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尋人遊戲 第 4 頁


「三田村夫婦的感情是不是很好?」「好像很好。不過,聽飛馬劇團的團員說,小笠原跟牙子有染。」「三角關係?」「問題是當三田村知道這件事時,會有什麼反應?如果三田村發現妻子紅
作者:待考 / 頁數:(4 / 13)

「三田村夫婦的感情是不是很好?」

「好像很好。不過,聽飛馬劇團的團員說,小笠原跟牙子有染。」
「三角關係?」
「問題是當三田村知道這件事時,會有什麼反應?如果三田村發現妻子紅杏出牆後,提出此企劃案,三田村是兇手的可能性就大大提高了。」
「可能三田村一開始就想殺害小笠原,所以才提出這種企劃案,由於每天的行動都要向他報告,所以想殺害小笠原實在太簡單了。」
「也由於兇手是三田村,小笠原才會讓他進入寢室,並且身穿睡衣褲跟他見面。」
由小川刑警說話的口氣來看,他己認定三田村就是殺害小笠原的兇手。時尚書屋
到了下午,解剖報告出來了。時尚書屋
死因是背部被刺,傷及心臟,死亡推定時間是晚上八點到九點間。時尚書屋
首先調查三田村的不在揚證明吧,十津川這麼想。時尚書屋
雖然三田村還在出版社上班,可是十津川卻特地去他家拜訪。時尚書屋
三田村的家是在以房價五千萬圓以上聞名的原宿高級公寓內。時尚書屋
當他抵達以茂盛的神宮樹林為背景的「和平公寓」後,搭乘電梯直上大樓,在五房
二廳的大房子門前掛着「三田村」的牌子。時尚書屋
一按電鈴,從對講機傳來年輕女人的問話聲。時尚書屋
「誰呀?」
「我是警視廳搜查一課的刑警。」十津川一面咳嗽,一面說道。時尚書屋
今年他的感冒特別嚴重。時尚書屋
不久,門打開了,出現一個身材高大的女人。時尚書屋
那個女人很漂亮,眼光也很凌厲,給人一種「精明能幹」的感覺。時尚書屋
十津川把警寮證件拿給那個女人看。時尚書屋
「我想向你請教有關三田先生的事情。」
「我先生現在在雜誌杜上班。」
「這我知道,不過,我想問你也一樣。」
「那麼,你問好啦!」
那個女人把十津川帶到客廳。時尚書屋
客廳非常寬敞,地板上鋪着獸皮地毯,有一套非常柔軟的沙發。時尚書屋
「你家的客廳好大喲!」
十津川以賞嘆的口氣說道[
「我家只有兩房一廳,縱使把陽台算進去,也沒有這間客廳大。」
「你有什麼事情請快說。」那個女人板著臉孔說道。時尚書屋
「為了慎重起見,請問你是不是三田村牙子太太?」
「是的,我是三田村太太。」

「昨天有一個名叫小笠原孝夫的年輕人被殺,你認識他嗎?」
「不認識。」
「那好奇怪呀!」
十津川拿出香煙,慢慢點上火後說道:
「小笠原孝夫跟你同屬飛馬劇團,你應該認識才對呀!」
「噢!如果是那個小笠原孝夫,那我認識,剛纔我不知道你所說的小笠原孝夫就是這個小笠原孝夫,所以我才說不知道。」
三田村牙子以冷漠的口氣說道。時尚書屋
果然如他所料,她是個很厲害的女人。時尚書屋
“你認識的這個小笠原孝夫被殺死在小公寓裡,那棟小公寓是他擔任《日本週刊》
舉辦的有獎所隱藏的地方,這項有獎企劃案,是《日本週刊》總編輯
三田村提出來的。”
「你的意思是說小笠原孝夫是被我先生殺害的嗎?」
牙子大吃一驚的凝視着十津川。時尚書屋
十津川搖着手說道[
「目前還不知道,不過,你先生三田村知道小笠原藏身的地方,又可以自由出入他的房間,所以有點嫌疑。」
「有沒有遺失什麼東西?」
「掉了十萬到二十萬圓。」
「也有可能是被強盜殺死的,難道你不這麼認為嗎?」
「當然啦!這條線索也加以調查,凡是認識他的人都有調查的必要。」
「那麼我也要接受調查了?」
「是的,希望你能據實回答。」
十津川又打了一個噴嚏說道[
「你知不知道,昨晚八時到九時,你先生在哪裡?」
「你在調查他的不在場證明?」
「是的。」
「你問過我先生了嗎?」
「問過了。我想你一定知道他在哪裡。」
「八時到九時——」
牙子想了一下說道[
「昨晚八時到九時,我們在新宿的『利歐』西餐廳吃東西。」
「沒有錯嗎?」
「是的,沒有錯。如果你不相信,大可打電話,或親自去那家西餐廳問。我們經常去那家西餐廳吃東西,那裡的經理認得我們。」
「我自會去求證。還有一件事,聽說遇害的小笠原孝夫跟你很要好?」
「那是過去的事了。」
「不過我聽說你跟三田村結婚後,還跟他有來往?″“沒這回事。」
「真的嗎?」
「如果沒有其他事情,我跟美容院有預約時間了。」牙子以下逐客令的口氣說道。時尚書屋
十津川站起來,心想這個女人可真不好對付。時尚書屋
6
位於新宿西口的「利歐」俱樂部,是一家高級西餐廳,它的廣告重點是「——面用餐,——面欣賞世界秀。」
十津川來到這家西餐廳時,還沒有開始營業,服務生正在擦拭餐桌,並鋪上乾淨的
桌布。時尚書屋
十津川跟經理見面,經理大約五十歲,身穿晚禮服,散髮出古龍水的香味。時尚書屋
「三田村先生經常來照顧敝店。」經理說道。時尚書屋
「是夫婦一起來嗎?」
「昨晚他倆也來嗎?」
「是的,昨晚他倆的確來了。」
「幾點來?」
「七點,一開始營業,他倆就來了。」
「幾點走的?」
「九點三十分。」
「他倆離去的時間你怎麼記得那麼清楚?貴店的客人不是很多嗎?」
「托你的福,敝店的客人是很多。他們離開時,三田村曾向我問時間,我看了一下手錶,告訴他九點三十分,所以才記得那麼清楚。」
「三田村站在哪裡向你問時間?」
「門口附近。」
經理把十津川帶到那裡。時尚書屋
「我站在這裡迎送客人。」
好奇怪呀——
十津川這麼想。時尚書屋
因為經理的頭頂上就有一座電鐘。時尚書屋
如果三田村想知道時間,只要看那座電鐘就可以,而且他跟妻子牙子在一起,問她
也可以,根本用不着問經理。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