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假戲成真 第 8 頁


他們大半隻是眨眨眼睛,瞪着你,聽不懂。而女孩子們則吃吃笑。各種國籍的都有,意大利的、南斯拉夫的、荷蘭的、芬蘭的——”他黯然結束話語。「好了,」雷奇太太說,「我去幫你對付那些
作者:阿加莎·克里斯蒂 / 頁數:(8 / 52)

他們大半隻是眨眨眼睛,瞪着你,聽不懂。而女孩子們則吃吃笑。各種國籍的都有,意

大利的、南斯拉夫的、荷蘭的、芬蘭的——”他黯然結束話語。時尚書屋
「好了,」雷奇太太說,「我去幫你對付那些倔強的女人。」
她帶他跨出窗門,然後回頭喊說:「來吧,積姆,來為正義粉身碎骨吧。」
「好吧,不過我想讓波洛先生明白『尋凶』比賽活動,既然他要頒發獎品。」
「你可以稍後再告訴他。」
「我會在這裡等你。」波洛欣然說。時尚書屋
在隨即而起的沉默中,亞力克·雷奇在椅子裡伸伸懶腰,嘆了一聲。時尚書屋
「女人!」他說,「就像一群蜜蜂。」
他轉頭望出窗外。時尚書屋
「這一切是在幹什麼?對任何人都無關緊要的什麼遊園會。」
「不過,」波洛指出,「顯然對某些人來說是重要的。」
「為什麼就不能有點腦筋?為什麼他們不能想一想?想想這整個世界亂成什麼樣子了。難道他們不瞭解這地球上的居民正忙着自殺?」
波洛不打算回答這個問題的判斷正確,他只是懷疑地搖搖頭。時尚書屋
「除非我們能在來不及之前想想辦法做點什麼……」亞力克·雷齊中斷下來。他的
臉上掠過氣憤的神色。「喔,不錯。」他說,“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你認為我緊張、神
經質——等等一切。就像那些該死的醫生一樣,要我休息,換個環境,呼吸海邊的空氣。時尚書屋
好了,莎莉和我來到這裡,租下『磨房』三個月,而我已經依照他們的處方辦理。我釣
魚、游泳、散步、作日光浴——”「我是注意到你作過日光浴,是的。」波洛禮貌地說。時尚書屋
「喔,這?」亞力克一手伸向發痛的臉。「這可以說是英國僅有的一次美好夏日的結果。但是這到底有什麼好處?你無法只靠逃避來躲開現實。」
「是的,逃避從來就沒有任何好處。」
“而置身在像這樣的鄉村氣息裡只讓你更加倆機一些事情——我剛剛說的以及這個
國家的人民令人難以置信的麻木不仁。甚至夠聰明了的莎莉,也是完全一樣。為什麼要

去操那個心?她這樣說的。時尚書屋
這簡直令我發瘋!為什麼要去操那個心?”
「恕我感興趣一問,你為什麼要操心?」
「天啊,你也一樣?」
「不,我這不是忠告,只不過是我想知道你的答案。」
「難道你不明白,總得要有個人想辦法做點什麼事。」
「而那個人就是你?」
「不,不,不是我個人。在像這樣的時代裡一個人無法是『個人』。」
「我不明白為什麼不能。即使如同你所說的『這樣的時代裡』,一個人仍然是一個人。」
「可是不應該是這樣!在緊張的時代裡,在生死關頭的時候,人不能想到自己的一些無意義的病痛或是個人一些比什麼都緊要的事務。」
“我向你保證,你的想法相當錯誤。在大戰的末期,一次猛烈的空襲中,我心中盤
踞的想法是我小趾上的一個鷄眼的疼痛多於我對死亡的恐懼。這在當時令我感到驚訝怎
麼會是這樣。我對自己說,『想想看,現在任何一個時刻,死亡都可能來臨。』可是我
仍然覺察到我腳趾上鷄眼的疼痛——真的,我為我自己得忍受那種疼痛以及死亡的恐懼
而感到受傷害。就因為我可能死掉而使得我生活中的每一件小事情備增重要性。我看過
一個女人在一次街上的意外事件中被擊倒在地,斷了一條腿,而她放聲大哭起來因為她
看見她的襪子上有一條綫脫掉抽絲。”
「那正是向你顯示女人是多麼的傻!」
「那向你顯示人是什麼樣子的,或許,就是哪個對個人生活的專注引導人類倖存下去的。」
亞力克·雷奇發出不屑的笑聲。時尚書屋
「有時候,」他說,「我想他們倖存下去真是可能。」
「你知道,」波洛堅持說,“這是一種謙卑的形式,而謙卑是可貴的。我記得戰時
在你們這裡的地下鐵道里有一個口號寫着:『一切全靠你了。』我想,這句口號是某個
聖賢想出來的——不過依我的觀點,這是一個危險而令人生厭的教條。因為它並不真實。時尚書屋
一切並非全靠——比如說,某某太太一個人而已。如果她被人引導而認為是的話,那麼
這對她個人來說並不好。在她想著她能在世界事務中扮演的角色時,她的小寶寶卻拉倒
了熱水瓶。”
「你的觀念相當古板,我想,說出你的口號會是怎麼樣的來聽聽。」
「我不需要擬訂我自己的口號,在這個國家就有一個更老的口號令我非常滿意。」
「那是什麼?」
「『信任上帝,同時準備萬一。』」
「哎,哎……」亞力克·雷奇似乎覺得好玩,「真想不到你會這樣說,你知不知道我想看到這個國家裡做出什麼事來?」
「無疑的,一定是某件強烈而令人不愉快的事。」波洛微笑着說。時尚書屋
亞力克·雷奇保持嚴肅。時尚書屋
「我想看到沒一個低能的人被除掉——馬上除掉!不要讓他們繁殖。如果,有一代的人,只有智能高的人才讓他們生育後代的話,想想看結果會是怎麼樣。」
「或許,精神病院裡的病人會大量增加。」波洛冷淡地說,“植物需要根也需要花,
何況是人,雷奇先生。不管花再怎麼大怎麼美,如果底下的根被摧毀了,那就不再有花
了。”他以聊天似的口吻加上一句說,「你會不會把史達斯夫人考慮作為進無痛屠殺室的候選人?」
「會,真的。像那種女人有什麼好處?她對社會有過什麼貢獻?她的腦子裡除了衣服珠寶之外還想過什麼?如同我所說的,她有什麼好處?」
「你和我,」波洛溫和地說,「確實比史達斯夫人智能高多了。但是——」他悲傷
地搖搖頭——「恐怕我們都沒有她那麼具有裝飾性,這是事實。」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