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尋人遊戲 第 9 頁


「是不是沒有證據?」「是的。我想三田村已把他倆拿去要脅的東西拿走了……」“三田村前天下午五時,跟他倆見面,第2天他倆就遇害,不免讓人起疑心,我們就詳細調查這兩天他的行蹤,
作者:待考 / 頁數:(9 / 13)

「是不是沒有證據?」

「是的。我想三田村已把他倆拿去要脅的東西拿走了……」“三田村前天下午五時,
跟他倆見面,第2天他倆就遇害,不免讓人起疑心,我們就詳細調查這兩天他的行蹤,
或許會發現可疑之處也說不定。此外,我們還要找尋目擊者,如果三田村是兇手,為了
在威士忌裡面下毒,一定會去青葉莊公寓,我希望能找到目擊他進出青葉莊公寓的人,
如果能找到目擊者,我就有辦法讓他俯首認罪。你跟今井君去調查這兩件事。”
「好的。主任,你呢?」
「我想再去跟三田村的妻子見一面,因為她是最接近三田村的人。」
11
就跟上次見面時一樣,三田村牙子看起來又漂亮、又傲慢。時尚書屋
「你先生在傳播界非常活躍,你會不會有點擔心?」十津川臉上堆着笑容說道。時尚書屋
牙子用塗著漂亮指甲油的指尖拿出一支洋煙銜在嘴上,點燃後說道:「這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不然,我怎會嫁給他。」
「可是三田村不是每天都很晚才回來嗎?」
「是的。他明知道稍微休息一下,對身心很有幫助,可是卻太熱愛工作了,從未休假,到最近才打算休假,並帶我去夏威夷旅遊。」
「三田村有沒有把他的工作講給你聽?」
「有,他經常把工作講給我聽。」
「這次『日本週刊』舉辦有獎,他有沒有把這件事告訴你?」
「有。」
「是不是一開始就告訴你?」
「為什麼你要間這個問題呢?」
牙子皺着眉頭注視着十津川。時尚書屋
這個女人真不好應付。十津川這麼想著,故意打了一個噴嚏說道:「三田村僱用你認識的小笠原作為征答人選,我想他會不會把這件事告訴你。」
「有,他跟我提過小笠原的事情。」
「小田雄一郎和鈴木順子這對年輕情侶呢?」
「哦?這兩個人是不是發現小笠原屍體的人?」
「是的。這兩個人也被人毒殺了,你知不知道。」
「我看報紙才知道的,兇手還沒有抓到吧?」
「是的,目前還沒有抓到,三田村有沒有跟你提過這兩個人的事?」
「什麼事?」
「諸如為了一百萬圓獎金髮生爭吵這類事情。」
「沒有。」

「沒有嗎?我們回頭來談談那天你跟你先生去『利歐』俱樂部用餐時的情形。那晚七點到九點,你們都在俱樂部裡面吧?」
「是的,這有什麼問題嗎?」
「七點到九點,三田村一次也沒有離開座位嗎?」
「是的。」

牙子點了一下頭說道;

「只有一次——」
「只有一次怎樣?」
「八點的時候,他去打電話。」
「打給誰?」
「打給我的侄女,事實上,我的侄女想在傳播界工作,所以我叫我先生幫她留意一下,由於我想起來那天要給她回消息,所以才叫我先生去打電話。」
「立刻回來嗎?」
「你的立刻是幾分鐘時同?」
「五、六分鐘。」
「如果是五、六分鐘,那他不是立刻回來。」
「那麼他幾分鐘以後回來?」
「十五、六分鐘以後回來。」
「哦,那通電話談了十五、六分鐘才掛掉嗎?」
「不是,他說回來時,遇見朋友,在走廊談了一會兒。」
「那個朋友叫什麼名字?」
「我先生沒有說,我也沒有問。跟朋友聊天,應該不是一件壞事,你說是不是?」
「也許吧,你能不能把你侄女的姓名和電話號碼告訴我?」
「可以。姓名是富田和子,電話號碼是二八九三一」十津川把姓名和電話號碼寫在
記事本上。時尚書屋
十津川表面上裝得若無其事,內心裡卻非常緊張。他想、或許這件事會讓三田村的
不在場證明崩浜。時尚書屋
一回到搜查本部,十津川馬上打電話給牙子的侄女富田和子。時尚書屋
「富田和子承認那天晚上八點,三田村曾打電話給她。那通電話很簡短,三田村在電話裡只跟她說社長要見她,叫她去雜誌社面見社長。」
「那通電話大約只談了二、三分鐘。」富田和子說道。時尚書屋
接着,十津川去拜訪三田村。時尚書屋
「聽說那天晚上八點,你曾離座去打電話。」
十津川這麼一說,三田村「噢!」了一聲,搔着頭說道:“是我太太叫我去打的,
對方是我太太的侄女,她想在我的雜誌社工作,所以打電話回答她。由於沒有別的話好
說,所以很快就掛掉。”
「後來,聽說你遇見朋友,真的嗎?」
「真的。」
「那個人叫什麼名字?」
「福井好夫,是個醫生。」
「地址呢?」
「你為什麼要他的地址?」
「我想去拜訪他,向他求證一下。」
十津川這麼一說,三田村突然拉下臉來說道:「你的意思是不是說我在說謊?」
「不是,只是確認一下而已,這是搜查的必要手續。」
「他住在六本木一幢名叫『新六本木』的公寓,醫院就在他家附近,是個內科醫生。」
「你跟福井交談很久嗎?」
「是的,我們站在走廊談了大約十二、三分鐘,是久了一點。」
「你們談些什麼事情?」
「談各式各樣的事情。最近他剛去美國一趟,所以大都談那邊的女人,他是一個很健談的人。」
「談女人?福井還是單身漢嗎?」
「是的。三十二歲了還沒有結婚,可以稱得上是很有身價的男人。」
「嫂夫人也認識福井嗎?」
「認識,她比我更早認識他。」
「原來如此。」
「好了吧?刑警先生,你大可不必再調查我了,我是清白無辜的人,小笠原和那對情侶都不是我殺害的。」
「我也希望如此。」
十津川報以微笑後,告辭離去。時尚書屋
十津川往六本木。時尚書屋
就如三田村所說的,在新六本木公寓勞邊,有一家掛着「福井內科」招牌的醫院。時尚書屋
候診室有三名病人,十津川很有耐性的等到那三個病人看完之後,才去跟醫生福井
好夫見面。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