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假戲成真 第 9 頁


「有裝飾性……」亞力克·雷奇激烈地哼了一聲,然而他的話被又從窗門進來的奧立佛太太和華伯頓上尉打斷。4「你必須來看看『尋凶』比賽的線索和一些東西,波洛先生。」奧立佛太太喘
作者:阿加莎·克里斯蒂 / 頁數:(9 / 52)

「有裝飾性……」亞力克·雷奇激烈地哼了一聲,然而他的話被又從窗門進來的奧

立佛太太和華伯頓上尉打斷。時尚書屋
4
「你必須來看看『尋凶』比賽的線索和一些東西,波洛先生。」奧立佛太太喘不過
氣說。時尚書屋
波洛起身順從隨跟他們而去。時尚書屋
他們三人越過大廳,進入一間裝潢象辦公室一樣樸素的小房間。時尚書屋
「你左手邊是一些致命的武器,」華伯頓上尉手揮向一張呢布面小牌桌說,“上面
擺着一把小手槍、一截上面有邪惡的銹跡的鋁管、一個標明『毒藥』的藍色瓶子、一截
曬衣繩和一具皮下注射器。”
「那些是兇器,」奧立佛太太解釋說,「而這些是涉嫌人。」
她遞給他一張印製的卡片,他感興趣地看著。時尚書屋

涉嫌人

艾絲特兒·葛林——一個美麗、神秘的年輕女人,布朗特上校的客人。時尚書屋
布朗特上校——當地鄉紳,他的女兒瓊·布朗特——嫁給彼得·蓋伊——一個年輕
的原子科學家。時尚書屋
威林小姐——管家。時尚書屋
懷爾特——主僕。時尚書屋
瑪亞·史達維斯基——一個徒步旅行的女孩。時尚書屋
伊斯特邦·羅右拉——一個未受邀請的客人。時尚書屋
波洛眨眨眼,不解的默默望向奧立佛太太。時尚書屋
「優秀的一些人物,」他禮貌地說。「不過容我一問,太太,參加比賽的人要做什麼?」
「把卡片翻過去。」華伯頓上尉說。時尚書屋
波洛照做。時尚書屋
卡片的另一面印着[
姓名地址[
解答[
兇手名字[
兇器[
動機[

時間和地點[
你得到結論的理由[
「每一個進場的人都有一張,」華伯頓上尉快速地說,“還有一本筆記本和一支筆
供抄錄線索用。有六條線索。像『尋寶』一樣逐一追尋下去,而這些兇器藏在一些可疑
的地方。這是第1條線索,一張快照,每個人都從這張快照開始。”
波洛接過那張印製的快照,皺起眉頭仔細看著。然後把照片顛倒過來,他仍然是迷
惑不解,華伯頓笑出聲來。時尚書屋
「巧妙、迷惑人的一張照片,可不是嗎?」他得意地說,「一旦你知道那是什麼就相當簡單了。」
不知道照片裡頭是什麼的波洛,越發感到困惑。時尚書屋
「裝鐵條的窗子?」他試探說。時尚書屋
「看起來有點像,我承認。不,是網球網的一部分。」
「啊。」波洛再度看著那張快照,「呃,是像你所說的東西——別人告訴你是什麼東西后就相當明顯了!」
「這大都看你是怎麼看的。」華伯頓笑着說。時尚書屋
「這是非常深奧的真理。」
「第2條線索會在網球網中央下方的一個盒子裡被找到。盒子裡裝的是這個空毒藥瓶——這個,還有一個鬆脫的軟木塞。」
「只是,你知道,」奧立佛太太快速地說:「這是一個螺旋瓶蓋的瓶子,因此這個軟木塞子才是真正的線索。」
「我知道,太太,你一向充滿巧思,不過我不太明白……」
奧立佛太太打斷他的話。時尚書屋
「噢,可是,當然。」她說,「有一個故事,就像雜誌上的連載小說——一份綱要。」她轉向華伯頓:「你拿到說明書沒有?」
「印刷廠的人還沒有送來。」
「可是他們答應過了!」
「我知道,我知道,每個人都總是答應,今天下午六點就印好了,我打算開車去拿回來。」
「噢,好。」
奧立佛太太深深嘆了一口氣,轉向波洛。時尚書屋
“呃,這麼一來,我得親口告訴你了。只是我口才不太好,我是說如果我寫東西,
我寫得十分清楚,可是如果我講話,總是讓人聽起來非常混淆,所以我從來不跟任何人
討論我小說的情節。我學會了不這樣做,因為如果我跟他們討論,他們就會茫然地看著
我說——呃——是的,可是——我不明白是怎麼一回事——而且當然那樣不可能寫出一
本書來,這麼令人感到沮喪,而且不是真的,因為當我寫的時候就成一本書了!”
奧立佛太太停頓下來呼吸,然後繼續。時尚書屋
“呃,是像這樣的。有一個彼得·蓋伊,他是一個年輕的原子科學家,而他娶了這
個女孩,瓊·布朗特,而他的第1任太太死了,可是她並沒有死,而她出現了因為她是
一個情報員,或者或許不是,我的意思是說她可能真的是個徒步旅行的女孩——而做太
太的有了外遇,而這個人羅右拉出現,不是要跟瑪亞會面,就是要監視她,而有一封勒
索信可能是管家寫的,或者可能是主僕,而左輪手槍失蹤了,而由於你不知道那封勒索
信是寫給誰的,而那皮下注射器在吃飯時掉出來,後來就不見了……”
奧立佛太太完全停止下來,正確預測出波洛的反應。時尚書屋
「我知道,」她同情地說。「聽起來一塌糊塗,可是其實並不然——在我腦子裡不會——而且當你看到綱要說明書時,就會發現相當清晰。」
「而且,無論如何,」她作結論說,“故事其實並不重要,重要嗎?我的意思是說,
對你來說並不重要。你只要頒獎就可以了——非常好的獎品,首獎是一個形狀象一把手
槍的銀煙盒——上面寫着破案的人是多麼的聰明過人。”
波洛心想破案的人的確非常聰明。事實上,他非常懷疑會有人破得了案。整個「尋凶」的情節和行動在他看來就好象被蒙在一層穿不透的霧裡。時尚書屋
「呃,」華伯頓上尉瞄了一眼腕錶,歡欣地說:「我還是出發到印刷廠去拿回來的好。」
奧立佛太太悶吼了一聲。時尚書屋
「如果還沒有印好——」
「噢,會印好的,我打過電話了,再見。」
他離開房間。時尚書屋
奧立佛太太立即抓住波洛的手臂,粗聲粗氣的低聲問說:
「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
「你查出什麼來沒有?或是認出了任何人來?」
波洛以微帶責備的口吻回答說[
「每一個人每一件事在我看來都十分正常。」
「正常?」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