼我要掛斷了,」奧利弗太太說。「我受不了。」
「等一等,」波洛說,「我還有事要問你。哎呀,是什麼事?」
「這就是上了年紀的跡象,」奧利弗太太說。「我也一樣,忘掉一些事情——」
「有件事,小小的一點——令我煩惱。我當時在船庫裡……」
他回想,那堆漫畫書報。瑪蓮塗寫在邊緣上的字句。「阿爾伯特跟杜琳要好。」他
當時感到缺了什麼——他必須問奧利弗太太的什麼。時尚書屋
「你還在嗎,波洛先生?」奧利弗太太問道,在此同時接線生要求再投錢。時尚書屋
再投過錢後,波洛再度開口。時尚書屋
「你還在嗎,太太?」
「我還在,」奧利弗太太說。「我們不要再浪費錢在彼此間說在不在上,是什麼事?」
「是非常重要的事,你記得你的『尋凶』比賽過程吧?」
「呃,當然我記得。實際上這正是我們目前正在談的,不是嗎?」
「我犯了一個嚴重的錯誤,」波洛說。“我沒看你發給參加比賽者的情節大綱。認
真來說,那對查出兇案似乎並不重要。我錯了,是重要,你是個敏感的人,太太。你被
你周圍的氣氛所感染了,被你所遇見的人的個性所感染。而這些都轉入你的情節大綱中,
你自己並不知道,不過你富有創造力的頭腦從它們得到了靈感。”
「你說得真美,」奧利弗太太說,「不過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一直都比你自己所瞭解到的更瞭解這件罪案。現在來說我想問的那
個問題——實際上是兩個問題,不過第1個問題非常重要,當你開始計劃『尋凶』比賽
活動時,你有沒有指定屍體要在船庫裡被發現?”
「不,沒有。」
「你本來打算安排在什麼地方?」
“在那夾在屋旁石楠花叢裡的可笑小涼亭裡,我想那是恰當的地方,可是後來有個
人,我不記得到底是誰,堅持數應該安排在那幢怪建築裡。呃,當然那是個可笑的主意!
我的意思是說,任何人都可能相當不經意得逛到那裡去,不必根據線索就能發現屍體,
竟然有人這麼笨。當然我無法同意。”
「所以,你就接受了安排在船庫的建議?」
「是的,就是這樣。真的沒有什麼可以反對安排在船庫裡的,儘管我仍然認為安排在那小涼亭裡比較好一些。」
「是的,這是你在我們見面的第1天大致跟我說過的技巧。還有一件事,你記不記得告訴過我說有一條最後的線索寫在給瑪蓮消遣的漫畫書報上?」
「當然記得。」
“告訴我,那一條線索是不是象他極力回想他當時站在那裡所看見的那些塗寫的
字句
:阿爾伯特跟杜琳要好;喬治·波奇在樹林裡吻徒步旅行的女孩;彼得在看電影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