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尋人遊戲 第 6 頁


小田的聲音有點發抖,可能是過于緊張的關係。「五百萬圓?」三田村有點吃驚的反間道[「你為什麼要我給你五百萬圓?」「買我要賣你的東西呀!」「如果你想拿偷來的鑽石賣給
作者:待考 / 頁數:(6 / 13)

小田的聲音有點發抖,可能是過于緊張的關係。時尚書屋

「五百萬圓?」
三田村有點吃驚的反間道[
「你為什麼要我給你五百萬圓?」
「買我要賣你的東西呀!」
「如果你想拿偷來的鑽石賣給我,那你就搞錯了。」
「我要賣給你的東西既不是偷來的,也不是鑽石。」
小田慢慢的把手伸進口袋裏面,拿出一包用手帕包紮好的東西。時尚書屋
打開來一看,原來是金領帶夾,上面鐮有鑽石。時尚書屋
就在那一瞬間,三田村的臉色大變。時尚書屋
小田一面把領帶夾囤到背面給三田村看,一面說道:“你看,這裡刻有羅馬字
MITAMURA,這是你的名字吧?老實告訴你,這支領帶夾是在屍體的旁邊撿到的,如果我
把這個交給警察,並告訴警察,說是在屍體旁邊撿到的,你不就慘了嗎?”
說罷,小田注視着三田村。時尚書屋
他想利用這支領帶夾好好向三田村敲詐一筆,然而這是他第1次幹這種事,所以狠
不下心腸索更多的錢。時尚書屋
順子摒氣凝神的拉著小田的手站在旁邊,她想如果有這五百萬圓,就可以住進夢寐
以求的那幢城北公寓。當然啦!五百萬圓是買不起那幢公寓,可是付頭款卻足足有佘,
以後可以按月攤還。時尚書屋
三田村一言不發的注視着小田手中那支閃閃發光的領帶夾。時尚書屋
「你告訴警方了沒有?」三田村的聲啻有點沙啞。時尚書屋
「還沒有。」
小田笑着說道[
「我認為應該先拿給失主你看。」
「你要我以五百萬圓買這支領帶夾?」
三田村伸出手想搶那支領帶夾,小田連忙把手縮回來,把那支領帶夾放進口袋裏說
道。時尚書屋
「是的。我想這個價錢不會太離,花五百萬圓免除牢獄之災,這不是很划算嗎?」
「這個價錢不會太高。」順子也在旁附和道。時尚書屋
為了發橫財,小田不但每期彩券都買,而且也賭賽馬和自行車競賽,可是每次都
「杠龜」,如今有這麼一次發財的大好機會,非得好好把握不可,可更何況這五百萬圓
是他倆的幸福之源。時尚書屋

「老實告訴你,我不是兇手,因為我有不在場證明,不信你可以去問警察。」三田
村說道。時尚書屋
“如果真是這樣,那就太好了,我記得在那幢公寓裡,會聽到你向十津川警部說你
沒有來這裡跟被害者小笠原見面,可是我卻在屍體旁邊撿到這支領帶夾,顯然你在說謊,
如果警方知道你在說謊,你就慘了。”
「五百萬圓嗎?」
「是的。」
「好,我買了。」
「謝謝。」
小田和順子很高興的向三田村點頭致謝,一點也不像勒索者。時尚書屋
三田村重新點燃一支香煙說道[
「可是現在我沒有這麼多錢。」
「那麼何時可以準備好?」
「明天好嗎?」
「好,我等你到明天。」
「錢一籌好,我立刻跟你聯絡,能不能把你們的地方告訴我?」
「不行,還是由我來聯絡好了,明天傍晚五點,我再跟你聯絡。」
「為什麼不能把你們住的地方告訴我呢?」
“如果我把住的地方告訴你,你派人來攻擊我們就慘了。時尚書屋
「你好小心呀!」
「人心隔肚皮,還是小心點的好。」
8
翌日晚上九點,十津川從搜查本部的窗子往下注視着夜街。天色非常的陰暗,看來
好像快要下雨,這種夜晚最容易發生事情。時尚書屋
凡是人,都有可能犯罪,十津川這麼想。他並不特別堅持性惡說,因為他認為縱使
是壞人,有時也會變成好人。時尚書屋
好像又有事件要發生。十津川看著黑暗的天空沉思着。時尚書屋
有人只要喝一點酒,就會變得很凶暴,盲目殺人。時尚書屋
也有人因鄰居的狗亂叫,便殺死狗主人。時尚書屋
夏天,也有年輕人耐不住悶熱,殺死過路的行人。時尚書屋
像這種沉悶的夜晚,或許有人會以各種理由向別人施暴。時尚書屋
十津川一回到座位,點燃香煙時,出去調查的龜井刑警,一面拍着外套的雙肩,一
面走進來。時尚書屋
「終於下雨了。」龜井刑警向十津川說道。時尚書屋
「你調查得怎麼樣?龜井兄。」十津川問道。時尚書屋
龜井拿出記事本,一面看著,一面說道。時尚書屋
“那個目擊者名叫陂井雄一郎,三十歲,是個汽車推銷員,他開着車子在市內穿梭
時,看到在『利歐』俱樂部後面停了一輛白色的七五年型福特野馬跑車,那輛跑車就停
在你所說的地方,時間是出事那天晚上八點左右。阪井是汽車專家,應該不會弄錯車種
才是。”
「車牌號碼呢?」
「問題就出在這裡,阪井說他只記得那是東京的號碼,但幾號記不得了,因為他只看了一眼,又是從行駛中的汽車裡看到的。」
「福特野馬跑車市內有幾輛?」
「白色的七五年型好像只有三輛,我想那是三田村的車子可能性很大。」
「那個傢伙果然是兇手!」
「要不要發拘票逮捕他?」
「現在還不行。」
“就如主任所說的,他打從『利歐』俱樂部的廁所通風窗爬出去,開着停在外面的
福特野馬跑車去小笠原居住的地方殺害小笠原,然後又開着車子回來,經由通風窗爬進
廁所裡面,若無其事的回到正在吃東西的太太身邊,製造不在場證明。”
「多半是這樣,問題是我們沒有證據可以證明。」
「我們已找到目擊者了呀!」
「傷腦筋的是,這個目擊者不記得車牌號碼,沒有證據可以證明那是三田村的車子,如果冒然逮捕三田村,弄不好會惹來大麻煩。」
「主任也怕周刊總編輯?」
「怕,當然怕。」
就在十津川以開玩笑的口吻這麼說時,電話鈴聲突然響了起來。時尚書屋
小川刑警連忙拿起電話聽筒,只說兩三句話,臉色就變得很難看。時尚書屋
一放好電話聽筒,立刻以尖鋭的聲音大叫道:「主任,又發生命案了。」
「這次是誰遇害?是三田村的妻子嗎?」
「不是,是小田雄一和鈴木順子。」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