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尋人遊戲 第 8 頁


「可是你在懷疑我?」「跟事件有關的人都有嫌疑,有必要加以調查,這是刑警的職責。」「我沒理由殺害他們,因為直到他倆發現小笠原的屍體前,我一次也沒有見過他們。」「你不會吝惜
作者:待考 / 頁數:(8 / 13)

「可是你在懷疑我?」

「跟事件有關的人都有嫌疑,有必要加以調查,這是刑警的職責。」
「我沒理由殺害他們,因為直到他倆發現小笠原的屍體前,我一次也沒有見過他們。」
「你不會吝惜那一百萬圓獎金而殺害他倆吧?」龜井刑警說道。時尚書屋
三田村突然噗嗤的笑出來。時尚書屋
「那一百萬圓獎金又不是我的錢,是雜誌社的錢,給不給他倆跟我毫無關係,如果你不信,大可去問社長。」
「你能不能把昨晚的行蹤告訴我們?」
十津川又改變話題。時尚書屋
「昨晚幾點?」
「七點到九點好啦。」
“昨天我很忙,為了催收稿件,我東奔西跑,因為有些作家說總編輯不去收,他們
就不給稿件,此外,我還在周刊上連載『現代日本的旗手』一文,為了收集資料,從昨
天到今天,我拜訪幾個財經界的名人,要不要我把這些人的名字告訴你?”
「也好,只要把七點以後拜訪的人告訴我就好了。」
十津川打開記事本,用寫了八年的鋼筆把三田村所說的人記載下來。十津川的字不
但小,又難看,不過有人說他的字很有性格。當然啦,這多少帶有恭維的意味在內。時尚書屋
10
一離開日本週刊社,十津川把那一頁撕下,揉成一團丟掉。時尚書屋
「你幹麼這麼做?」龜井刑警大吃一驚的問道。時尚書屋
十津川笑着說道[
“你大概知道對於毒殺事件,調查死亡推定時刻的不在場證明是一點意義也沒有吧?時尚書屋
由現場的狀況看來,我不認為兇手跟被害者一起喝酒,趁着被害者不注意之際,把氰酸
鉀摻進酒裡面給被害者喝,你是不是也這麼想?”
「是的,我也這麼認為,兇手一定是事先把氰酸鉀摻進威士忌裡面,這只要戴着手套,就不會在酒瓶上留下指紋,不知情的他倆喝下了這種毒酒才中毒死亡。」
「問題是兇手什麼時候把氰酸鉀摻進那瓶威士忌裡面?如果是晚上七點以前下毒,那調查七點後的不在場證明就毫無意義,因此我才把那張紙撕下來丟掉。」
「若是這樣,主任,你為什麼還那麼認真的把三田村所說的話記在記事本上?」
「你真的不知道我這麼做的理由?」

「是的,我不知道。」
「第1,我要讓三田村鬆懈警戒心,現在他多半在笑我們是笨警察。他是個很自大的人,如果讓他認為警察很笨,說不定會感到得意,在得意忘形下,往往會口出破綻。」
「應該還有其他的理由吧?」
「有,我故意調查他的不在場證明,好讓他說出真心話。」
「他說了嗎?」
「有。說了一點點。」
「我怎麼沒有注意到。是什麼事情?」
「關於兇手的事情。」
「兇手一定是他。」龜井刑警以斬釘截鐵的口氣說道。時尚書屋
剛好他來到咖啡店前面,十津川把龜井刑警帶進咖啡店。時尚書屋
在外面被凍得有點發抖的身體稍微暖和了點。時尚書屋
「請繼續說下去。」龜井刑警說道。時尚書屋
十津川啜了一口沒有放糖的苦咖啡說道。時尚書屋
“我向三田村詢問七點以後的行蹤時,他不但很高興的回答,而且把發生命案那晚
見面的五個名人的姓名告訴我,顯然他七點以後的行蹤很有把握,由此反過來想,如果
三田村是兇手,那他把氰酸鉀摻進威士忌裡面的時間應該是晚上七點以前。”
「原來如此。」
「還有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
「前天小田和順子曾去拜訪日本週刊。」
「這是女秘書說的,我想一定假不了。」
「問題是他倆何以要來拜訪日本週刊?」
「三田村說他們是為那一百萬圓獎金而來的,可是發生命案,取消有獎徵答遊戲,所以他倆很失望的回去。」
「他在說流。」
「你怎麼知道他在說謊?」
“理由太簡單了。一百萬圓可是一筆大數目,足可讓人引起殺機,三田村一定知道
不把那一百萬圓獎金髮給他倆,一定會發生糾紛,進而發生不幸的事件,可是他還是說
他倆是為了一百萬圓獎金而來,我想這裡面一定大有文章,所以我才說他在說謊。”
「那麼他倆到底為什麼事來拜訪日本週刊呢?」
「與其說來拜訪日本週刊,倒不如說是拜訪三田村更恰當。」
十津川這麼一說,龜井刑警不禁眼睛為之一亮,說道:「是呀!他倆為什麼事來拜訪殺害小笠原的兇手三田村呢?」
「問題一定出在他倆來找三田村的目的上。」
「也因為那件事,他倆才會被三田村毒殺?」
「是的。」
「可是從他倆死亡到現在,都還沒有查出被毒殺的原因。」
「這不用調查也可以想像得出來。」
十津川把咖啡挪到一邊,把煙灰缸放在面前,點燃一支香煙。時尚書屋
“那兩個人是發現小笠原屍體的人,從他倆打一一O報案到警察趕抵命案現場的這
段期間,只有他倆在命案現場,我想他們;多半在屍體旁邊發現什麼東西,而那東西是
兇手遺失的。”
「換句話說,是三田村掉落的東西?」
“是的。那東西不外是打火機、鋼筆之類的東西,起初他倆並不是為了要挾三田村,
才把那東西據為己有,純是想要那種東西而已,因為他倆發現那東西時,還不知道《日
本週刊》總編輯的姓名,後來知道後,才發現那東西可以作為勒索的工具。時尚書屋
「那麼,他倆向三田村勒索多少錢?」
“一定不止一、二十萬圓,如果是這個數目,三田村一定會馬上付給他們,用不着
去殺害他們,我想他倆提出的金額一定多到開着福特野馬跑車到處跑的三田村無法支付,
所以才惹來殺身之禍。”
「這一來,至少是百萬圓以上了。」
「我想一定比的獎金一百萬圓還要多,不是五百萬圓,就是一干萬圓,因此才逼得三田村向他倆下毒手,毒殺他倆。」
「我想主任說得沒錯,可是……」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