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兇器》江戶川亂步 第 2 頁


「我看青木比較可疑。廚師關根已五十來歲,雖然沒有妻室,但他在扶養一個祖母,人們說他很孝順。青木純粹是個流氓之徒,這種人殺個把人易如反掌。而且,聽別人的口氣,青木確實在恨着美彌子。
作者:江戶川亂步 / 頁數:(2 / 4)

「我看青木比較可疑。廚師關根已五十來歲,雖然沒有妻室,但他在扶養一個祖母,人們說他很孝順。青木純粹是個流氓之徒,這種人殺個把人易如反掌。而且,聽別人的口氣,青木確實在恨着美彌子。時尚書屋

也許是由於過于迷戀,不殺她不足以解恨吧。他打算殺她,只是由於手法不准,被她叫喊起來,他心中害怕才倉惶逃走。這種事關根是幹不出來的。」
「兩人的住處呢?」
「非常近,兩個都住公寓,關根在阪下町,青木菊井町;關根距佐藤的住處約三百米,青木約五百米。」
「尋找兇器,進一步深入調查關根和青木在那天夜裡的行蹤,這是常識性的做法。但是,另外有件事我需要你去辦。」
小五郎神秘地一笑,彷彿一個頑皮的孩子,莊司部長已很熟悉這種眼神。小五郎在對他發現的一個奇妙的着眼點感興趣。時尚書屋
「罪犯逃走時,窗上的玻璃掉在院子裡,玻璃不是破碎了嗎?那玻璃的碎片呢?」
「好像佐藤家的老太太拾起來了。」
「或許她已經倒掉了。若能夠將那些玻璃碎片全部收集起來,這倒不失為一份有用的資料,你做做試試看!與殘留在窗框上的碎片對起來,複原起來看。」
小五郎眼中仍閃現着笑意。莊司看著小五郎,回報他一個詭笑,自以為明白了小五郎的意圖,但實際上,他並沒有明白。時尚書屋
十天後的下午,莊司部長再次登門拜訪小五郎。時尚書屋
「您已經聽說了吧?事情嚴重了,佐藤被人殺死了。罪犯是廚師關根。由於證據確鑿,立即逮捕。目前警視廳正在調查。時尚書屋
我也在場,現在剛剛從那兒回來。」
「從廣播裡聽到一點情況,並不詳細。請把要點說給我聽聽!」

“昨晚我在殺人現場。已經是夜裡九點多鐘,署裡給我家打來電話,說佐藤打來電話,有重要的事,要我馬上到他家。我想大概他有什麼有價值的情況,於是,急忙趕到佐藤家。時尚書屋
“佐藤與美彌子正坐在裡間客廳裡等我。美彌子對我說,兩三天前,她的傷口已拆綫。看她那樣子,似乎可以外出走動了。兩個都穿著睡衣。時尚書屋
佐藤滿臉怒氣地說,『剛纔發現傍晚郵差送來的郵件中有這封信』,說著從低質的信封中抽出一張寫在粗草紙上的內容奇特的信給我看。時尚書屋
“信的內容是:『六月二十五日夜間即昨晚要發生重大事件,請留意。』鉛筆寫成,字跡十分拙劣,像用左手寫的。信封同樣用鉛筆寫成,筆跡相同,沒有寄信人姓名。時尚書屋
「我向佐藤有何線索,他說,雖筆跡有所變,但寄信人必是關根或青木無疑。據他說,從上次美彌子受傷以後,那兩個傢伙還厚着臉皮前去看望美彌子。假如他們二人中間有一個罪犯,那麼,這傢伙確實膽大包天,肯定是個用普通方法不能使其就範的亡命之徒!」
3
“談話間,時間已過去三十分鐘。十點多一點,美彌子說『書房裡有威士忌,拿來喝吧』。佐藤便起身去走廊盡頭的西式房間取酒。等了一會兒,不見回來,美彌子說『一定是他忘記放在哪兒了,對不起,我去一下』。時尚書屋
隨後她就去了那西式房間。時尚書屋
“我坐的地方靠近房門,稍微挪動身子即可看到走廊盡頭西式房間的房門。那段走廊中間有一個房門,從我坐的地方至西式房間的房門,中間相隔五間房的距離。因為我不曾想到會發生什麼事,所以,儘管望着那房門也心不在焉。時尚書屋
“突然,從西式房間傳來一聲驚叫『啊——快來人啊』!因為門關着,給人的感覺似乎是從很遠的地方傳來的。我聞聲衝將過去,打開房門,但房間裡漆黑,『開關在哪兒?』儘管我大聲喊叫,仍無人回答。我摸索着,終於摸到開關,按下按鈕。時尚書屋
“打開電燈,即刻映入眼帘的是倒在正面窗邊的佐藤,睡衣的胸部浸透鮮血,美彌子渾身是血,抱著丈夫的身體。她看到我,即用一隻手指向窗口,嘴裡不停地說著什麼。由於過度激動,我沒能聽懂她說什麼。時尚書屋
“抬眼望去,上推式的窗戶已被打開,歹徒肯定是從這兒逃走的。我立即從窗戶衝出去,院子並不大,沒有能夠藏人的地方,十米遠處即是那堵白色水泥圍牆。罪犯可能已飛快越牆而走,我在周圍搜查了個遍,也未發現人影。時尚書屋
“我從那個西式窗口返回房間時,從別的房間趕來的老太太和女傭正抱著美彌子,美彌子並沒受傷,只是在抱佐藤時,身上沾滿鮮血。佐藤胸部被深深地刺了一刀,脈搏已停止跳動。我急忙打電話報告警察署值班員。時尚書屋
“不久,署長和五六個刑警趕到現場,打着手電搜查院子,在窗戶到圍牆之間,罪犯留下幾個清晰的腳印,十分清晰的鞋印。時尚書屋
「今天早晨,署裡的人到關根和青木的住處借來兩人的鞋子進行比較,結果與關根的鞋子完全吻合。關根恰好在犯罪時間內外出,沒有不在現場的證明。於是,立即被逮捕帶到警視廳。」
「但是,關根沒有承認,是嗎?」
「他矢口否認,非常強硬地說,我恨佐藤和美彌子,曾有幾個晚上在佐藤的家宅周圍轉悠,但我什麼也沒幹,絶沒翻過牆頭。罪犯另有人在,他偷了我的鞋子,做了假鞋印。」
「嗯,不能排除假鞋印的可能。」
「但關根有強烈的動機,且沒有不在現場的證明。」
「青木有不在現場的證明嗎?」
「對此我們曾調查過。青木那時也在外出,當然,也沒有不在現場的證明。」
“於是,青木穿上關根的鞋子,翻過水泥牆的假設便成立了,是嗎?’
「我們做了調查,關根只有一雙鞋子,在犯罪時間內關根穿著那雙鞋子外出,因此,在同一時間內青木不可能穿關根的鞋子。」


分享與評論