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尋人遊戲 第 5 頁


難道他是為了製造不在場證明,才故意問的嗎?「從七點到九點半,三田村一次也沒有離開座位嗎?」十津川一問,經理歪着頭想了一下說道:「或許他曾去廁所。」「廁所在哪裡?」「在走
作者:待考 / 頁數:(5 / 13)

難道他是為了製造不在場證明,才故意問的嗎?「從七點到九點半,三田村一次也沒有離開座位嗎?」

十津川一問,經理歪着頭想了一下說道:「或許他曾去廁所。」
「廁所在哪裡?」
「在走廊的盡頭。」
「我去看一下。」
十津川沿著鋪着紅地毯的走廊走到盡頭,右邊是男廁,左邊是女廁。時尚書屋
十津進入男廁所。時尚書屋
裡面有一個很大的通風窗,半開的話,足夠一個人爬出去。時尚書屋
十津川站在洗臉台上,從通風窗向外注視着。時尚書屋
廁所緊鄰水泥牆,水泥牆外面是甲州街。時尚書屋
從這裡到殺人現場城北公寓,大約兩公里。在十津川的腦海中浮現出新宿街道
圖。時尚書屋
三田村有一輛福特野馬跑車,如果他把跑車停在圍牆外面,來回往返,再加上殺人
的時間,十二、三分鐘就夠了吧?何況一過八點,路上就不很擁擠。時尚書屋
縱使十二、三分鐘,去廁所還是嫌久了點,難道他的妻子牙子不感到寄怪嗎?時尚書屋
在一般情形下,一定會覺得不可思議,然而這裡是有節目可以欣賞的西餐廳,如果
節目很精彩,十二、三分鐘一下子就過去了,不會感到太久。時尚書屋
十津川離開「利歐」俱樂部,轉往神田的日本週刊社。時尚書屋
在閙烘烘的編輯室裡面指揮記者的三田村。一看到十津川,立刻迎出來問道:「有事嗎?」
「我想跟你談談昨晚的事情。」
「我們去附近的咖啡屋談吧!」
三田村說罷,率先向外面走出去。時尚書屋
當他倆一進入三田村經常來的那家咖啡屋後,三田村向服務生叫了兩杯咖啡。時尚書屋
「什麼事?」三田村微笑着間道。時尚書屋
十津川大大的打了一個噴嚏。時尚書屋
「你感冒了?」三田村間道。時尚書屋
「是的,動不動就傷風感冒,實在很傷腦筋,因此我吃大蒜,就連夏天也只能用干布擦試身體,不敢淋浴或泡浴缸,這可能是體質的關係。」
「我給你特效藥。」
三田村說罷,從口袋裏面掏出一小瓶藥,放在十津川面前。時尚書屋
「這種藥目前在市面上還買不到,非常有效喔!」
「我的體質很過敏,阿斯匹林那類的藥對我沒有作用。」
「你放心好啦,這不是阿斯匹林那類的藥,也沒有副作用。」

「那我就不客氣了,你是不是很容易弄到這種藥?」
「是的,因為我有熟人。」三田村很得意的說道。時尚書屋
十津川和着溫開水吃下兩粒藥丸後說道:「聽說昨天你跟嫂夫人一起去新宿的‘利歐’俱樂部吃東西。」
「是的。你聽誰說的?」
「我來找你以前,已跟嫂夫人見過面了。嫂夫人很漂亮。」
「內人不但漂亮,而且聰明,很會料理家事。」
「聽說嫂夫人跟遇害的小笠原孝夫很要好。」
「那是內人還在劇團時候的事情。」
「可是,我聽人說,婚後嫂夫人還跟小笠原孝夫有來往。」
「你聽誰說的?」
三田村皺着眉頭說道[
「這是謡言,牙子不是這種女人。」
「好,我們不提這個,你去『利歐』俱樂部,是怎麼去的?」
「當然是坐車去,難道走路去不戚?」
「是不是開福特野馬跑車去的?」
「不是,是坐計程車。」
「為什麼不開車呢?」
「因為我們去那傢俱樂部,除了吃東西,還有喝酒。內人也非常喜歡喝酒,喝醉酒開車很容易發生車禍,所以才坐計程車。」
如果他事先把福特野馬跑車停在那傢俱樂部外面,不是隻好搭乘計程車去嗎?
十津川這麼想。時尚書屋
「有什麼奇怪嗎?」
三田村問道。時尚書屋
「沒有。」
十津川搖了一下頭說道[
「聽說你經常去那傢俱樂部。」
「是的。因為那傢俱樂部的東西很好吃,節目又很精彩,所以每個星期去一次。」
「每次都是跟嫂夫人一起去嗎?」
「這還用問,當然是的。」
「昨晚也是這樣嗎?」
「是的。」
三田村點了一下頭後,突然眼露凶光,瞪着十津川問道:「你認為是我殺害小笠原孝夫?」
「是的。因為你有動機。」十津川一面攪拌咖啡,一面說道。時尚書屋
「動機?你是說嫉妒?」
「難道不是嗎?」
「沒那回事,我不是心地狹窄的人,怎麼會去計較太太婚前的行為呢?」
「如果婚後還跟小笠原孝夫有來往,那就很難說了。」
「就如剛纔我所說的,內人不是那種不守婦道的人。」
「老實告訴你,昨晚有人看到你的福特野馬跑車停在『利歐』俱樂部後面。」
十津川故意這麼說,想讓三田村上當,露出破綻,無奈三田村是隻老狐狸,早已看
穿他的陰謀,所以笑着說道:「那輛跑車不是我的,有那種跑車的人又不只我一個。」
7
小田和順子一臉緊張的等候着。時尚書屋
從外面回來的三田村接到記者的報告後,注視着他倆。時尚書屋
「你們找我,有事嗎?」
三田村輪番打量着小田和順子。時尚書屋
「是的。我叫小田。」
「我叫鈴木順子。」
「我總覺得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你們——」三田村好像在回憶般說道。時尚書屋
小田用鞋子踩熄煙屁股道[
「是我和她發現笠原被殺,打電話報警的。」
「啊,對啦!是在那幢公寓見到你們。」
「這件事對你關係很大,最好借個地方談談。」
「我們去屋頂陽台談,怎樣?」
「悉聽尊便。」
他們三人走上屋頂陽台,雖然沒有風,可是很冷。時尚書屋
三田村點燃香煙後說道[
「你們是不是想跟我談一百萬圓獎金的事情?如果是,那我只好說抱歉了,因為你們找到他時,已被人殺害,所以無法發給你們一百萬圓獎金。」
「我不是來跟你談一百萬獎金的享情。當然啦!我也很想得到那筆獎金,可是被尋者已經被殺,這項有獎自然就取消了。」
「你很明事理。那麼你想跟我談什麼呢?」
「我希望你付我五百萬圓。」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