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尋人遊戲 第 7 頁


「小田雄一和鈴木順子?是不是發現屍體的那兩個人?」#是的,是非常重要的證人。”「被殺害的嗎?」「目前還不知道,只知道他倆中毒死亡。」「好,我們立刻去看看。」十津川說
作者:待考 / 頁數:(7 / 13)

「小田雄一和鈴木順子?是不是發現屍體的那兩個人?」

#是的,是非常重要的證人。”
「被殺害的嗎?」
「目前還不知道,只知道他倆中毒死亡。」
「好,我們立刻去看看。」十津川說罷,站起來。時尚書屋
9
青葉莊公寓距離中央綫阿佳谷站,走路大約二、三十分鐘的路程。時尚書屋
阿佳谷蓋了很多公寓。時尚書屋
青葉莊公寓是木道二層樓,小田的家是一房一廳,附有浴室和廁所。時尚書屋
十津川一行人抵達時,當地警署的刑警和鑒識員正在調查房間。時尚書屋
在房間角落裡的石油暖爐,火正熊熊的燃燒着。時尚書屋
房間正中央有一張桌子,桌子有一瓶洋酒和兩隻酒杯,酒杯倒了下來。時尚書屋
鈴木順子倒斃在廚房附近,小田雄一郎拿着聽筒死在電話旁邊。時尚書屋
他倆一副痛苦的表情。聽筒被拿起來,一直髮出令人不快的嘩嘩聲。時尚書屋
當地警署的田中刑警戴着手套,把聽筒放回電話上面,然後向十津川說道:「電話沒有掛好,電信局感到很奇怪,就派員來察看,結果發現他倆中毒死亡。」
「看來多半是氰酸中毒。」十津川說道。時尚書屋
這是由於死者臉色泛紅,又散髮出氰酸中毒的特有氣味緣故。時尚書屋
「是的,女的可能喉嚨燒得厲害,想去廚房喝水,才會死在廚房附近,男的可能想打電話叫救護車,所以才拿着聽筒死在電話旁邊。」
田中刑警向十津川報告道。時尚書屋
「主任……」
小川刑警低聲叫着十津川。時尚書屋
「什麼事?」
「他倆決不是殉情自殺,而是被人毒死的,因為自殺的人是決不會去廚房喝水,也不會打電話求救。」
「說得好。」十津川笑着說道:「十之八九是被人毒死的。」
「如果是被毒殺,兇手一定是三田村。」
「多半是。」十津川以慎重的口氣說道。時尚書屋
如果三田村是兇手,那他毒殺這兩個人的動機是什麼呢?時尚書屋
第2天早上,收到鑒識報告,上面有法醫的意見。時尚書屋
結論是從桌上的戚士忌瓶內檢出氰酸鉀。時尚書屋
那兩隻酒杯也有氰酸反應,由此可以看出小田雄一郎和鈴木順子是喝了摻有氰酸的
威士忌,中毒死亡。時尚書屋
從威士忌酒瓶檢驗出他倆的指紋,那兩隻酒杯也有他倆的指紋,由於酒杯的指紋沒

有不自然處,所以不像是他倆死後被按上去。時尚書屋
根據法醫的看法,不用解剖就知道他倆是死於氰酸中毒。死亡推定時間是晚上七時
到九時之間。時尚書屋
據說電信局的調查員鸚達背葉莊公寓時,房門沒有上鎖,一調查房門的把手,除了
小田和順子的指紋外,也只檢驗出調查員的指紋。時尚書屋
此外,還查出一些事情。時尚書屋
室內一點也不凌亂。時尚書屋
那瓶威士忌是一個禮拜前,小田從酒店買回來的,目前只剩下半瓶。他倆不勝酒力,
不可能一下子喝下半瓶,可能是一個禮拜內慢慢喝下來的。時尚書屋
房門的鑰匙他倆各有一把,那是廉價鎖,構造簡單,只要用別針,就可以輕易打開。時尚書屋
不但找不到遺書,他倆的同事和公寓的其他房客,也都說他倆不可能會殉情。時尚書屋
「有必要再去跟三田村見一面。」
十津川說罷,帶著龜井刑警前往日本週刊社。如果小田和順子真是被三田村殺害,
說不定會在無意中露出破綻。時尚書屋
很不巧的,三田村出去跟某大財主見面,不在社內。時尚書屋
十津川和龜井刑警在會客室等候。十津川向端來咖啡的女秘書問道:「昨天小田雄一郎和鈴木順子有沒有來這裡?」
「是不是電視上報導的那對氰酸中毒死亡的情侶?」
「是的。」
「不是昨天,是前天來的。」
「是幾點來的?」
「大約下午五點。」
「來找誰?」
「來找三田村總編輯,他倆都是一臉嚴肅的表情。」
「三田村跟他倆見面了嗎?」
「三田村總編輯把他倆帶到屋頂陽台談話。」
「你知道他倆談什麼嗎?」
「不知道。」
女秘書搖着頭走出會客室。時尚書屋
一個小時後,三田村回來了,擺在桌上的咖啡也變冷了。時尚書屋
「讓你們久等了。」
三田村仍然是面露笑容的一面說道,一面走進會客室。龜井刑警非常討厭他,臉上
一點表情也沒有。時尚書屋
「你知道小田雄一郎和鈴木順子遇害的事情嗎?」
「知道,電視報導了。」
三田村很鎮定的說罷,點燃一支香煙。時尚書屋
「聽說前天他倆來這裡找你?」
「是的,我們在這棟大樓的屋頂陽台見面,因為他倆希望密談。」
「他們為了什麼事來找你?」
「為了獎金的事情,他倆說找到刊登在《日本週刊》上的人,有權利得到那一百萬圓獎金。」
「你怎麼回答他們。」
「我告訴他們說,那個人被殺,一百萬圓獎金也就取消了,不過現在想來,還是給他倆的好。」
「為什麼呢?」
「因為那兩個年輕人生活很苦,一點樂趣也沒有,所以才想要那一百萬圓獎金,如果他們因為得不剝那一百萬圓獎金而自殺,那我的罪過可就大了。」
「不,那兩個人不是自殺,也不是殉情,而是被人殺害的。」
「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
「是誰?為什麼要殺害他們呢?」
「這正是我要調查的問題。」
十津川說罷,突然改變話題道:
「托你的福,我的感冒痊癒了。」
「哦?」
「你曾給我新藥,我服用那種藥後,不再打噴嚏,頭癰也好了。」
「那太好了。」
「我記得你曾說過,你有辦法弄到新藥,是不是?」
「是的。如果你還要那種藥,我可以叫朋友幫我拿。」
「氰酸鉀怎麼樣?你有沒有辦法弄到?」
「氰酸鉀?」三田村反問一遍後,突然臉色大變的說道,「你認為我殺害那兩個人?」
說罷,睨視着十津川。時尚書屋
十津川用兩手撫摸着光滑的臉說道。時尚書屋
「他倆是被人用氰酸鉀毒殺的,為了小心起見,才向你打聽一下,並沒有說你是凶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