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尋人遊戲 第 2 頁


「除了報警,我們還能怎麼辦?人都已經死了,你還想得到那一百萬圓獎金嗎?」3十津川警部打了一個大大的噴嚏。這兩三天來,天氣變得非常寒冷,雖然他的身體尚稱硬朗,可是支氣管卻
作者:待考 / 頁數:(2 / 13)

「除了報警,我們還能怎麼辦?人都已經死了,你還想得到那一百萬圓獎金嗎?」

3
十津川警部打了一個大大的噴嚏。時尚書屋
這兩三天來,天氣變得非常寒冷,雖然他的身體尚稱硬朗,可是支氣管卻臆弱了點,
天氣一冷,很容易感冒,對他來說,冬天是痛苦的季節,不過,事實上,一到冬天,因
為忙着處理棘手的案件,根本沒時間感冒。時尚書屋
不過這次的事件是不是很棘手,目前還不知道。時尚書屋
「大概是《日本週刊》上的男人沒錯。」小川刑警拿出《日本週刊》說道。時尚書屋
十津川看了一眼周刊上的照片和記事,然後注視着死者說道:「這個人值一百萬圓?」
「是的。也找到變裝用的鬍子。」
「室內被翻得亂七八糟。」十津川環視着室內說道。時尚書屋
衣櫥的抽屜被拉出來,門也被打開了,西裝、襯衫散滿一地。時尚書屋
「兇器找到了沒有?」
「沒有,看樣子是被兇手帶走了。」
「嘿!跟死者的家人聯絡過了嗎?」
「已打電話給《日本週刊》的總編輯三田村,他說立刻開車趕過來。」
「有車子來了。」
十津川經由窗子往下注視着。時尚書屋
當他把銜在嘴上的香煙點上火時,有一輛閃閃發光的雪白美國車在公寓前面停下來,
從車子裡面下來一個身材高大的人,那輛車是福特野馬。時尚書屋
那個人佯裝點煙而停下來,抬頭望了五樓這個房間一眼。時尚書屋
無意中他跟十津川的視線接觸到。時尚書屋
大概是三田村總編輯。十津川這麼想。時尚書屋
如果是的話,將是很棘手的人物,因為對方不但腦筋好,反應快,而且又自己開車,
跟他所想的截然不同。時尚書屋
「主任,三田村總編輯來了。」
小川刑警離開窗邊,向十津川轉過來。時尚書屋
果然是那個人。時尚書屋
咖啡色的西裝裁剪得很合身,雖然皮膚稍微黑了一點,可是那張臉很有男性魅力。他大概有小老婆吧!十津川這麼想。時尚書屋
「這麼晚了,還把你找來,實在很抱歉。」十津川說道。時尚書屋
「事關殺人,再晚也要來。」三田村微笑着說道。時尚書屋

當他一看到屍體,不但臉上的笑容消失了,臉色也黯淡下來。時尚書屋
「被誰殺害的?」
「《日本週刊》上的照片是不是這個人?」
「是的。這個人名叫小笠原。」
「他是怎樣的一個人?是你的屬下嗎?」
“不是,是一個很有希望,很有前途的年輕演員。由於供人尋找的人選,必須具備
某種程度的演技和化妝術,所以我們才讓『飛馬』劇團的小笠原君客串一次,沒想到竟
發生這種事情……”「貴刊懸賞一百萬圓尋人?」
「是的,因為我們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企劃案。」
「為什麼你們要擬訂這項企劃案?」
“關於這,我們已在周刊上說明過了。簡單一句話,就是要喚起社會大眾對別人的
關心。住在城市裡的人,就連鄰居也少有往來,報紙甚至經常說城市裡面充滿孤寂。為
了證實一個人能不被發現的生活在東京裡,才開闢這個園地。刑警先生,你認為這是不
是一個很有趣的企劃?”
「也許吧。」十津川以模梭兩可的口氣回答。時尚書屋
或許是很有趣的企劃,但也有可能是為了促銷而使出來的花招,因為想找到照片中
人,而獲得那一百萬圓獎金,必須先購買刊登那個人特徵的《日本週刊》才行。時尚書屋
發現屍體的那對男女就是一例。時尚書屋
「這個企劃是總編輯你想出來的吧?」
「應該說是編輯會議決定的才正確。」
「可是這個企劃原始提案人是你吧?」
「是的。」
「你們給被害者多少佣金?」
「我們給他三個禮拜的生活費三十萬圓,如今過了一個禮拜,應該還剩下二十萬圓。」
「可是我們找遍所有的地方,都不見那筆錢。」
「會不會被強盜搶走了?」
「不知道,不過有那種可能。」
「如果真是這樣,那個強盜也末免太笨了。」三田村說罷,哈哈大笑。時尚書屋
「為什麼呢?」
「刑警先生,你不那麼認為嗎?強盜殺他,只能搶到二十幾萬,如果不殺他,而打電話給我們,不是可以得到一百萬圓獎金嗎?」
「說得也是。那麼這棟公寓呢?」
「這棟公寓是小笠原君出面租下來的。」
「我說的是房租。」
“房租當然由本社支付,床鋪、沙發都是租來的,費用也是由本社支付,我們要求
他在這三個禮拜內,一定要在這裡住十天。時尚書屋
「這麼說來,小笠原君住在這裡,你是知道了?」
「那當然,不只我,本社的其他同事也都知道,因為他每天都要跟本社聯絡一次。」
「今天有聯絡嗎?」
「有,是上午十點聯絡的,每天他都在那個時間跟本社聯絡。」
「今天他講電話的情形怎樣?」
「好像很高興,因為他說周刊上登出那麼大的一張照片,竟然沒有人能找到他,實在是很有趣的一件事。」
「除了貴社的人,還有沒有人知道被害者住在這裡?」
「應該沒有。」
「被害者的父母呢?」
「被害者的父母住在北海遭。」
「被害者告訴他朋友的可能性怎麼樣?」
「他有沒有告訴朋友,我不知道,不過我們有約在先,他不得把行蹤泄漏給朋友。」
「噢!」
“如果小笠原君把行蹤泄漏給朋友,好讓他的朋友獲得一百萬圓獎金,我們的尋人
企劃就變得毫無意義了。話雖這麼說,他究竟有沒有把行蹤告訴朋友,我就不敢斷言
了。”
4
三田村說罷,點燃細長的香煙吸了一口。時尚書屋
十津川再度注視着他。時尚書屋
三田村年約三十五、六歲,好像對人生充滿了信心。乍看之下,是個值得信賴的人,
可是換一個角度看,似乎是個令人討厭的卑鄙小人。時尚書屋
「剛纔你說小笠原君屬於什麼劇團?」
「飛馬劇團,在澀谷有辦事處。」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