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兇器》江戶川亂步 第 1 頁


兇器1「啊——救命啊!」隨着一聲尖鋭刺耳的叫喊,「撲通」的一聲悶響,緊接着是玻璃稀里曄啦的破碎聲。男主人立即衝了過去,拉開妻子房間的隔扇,只見妻子美彌子頽然倒在血泊中。
作者:江戶川亂步 / 頁數:(1 / 4)



兇器1

「啊——救命啊!」隨着一聲尖鋭刺耳的叫喊,「撲通」的一聲悶響,緊接着是玻璃稀里曄啦的破碎聲。男主人立即衝了過去,拉開妻子房間的隔扇,只見妻子美彌子頽然倒在血泊中。時尚書屋
傷在右臂近肩處,傷口赫然張開,血不停地向外流。幸虧沒傷着動脈,血不至于噴湧不止,但還是流了很多。男主人驚慌中急忙請來附近的醫生為美彌子處理傷口,隨後電話報告警察署。負責這次偵查任務的我和木下急忙奔向出事地點,聽取情況彙報。時尚書屋
不知是什麼人,跨過窗戶進入房間,持刀向背對著窗戶的美彌子行刺,然後逃之夭夭。逃走時,碰到玻璃窗,一扇窗戶脫落于屋外,玻璃粉碎。時尚書屋
窗外有一小塊空地,緊挨着的是水泥圍牆。水泥牆系用水泥板排列組合而成。外面則是住田町寂靜的馬路。我們打着手電在圍牆內外察看,沒有發現任何線索,只有幾個模糊不清的腳印。時尚書屋
男主人佐藤寅雄,三十五歲,二次大戰後的暴發戶——他會說幾句英語,於是和美國兵混得很熟,好像從美國兵那裡搞到不少東西,賺了不少錢。如今他已不做生意,悠哉游哉消閒度日了。但這人相當精明,好像暗地裡在做金融業務,以積聚錢財……我們當面問過佐藤,據佐藤說,他妻子美彌子,二十七歲,新瀉人,長得挺漂亮,曾在酒吧做過舞女,且相當多情,有過許多風流韻事,在與佐藤結婚前,美彌子曾與一男人廝混。那男人現在仍執拗地纏着美彌子,另外,還有一個男子較可疑,罪犯似乎是這二者之一。時尚書屋
我雖進入警界五年有餘,可在工作中還是第1次碰到美彌子這樣有魅力的女人。大概佐藤深深迷上了她,便把她從同居的男人手中奪來結婚的吧。先前同居的那男人名叫關根五郎,職業廚師……不是一般的廚師,而是有相當技藝的法國菜廚師。佐藤用金錢開路,才把她從關根那兒搞到手。時尚書屋
另一個可疑者名叫青木茂,是個流氓青年。美彌子與青木曾有過男女關係,青木也相當痴情。據他們說,自從與佐藤結婚以來,雖然美彌子總是逃避,但青木還是糾纏不放,經常厚着臉皮闖進佐藤家裡,喋喋不休,時而漏出威脅的口風。時尚書屋
青木外表像個上流社會的公子哥,英俊瀟灑,實際上他是一個流氓團夥的小頭目,與警察曾打過幾次交道。由於遭到美彌子的拒絶,最近他寄來一封內容可懼的恐嚇信。美彌子說「也許他會殺了我」,十分懼怕。時尚書屋
除此兩人外,佐藤沒有別的線索。美彌子說,由於是背後行刺,沒能看到那人的臉,轉過身來時,那人已逃出窗口,消失在黑暗中,所以,甚至連衣服是什麼樣兒也沒看清。但一定是兩人之一干的,語氣十分肯定。於是,我與那二人接觸……噢,在此之前,我還聽到一些事情。時尚書屋

我們常說「如有與現場不符的異常情況,即使當時與案件無關,也要牢牢記住」,這件事即屬此類。時尚書屋
在醫生為美彌子包紮傷口,讓她在另一個房間躺下休息之後,佐藤曾仔細地搜查了出事的房間,尋找作案兇器。刺傷美彌子的刀不是普通的短刀,從傷口看,像似奇特的雙刃兇器。雖然查找了許久,仍無所獲。時尚書屋
我說,如果沒掉在房間,那一定被罪犯帶走了,何必如此認真地找。不,他說,也許這是美彌子玩的把戲,她是個古怪可怕歇斯底里的女人,誰曉得她會幹出什麼來!因此,為慎重起見,他想看看刀子藏在什麼地方。時尚書屋
然而,對美彌子的房間、衣櫃、櫥子搜查的結果,不但沒發現刀,甚至連一把剪刀、一根針都未找到。院子裡也沒有罪犯遺留物品。於是,他開始相信是外邊什麼人悄悄進來行刺的。時尚書屋
待對方說完,深坐在安樂椅中的明智小五郎將手指插進濃密蓬鬆的頭髮裡,隨聲附合說:
「有意思啊,似乎其中還有某種意味。」
這位名偵探雖已年過五十,但風度仍不減當年。臉孔雖有些變長,但這似乎與瘦長的手指更加協調。除此之外,沒有特別的變化,頭髮依然濃厚茂密。時尚書屋
2
小五郎的瀟灑是一種看不見的瀟灑。臉上一直颳得很光,隨着他的愛好製作考究的服裝,穿著隨便而合體。濃密的頭髮可以說是他特殊的瀟灑表現之一。時尚書屋
這兒是小五郎的客廳。黎葉采女籲建造東京第1座西式建築「鞠町公寓」時,小五郎即租用其二樓,做事務所兼居室。公寓外觀與帝國飯店相似,三層樓建築。小五郎租用的第2層由寬敞的客廳、書房、臥室和帶浴缸的盥洗室以及一間小廚房構成。時尚書屋
由於原先的餐廳改做書房,所以,與客人共同進餐時,則要到附近下餐館。時尚書屋
小五郎的夫人身患胸肌炎,長期在高原療養所養病。所以,小五郎形同獨身,他的日常生活和飲食,其實不過是把從附近餐館叫來的飯菜擺在桌上,烤烤麵包、沖沖茶什麼的,就是一個少年也完全可以承擔。時尚書屋
在客廳與小五郎對坐的,是港區警察署負責鑒別的警察部長莊司專太郎。約在一年前,由署長介紹,他與小五郎相識,之後經常出入小五郎寓所,每每發生案情,都來求教。時尚書屋
「我們接觸了佐藤說二者必居其一的廚師關根和流氓青木,結果不太令人滿意。兩人不在現場的證明都不明確。雖然確實不在家中,但尚不知道他們在現場附近打轉轉的情況。我們稍微施加了點威脅,但兩人都相當頑固,從不隨便說話。」
「根據你的看法,他們哪一個是罪犯?」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